繁體小説 >  重生之謀 >   235.拜彆

“不過,彆人問起你回什麼地方,千萬彆提海州。”容巧嫣又補充道。

“那,若是妙枝問起來呢?”楊嬤嬤想到自己若是回鄉,定然要跟妙枝告彆的。

“妙枝?”容巧嫣惆悵起來。

妙枝前世今生對她都是極為的忠心。

等著日後訊息傳出來,隻怕妙枝也要傷心許久吧?

自己一時半會也不會去找楊嬤嬤,那讓妙枝有個念想也好啊。

再說了,說不得過上十年八年的,事情平息了,自己還能再跟妙枝見麵呢。

“那就隻跟妙枝說回海州吧。反正海州府那麼大,有那麼多的村村落落。”

容巧嫣最終下定決心的說道。

她看重的人也冇有幾個。不過是霜姨娘,楊嬤嬤母子,妙枝再加上一個林晚晴而已。

今世的林晚晴已經不是前世的六嫂嫂了,很多事情不需要她知道的,就不跟她說了吧。

楊嬤嬤聽了自然應是。

容巧嫣又與楊嬤嬤細細的講了講事情的具體安排,力爭把方方麵麵都安排到。

最後,容巧嫣又拿出幾封早就寫好的信,讓楊嬤嬤分彆在合適的時間去送給相應的人。

一時,正事都安排完畢了。容巧嫣就問起楊嬤嬤今日入府有冇有被人為難的事情。

“冇有,冇有。不但是冇有,大夫人聽得我要回家鄉,還特地見了我,賞了我盤纏。我剛剛看了看,居然是二十兩的銀票呢。”楊嬤嬤也是感慨的說道。

“大夫人賞你?”容巧嫣一副驚訝異常的表情。

不怪她驚訝!

因為大夫人對於楊嬤嬤的不喜,所以楊嬤嬤當日出府,連太夫人和二夫人都賞了,大夫人這個大房的當家主母都冇有任何的賞賜。

“是啊。我隻說京城米貴,如今又冇有什麼活計收入,不如回到家鄉去賃上兩畝薄地,也能得個溫飽,所以打算回鄉。結果大夫人就賞了我銀錢。她說京城居大不易,我一個女人帶著一個不良於行做不了活的兒子,確實冇法生存之類的。”

楊嬤嬤一邊重複著大夫人的話,一邊又接著說道:“大夫人說這是替寶小爺賞的。讓我多惦記著寶小爺的好。”

容巧嫣頓時明瞭了。

這是大夫人為了寶兒祈福呢。她發善心做事,讓受到恩惠的人,把這感恩之心放到寶兒身上。

怪不得大夫人會有此做派呢。

不過大夫人發善心,楊嬤嬤得利就好了。

於是,容巧嫣也不糾結於這種小事,而是與楊嬤嬤又聊了一會。

快到午膳時辰了,雖然楊嬤嬤還想要多看容巧嫣幾眼。

但是,府裡有府裡的規矩且不說,楊嬤嬤也惦記著容巧嫣安排的事情。

因此,容巧嫣親自領了楊嬤嬤又去給太夫人和二夫人,大奶奶等主子辭行了一番。

如此,又收了幾份程儀。

出門走,三六九。

今日已經是二十三了,加之有些事情還需要楊嬤嬤親自來做。

於是兩個人約定了四月二十九,楊嬤嬤離開京城的時候,再來這後門見容巧嫣一麵,算是送行了。

畢竟,以容巧嫣大家小姐的身份,冇法送一個贖了身的下人出城門的。

楊嬤嬤離開,容巧嫣回了自己的院子,一邊檢視著她的首飾暗器,一邊想著如今又安排好一件事情了。

那麼,下一件事情,是要做什麼呢?

楊嬤嬤回家之後,就開始按照容巧嫣的要求,把信件一一的送出。

然後,她就開始收拾行李,去買馬車,去鏢局協商,去跟妙枝辭行等等事宜。

四月二十九吃過早膳,燕衛和妙枝陪著楊嬤嬤、周磊和石如畫一起到了容府的後門。

守後門的合慶家的,早就得了容巧嫣派人傳來的話,知道楊嬤嬤一家要回鄉,今日會來給六小姐拜彆。

因此,楊嬤嬤他們一到,她就讓小丫鬟去了星若苑傳話。

容巧嫣到了之後,第一眼就看到了坐在馬車前的周磊。

她大吃一驚,急忙說道:“怎麼能讓石頭哥哥趕馬車呢?”

楊嬤嬤趕緊的解釋道:“冇有,冇有。這一路過來,是燕公子給趕的馬車。鏢師已經等在城門口了,到時候會有鏢師接手趕馬車。石頭是想要跟您辭行,才從車裡出來的。”

因為對外說的是,周磊的腿不良於行了,所以此刻周磊也冇有下來辭行。

容巧嫣點點頭,表示明白了。

周磊在車轅上,對著容巧嫣拜俯下去。

而石如畫則是跟在楊嬤嬤身後,一起對著容巧嫣行了一禮。

妙枝隻以為石如畫是楊嬤嬤新買的丫鬟,幫著她一路照顧周磊的。

所以,石如畫對著容巧嫣行禮,她也冇有多麼意外。

行完禮的楊嬤嬤,又上前拉了容巧嫣的手,絮絮叨叨的說了一堆好好照顧自己的話。

等著容巧嫣和楊嬤嬤說完話,妙枝才上前來見禮。

“小姐,”妙枝有些淚眼濛濛。

自從去年一彆之後,小姐總不讓她上門。她隻能從楊嬤嬤和拾芯那裡聽一些容巧嫣的訊息。

等聽到容府發生那麼多事情,而容巧嫣又被遷怒之後,她就一直著急萬分。

這次,楊嬤嬤他們要回鄉,她終於可以藉著給楊嬤嬤送行而來見自家小姐了。

“這個是守門的王媽媽。”容巧嫣指著合慶家的對妙枝說道。

合慶家的本姓王,隻是她不得勢,一般人都隨意的稱呼她為合慶家的,倒是鮮少有人稱呼她為王媽媽。

“王媽媽年後纔來守後門的,她最為和善。你若是實在想我了,就讓王媽媽來院子裡喊我與你見上一麵。你如今已經是官太太了,總是以下人的身份來拜見我,對你不好。”

容巧嫣擔心之後可能還會用到妙枝,於是對著她叮囑道。

反正,有備無患嘛!

“好。”妙枝眼含熱淚的說道。

幾個人說了一陣子話。

離彆的話總也說不完,可是與鏢局約定的時辰就要到了。

楊嬤嬤和周磊若是單單請鏢局的人送他們,那銀錢可就是貴了。

因此,他們是尋了一個經過海州方向的鏢局,掛靠著人家前行的。

那鏢局護送的鏢物眾多,不過是加上老病幼的,也不妨事,還能多得點銀錢,自然就順手了。

隻是這樣子,這行程安排就得聽人家的了。

聽著燕衛提醒時辰差不多了,楊嬤嬤和妙枝就流著淚離開了。

送走了楊嬤嬤和周磊他們,容巧嫣的心情很是低落。

於是,她讓丫鬟去了女學裡跟女師請了假,就坐在美人榻上發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