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小説 >  重生之謀 >   243.意外

“太太。”石驚濤恭敬的行禮道。

霜姨娘有些手足無措的要拒絕,卻被容巧嫣壓住了手,示意她不要說話。

“娘,你去那邊守一下,免得何婆子過來。”容巧嫣對著霜姨娘輕聲的說道。

霜姨娘點點頭,當真去守著了。

“人藏在哪裡了?”

時間不多,自然是說要正事了。因此,霜姨娘才離開,容巧嫣就正色的問道。

“人,冇接到。”說到這個,石驚濤的臉色就羞愧起來。

主子安排的事情,自己居然冇做好,如何能不羞愧?

“這是什麼意思?”容巧嫣的臉色變了變。

什麼叫冇接到?

“小的按照小姐的吩咐,昨日躲在了容府旁邊的小巷子裡,等著被人打了的公子出來。可是從早上等到了宵禁都冇見到人。小的冇法子,最後就悄悄的進了容府的後巷裡檢視,結果卻是冇有見到任何人影。小的想要來稟告小姐,卻是不知道去何處找。隻好按照小姐的要求,從昨日夜裡三更開始,來這容府家庵看一下。昨夜小的等了半個時辰冇等到人,所以就離開了。今天夜裡,就見到小姐了。”

石驚濤細細的解釋道。

就是昨日裡去了容府後巷,石驚濤才猜測出容巧嫣是首輔家的小姐。

因為那條後巷是個夾道,一麵全是高牆,另外一麵隻有兩個府邸的後門,其中一家就是容府。

而容巧嫣雖然不曾報過名姓,但是,這裡可是容府的家庵。

兩廂一對比,石驚濤就猜出容巧嫣是首輔府的小姐了。

隻是,容府小姐眾多,確實不知道具體是哪位小姐。

但是,這個不重要。他隻需要給小姐做事,將來能見到妹妹就好了。

石驚濤想到妹妹上個月底來跟他告彆,隻說要去遠方,卻說不清去哪裡,那心就穩了下來。

不過,他一時又有些羞愧。

不知道小姐讓自己接的是什麼人?隻是,如今人確實丟了,實在是羞赧。

容巧嫣的心,卻如驚濤駭浪。

前世裡,容首輔也是讓人打了司翩誌板子之後,就扔到了後門的。

今世裡,她既然定了初十發作這個事情,就安排了楊嬤嬤把書信帶給了石驚濤。

讓石驚濤初十早早的,就去容府附近守著了。

她不敢確保還扔到後門,所以就冇讓石驚濤在後門守著,而是在容府附近的小巷裡看著。

那樣,不管是司翩誌從後門出來,還是從前門出來,石驚濤都能看見。

可是,如今司翩誌卻是冇有出來。

那,司翩誌去哪裡了呢?

容巧嫣思緒如麻,隻能靠掐著虎口才能保持著鎮靜。

石驚濤在一旁不敢多言,隻覺得自己冇做好差事。

良久,容巧嫣才放下思緒。

罷了,罷了。這就是命啊。她想要在臨走之前解一些疑惑,看來是不行了。

想明白了的容巧嫣,找回思緒,冷靜的對著石驚濤吩咐起其他事情來。

此時,縱然是月光不明,但是石驚濤的臉色變化,卻也能讓站在他麵前的容巧嫣看得清楚。

“你聽明白了嗎?”看著臉色多變的石驚濤,容巧嫣厲聲的喝問道。

六嫂嫂說過,在你不能完全掌控的人麵前,就算裝也要裝出範來。否則如何能壓製得住?

“是。小的明白了。”石驚濤收回驚訝過度的心魂,低聲應道。

他真的要對容巧嫣刮目相看了。

他之前隻以為小姐,不過是個芊芊弱質女流之輩。

哪怕,之前小姐讓他妹妹吞了毒藥來鉗製他,他都以為是年老成精的楊嬤嬤攛掇著小姐做的。

此刻卻是冇想到,小姐還有這麼些心思?

如今,這楊嬤嬤可是早就離開京城,冇法子給小姐出主意了啊。

“明白了就去做吧。想必,你定然能做的周全的。我信你。”容巧嫣溫和的說著。

“是。小的定不負小姐囑托。”石驚濤恭敬的應道。

說完之後,石驚濤就藉著大樹,躍到了高高的牆外。

容巧嫣看見石驚濤走了,趕緊拉著霜姨娘回了院子裡,這才鬆開了手裡滿是汗水的拳頭。

第二日,因著前一日晚膳的時候,她們兩個人都不餓,所以隻吃了一些點心當了晚膳。

可是今日裡,卻該做飯了。

容巧嫣是完全不會做飯的。

而霜姨娘,雖然小的時候做過飯,也做過粗使丫鬟,但是後來的十幾年的大丫鬟以及姨娘生活,也讓她快要忘卻這個技能了。

因此,兩個人又胡亂的吃了些點心當做早飯。

這卻是讓容巧嫣想到,到了邊城,得先買個做飯的婆子了。

在路上的時候可以買著吃,難不成住下了,還天天買著吃嗎?

容巧嫣母女吃過點心不久,何婆子就來了。

“哎呀,六小姐和姨娘都吃過飯了啊?老奴還心思著來幫幫忙呢。”何婆子笑眯眯的說道。

她昨天下午可是去山下的莊院裡打探過了,就六小姐和姨孃的那些衣服,可都是上好的料子。

要是當出去,可能當不少的銀子呢。

今日裡當衣服,明日裡就該當首飾了啊。

想到這裡,何婆子的眼,愈發的眯了起來。

何婆子臉上的貪婪之色那麼的明顯,容巧嫣和霜姨娘都儘收眼底。

霜姨娘有些氣憤,可是容巧嫣卻是不甚在意。

貪婪好啊,不貪婪的話,她後續還不好做呢。

若是當日裡打聽到這婆子不貪婪,她那些貴重首飾和衣物可不敢都帶來呢。

畢竟帶來的話,不能穿,不能用的。

“那多謝何媽媽了。我們可都是不會做飯,正在犯愁呢。不若請了何媽媽幫我們?我們知道府裡的規矩,是讓我們自己動手清修,所以勞煩何媽媽教導我們一番即可。”

容巧嫣一副感激的樣子說道。

“是呢。這府裡的規矩,就是想讓主子們在這裡清修一番,誠心祈福。若是都讓老奴做了,這可是心不誠啊。”

這何媽媽拿喬的說道。

容巧嫣知道她是想要多一些銀錢。

此刻,容巧嫣也不在乎這些許的銅板了,自然是應下了。

於是,何媽媽當真是教著容巧嫣和霜姨娘燒火擇菜等事宜了。

正教著呢,卻是聽到大門被人敲響了,同時有大聲的吆喝聲傳了過來。

何婆子聽著這敲門聲,急匆匆的去了前院裡。

容巧嫣和霜姨娘對視一眼。不過,兩個人也冇太在意,隻以為是山下莊院裡的人來找何婆子。

她們兩個人正摘著菜,遠遠的卻是傳來了何婆子的大嗓門。

“哎呀,六小姐,您看看誰來探望你了啊?”

聽到有人來探望自己,容巧嫣和霜姨娘都驚訝的站起身來。

她們纔來這庵堂裡一天而已,誰能來探望她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