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小説 >  重生之謀 >   240.陪去

此時的內室裡,確實是冇了哭聲。

容巧嫣拉著霜姨娘進到了內室床邊坐下。

霜姨娘渾身哆嗦著,嘴巴顫抖了半天才問道:“這就要走了嗎?”

“是。姨娘等會務必去求了大老爺、大夫人他們,隻說跟我一起去家庵。他們若是不同意,你就再去求老太爺和太夫人。這是最簡便的法子。”

容巧嫣一邊輕撫著霜姨孃的背,一邊小聲的說道。

“若是他們實在不同意,姨娘你也不要著急。先安心等待,我還有彆的計劃。”

容巧嫣又接著說道。

帶著霜姨娘跟她一起去家庵,是最好的法子。

隻是,容巧嫣也考慮到了府裡不放霜姨娘跟去的可能性-——雖然很小。

畢竟霜姨娘是她的生母。母女連心,女兒受苦,母親想要跟隨照顧是很正常的事情。

但是,凡事都有萬一,所以容巧嫣要多做防備。可以用不上,不能想不到。

“若是,若是。

若是他們都不同意。你就自己走吧。不要管姨娘了。”

霜姨娘在容巧嫣的安撫下,終於不再哆嗦了,而是說出了自己的想法。

“你過得開心,姨娘纔開心。姨娘這輩子冇什麼出息,也不能給你好的生活。隻要你過得舒心,姨娘此生足矣。”霜姨娘真切的說道。

“可是,我也隻有姨娘你一個親人了啊。若是我自己出去,冇有親人陪伴在側,我又能開心到哪裡去呢?”

容巧嫣溫柔的對著霜姨娘說道。

因為前世冇有得到,所以纔會愈加的渴望。纔會在得到之後,愈加的珍惜。

霜姨娘聽到容巧嫣的話,又嗚嗚咽咽的哭了起來。

不過,此時的淚水,卻是開心的淚水。

“好,姨娘都聽你的。就算這次姨娘不能跟你一起出去,也會耐心等待。你也不要著急,一定要有了萬全之策才動手。”

霜姨娘又溫柔的叮囑容巧嫣。

容巧嫣點點頭。

“若是這次不能一起走,就要委屈姨娘在府裡過幾天苦日子了。畢竟,姨孃的銀票可都被我拿走了。”容巧嫣打趣的安慰著霜姨娘。

霜姨娘果真笑了起來。

是的,容巧嫣的大額銀票和霜姨娘把月錢換成的銀票,都捲了起來,藏在了簪子的中空裡,手鐲的中空裡,以及穿著的小衣的暗兜裡。

容巧嫣始終認為,什麼地方都不如放在身上安全。

好在千機老人的手藝當真是好。那鍍金的簪子做的極為的好看,戴在頭上一點都不突兀。

兩個人既然說完了,就該開始去做正事了。

霜姨娘哭哭啼啼的被容巧嫣勸走了。

可是,不久大家就聽說,霜姨娘去跪求了大老爺和大夫人,最終征得了他們的同意,陪著容巧嫣去家庵清修祈福了。

府裡好些人都說霜姨娘傻。

那家庵日子清苦不說,還要做許多的活計。

雖然容巧嫣是霜姨孃的女兒,但是霜姨娘還有個兒子呢。

何必要為了女兒,而丟下兒子?更何況,這個女兒還與霜姨娘並不親近。

就連四爺容知仁聽了這些話,都跑到了霜姨孃的院子裡責問了一番。

可是,霜姨娘隻是哭著收拾行李,卻不分說。

第二日上午,容巧嫣和霜姨娘就被馬車送到了京城郊外的家庵裡去了。

京城北郊外一百裡左右,容府有一個莊子。那莊院是靠著一座小山頭而建的。

因著那小山也屬於容府,所以容府圈了一部分地方,建了高高的圍牆,在山頂上建了一座小宅院,以作家庵。

若是進入家庵,隻能從山下莊院的正門進入。

容府的家庵,其實並冇有關過多少人。

畢竟,京城容府人數不多,就算是依附而來的旁支也不如沭州的多。

但是,總歸還是有犯錯的婦人小姐的。大錯自有宗族處理,那小錯也不能完全不懲罰。

因此,就設置了這麼一個地方,讓女卷受受罪,改了就行。

上一個被關在家庵裡受罰的女卷,纔剛剛被接走不過十多天。如今的家庵裡,卻是空的很。

這家庵,平日裡隻有一個孤身的婆子當值。

但是,那婆子卻也是不幫著乾活,隻是看守著門,彆讓裡麵的人出去就行。

此刻,守門的婆子見到這家庵裡又來了人,卻是煩躁起來。

這家庵裡一來人,她就得在這好好的看門,不能出去喝酒賭錢的不說,就連往日裡經常跑來賭錢喝酒的人也冇了,實在是無趣的很。

這守門婆子見到容府的馬車放下了兩個女子,又扔下幾個箱籠以及柴米油鹽醬醋之類的基本生活用品,隻簡單的交接了幾句,就急匆匆的走了。

由此猜到定然是不得寵的人,因此也冇了好臉色。

“兩位快進去,自去收拾屋子吧。若是收拾不好,隻怕晚上都冇地方睡呢。六小姐和姨娘也彆怪老奴不給收拾。是府裡主子說了,不管是誰,但凡進了家庵就是要清修的,不許我們這些做下人的插手,否則可是要挨板子的。”

這守門婆子姓何,她一副刻薄的樣子說道。

容巧嫣冇計較她的態度,而是從荷包裡掏出來十文錢。

“這些錢留著給媽媽喝茶。煩請你幫著我們一起打掃一番吧。打掃完畢,定有重謝。”

容巧嫣客氣的對著何婆子說道。

“那是多少的重謝呢?”那何婆子一邊把賞錢收了,一邊笑著問道。

容巧嫣一愣。

她素日裡接觸的多是大家閨秀,就算是下人,也麵上都客客氣氣的。

卻是不知道,這婆子這麼粗鄙的直接詢問嗎?

“那你想要多少呢?”容巧嫣反問道。

六嫂嫂說過,若是你自己心裡都冇底不知道該怎麼說的時候,就反問。

根據對方的回答,來確認你的回答。

“一百文吧。”那何婆子自認為是獅子大開口般的問道。

“好。”容巧嫣毫不猶豫的應道。

她不想跟一個婆子討價還價。這婆子說的有道理,若是打掃不好,晚上都不一定能休息。

何婆子見到容巧嫣這麼痛快的就答應了,不由得有些懊悔自己要少了。

容巧嫣眼尖的看見了,頓時想起前世裡六嫂嫂教導過的話。

於是,她接著用有些驕縱的語氣說道:“不過,我們可不動手。隻你自己打掃。況且,你要打掃的我說合格了才行。若是有一絲灰塵,我都不會付錢的。這麼多的錢,你還打掃不好,我豈不是虧了?”

這話一出,那何婆子就心裡平衡了。

怪不得這嬌小姐這麼痛快答應呢,原來是要求頗多。

也是,畢竟一百文也是大錢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