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小説 >  重生之謀 >   241.安頓

那婆子先收了茶錢,又知道做完活還能有賞錢,當真變了臉色,高興了起來。

她把箱籠等物品一個個的搬進了後院角門處,對著隨後跟進來的容巧嫣和霜姨娘說道:“六小姐,如今這後院全是空的,您二位隨意找個院子住下就行。”

容巧嫣打量了一圈。

“好。那麻煩媽媽先去打些井水備著。我先看看這幾個院子。”

容巧嫣見何婆子走了,卻是直接拉了霜姨娘奔著西麵走去。

“之前的時候,我已經讓人來打探過了。這西院最是偏僻,也離水井和通往前院的角門最遠。不過,那西院卻是離後牆最近,且後牆那有棵極高的樹。我們先去看看。”

容巧嫣一邊快步走著,一邊對著霜姨娘解釋道。

從她想要對付司翩誌的時候,就想著來家庵逃離了。

等到容巧嫣跟石家兄妹簽訂了那賣身契,又讓石如畫服了藥之後,就開始陸陸續續的給石驚濤安排活計了。

來容府的家庵查探地形,打探訊息也是其中之一。

因此,容巧嫣才知道,半個月前,容府家庵才能徹底空出來。

容巧嫣也得知了這守門的婆子的德興-------是個喜歡吃酒賭錢貪財懶惰集一身的孤寡婆子。

霜姨娘自然是連連點頭。

去了石驚濤所說的後牆,確實有一棵枝繁葉茂的大樹伸展到牆外去。

容巧嫣和霜姨娘又匆匆的到了西偏院,四處打量了一番。

果然如石驚濤所說。

西偏院雖然離西院牆隔著一個小花園,距離較遠,但確實隻需走上一盞茶左右就能到後牆。

“好,就選這個院子吧。”容巧嫣看了一會,滿意的點點頭。

“姨娘,咱們兩個人都住在正房裡吧。”容巧嫣笑著對霜姨娘說道。

“這可如何使得?”霜姨娘卻是拒絕道:“你可是小姐,如何能跟姨娘一個屋子?”

“姨娘,不算上那個婆子,這裡可就是我們兩個人呢。不是在府裡了。”

容巧嫣笑著,親昵的依偎在霜姨孃的肩頭說道。

霜姨娘一愣,隨即看著容巧嫣的笑臉反過味來了。

她看看笑靨如花的容巧嫣,又想想如今的狀況,終於也忍不住笑了起來。

是了,她們不是在那個規矩森嚴的容府了。

“況且,我們住在一起,也更有利於我的計劃。”容巧嫣附在霜姨孃的耳邊輕聲說道。

霜姨娘聽得這話,趕緊的點頭。

反正,女兒說的都是對的,她隻管聽就是。

容巧嫣見霜姨娘應了,她就進了正房裡檢視起來。

這正房一看就是許久都冇人住過了,不隻是灰塵滿屋,更是蛛網遍佈。

至於傢俱,更是極為的簡單。不過是一張床,一個櫥,一張桌,幾把椅子而已。

那些傢俱,在這空蕩蕩的房間裡,顯得尤為的破敗。

也是,這來家庵是受罰吃苦的,可不是來享福的,焉能有好環境?

容巧嫣正看著,霜姨娘也進來了,見到這破敗的情景臉色就變了。

這正房,可是連容府的廂房都比不上啊。

霜姨娘正要開口的時候,那何婆子氣喘籲籲的提著一個水桶進來了。

“哎吆,小姐哎,你怎麼選了這麼個偏僻的院子啊?這都多少年冇住過人了。”

那何婆子嫌棄的抱怨道。

她拎著水桶找過來,差點都要累死了。

“勞煩何媽媽了。我看了那幾個院子,都是有人住過的。誰知道之前住的人是什麼樣的人啊?這個院子這麼破敗,定然是冇人住過的,所以打掃一番就是了。”

容巧嫣適時地把一副大家小姐的驕縱和不喜她人的姿態表現了出來。 首發更新@

那何婆子聽了,卻是冇話了。

確實,這家庵這麼多年了,可是第一位主家小姐過來呢。

這主家小姐是首輔府裡的,難免要嬌慣一些。隻是不知道犯了什麼錯,給發落到家庵受罰啊?

不過,若是打掃這麼破敗的房子,她可有的累了。

因此,何婆子的臉上就帶出了不樂意的模樣。

“好了,何媽媽。你先去打掃一番。 _o_m 我給你多加一百文。隻需要打掃正房和廚房就可以。”

容巧嫣察言觀色,看懂了何婆子的不樂意,趕緊的補充道。

容巧嫣的話,頓時打消了何婆子的思緒。

何婆子一聽隻需要打掃正房和廚房,就能得到二百文,眼睛亮了起來。

於是,她笑嗬嗬的對著容巧嫣說道:“小姐隻管放心等著就是。”

說完,她就拿起院子裡放的笤帚,進了正房先把結的蛛網掃落下來,然後又開始掃地。

等到屋子裡都打掃乾淨了,又提著水桶進去擦桌椅。

如此幾次,一直忙活到午膳時候,正房才勉強算是收拾好了。

“這些錢是給你的。這一百文錢就勞煩何媽媽去給咱們買些吃食吧。”

容巧嫣一邊從荷包裡往外數錢給何媽媽,一邊說道。

“哎,哎,好。”何婆子高興的連連應著。

她還以為今日裡還得自己去廚房裡做飯呢。這做了一上午的活,她都快累死了。

可是,如今這六小姐知情識趣的,不但是讓買了她們自己的,還把她的也捎帶上了。

“小姐,姨娘,那水井在角門那邊。這吃食的話,老奴看著府裡隻是送了一些柴米油鹽醬醋之類的東西。那些菜和肉卻是冇帶的,想必是因為天熱放不住。小姐和姨娘要是做菜,老奴就幫您去買菜。小姐和姨娘若是不做菜,那老奴就幫您出去買現成的吃食。”

何婆子收著錢了,也就熱心的介紹起來平日裡的生活情況了。

霜姨娘看了容巧嫣一眼。

這吃食是做還是買呢?

容巧嫣看著霜姨孃的眼神,就明白了她的意思。

她們兩個人是打算離開的,所以按理說買吃食要方便一些。

但是,在何婆子的眼裡,她們可是要在這裡住很長一段時間的。

這麼長時間,光靠買著吃,可不正常。

“多虧何媽媽想的周到,我們都冇思量到這些。我們自然是要自己做的。所以勞煩把這廚房裡應該備的東西都幫著備一下吧。像媽媽說的,這些菜和肉食都不經放,所以還得勞煩媽媽每日裡都去給采買一些。”

容巧嫣笑著對何媽媽說道。

何婆子就笑著點頭應下了。

這車伕可是說了,以後每隔一個月纔來送一次柴米油鹽之類的。

所以,光是給這六小姐買菜,她都能從中剋扣不少了。

容巧嫣和霜姨娘都看明白了何婆子的笑意,不過卻是不在意了。

何婆子下山買了些吃食回來,給了容巧嫣母女。

水井離這個小院實在是有些遠,所以容巧嫣又給了何婆子些銀錢,讓她提了水,燒了熱水送到了正屋內。

容巧嫣和霜姨娘兩個人都洗沐過後,終於安頓下來,能好好的歇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