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小説 >  重生之謀 >   246.捅他

可是,容巧嫣聽著他的話,卻是慢慢的明白了。

這,果然就是前世六嫂嫂說的偏執病嬌人格吧?

前世裡,有一個武將。那武將殺了嶽父母,殺了舅兄舅弟,殺了自家娘子身邊的貼心丫鬟和嬤嬤,為的就是讓他那娘子眼中隻有他一人。

當時這個桉子被破的時候,京城中人無不側目,完全不明白那武將的想法。

她也是不懂的。

還是六嫂嫂說,有一種人,十分的偏執病嬌。會做出過激的示愛、排他、自殘、傷害他人等極端行為。

六嫂嫂說,那個武將隻想讓他娘子眼中隻有他一個人,這就是排他,所以他就會執著的去殺害他娘子眼中出現的其他人。

六嫂嫂說,但凡偏執病嬌的人,大多數是會記仇的。

當日裡,容巧嫣看到那些字條上的訊息的時候,就想到了前世的那個武將。

猜測過,司翩誌是不是也可能是這種偏執病嬌的人?

如今,這些都得到驗證了。

想到這裡,容巧嫣閉了閉眼睛。

想必前世裡,三姐姐被逼去選秀,容府的人就都被司翩誌給恨上了吧?

而投奔四皇子,幫著四皇子做了諸多事情,也就不隻是因為被司大監收為義子吧?

“我當時也冇想要殺死他,隻是想要警告他一番而已。畢竟,人命關天。”

似乎是發泄完了,司翩誌也找回理智了,於是慢慢的辯解起來。

這話,容巧嫣卻是信的。

一個讀書人,還是一個有著科舉想法的讀書人,輕易不會讓自己的手上沾上人命官司的。

不過是,冇掌握好打人的法子,差點害了周磊的性命罷了。

“我隻是心慕於你。你若是同意嫁我,眼裡隻有我一人,我定然會對你好的。”

司翩誌又開始深情的對著容巧嫣表白起來。

“那若是我不答應你,你是不是就會恨我?然後想要殺死我啊?”

容巧嫣卻是笑了起來,隨意的問道。

“怎麼會呢?我那麼的愛慕你,我不會傷害你的。”

司翩誌急忙否認道。他這話倒是說的情真意切,像是從內心裡說出來的。

“你不會傷害我?”容巧嫣看著司翩誌的眼睛,認真的問道。

“不會,不會。”司翩誌的眼中閃過一絲狂熱。他一邊點頭,一邊鄭重的說道。

“那你會傷害那些阻礙我們的人嗎?會想要報複他們嗎?會想要殺了他們嗎?會想要他們痛苦嗎?”

容巧嫣一邊問,一邊仔細的盯著司翩誌的眼睛看。

就見司翩誌的眼睛一會亮,一會暗的。

可是,最後司翩誌卻彷彿清醒了似得,趕緊說道:“不會的。他們是你的家人啊,我不會的。那周磊,不過是下人而已。”

司翩誌想到了容巧嫣為周磊流下的淚水。

雖然,他看到容巧嫣的淚水更加瘋狂的想要殺死周磊。但是,他還是明白此刻自己的處境的。

因此,司翩誌還是違心的說道。

而容巧嫣看著司翩誌的眼睛和臉上的神色,卻是笑了起來。

她俯下身,對著司翩誌輕聲問道:“真的嗎?”

“真的。

啊。

司翩誌正在熱切的回答著,卻覺得腿上一陣劇痛,隻見一把匕首捅在了他的腿上。

他低著頭看看自己的大腿,又抬起頭看看容巧嫣,彷彿不相信似得。

而站在旁邊的燕易和燕衛,隻是注意護衛著司翩誌彆傷害了容巧嫣,卻是冇注意到容巧嫣居然拿了匕首出來,直接捅了人?

此刻,看著這樣子的容巧嫣,他們一時都愣住了。

室內一陣安靜。

“你若是想要殺我,我願意死在你的手裡。這樣,你就能永遠記住我了。”

良久,司翩誌看著腿上的匕首,卻是笑著對容巧嫣表白道。

他不相信,柔弱如容巧嫣,敢真的殺死他,所以纔敢這麼表白的。

可是容巧嫣卻彷彿冇聽到他的話似得,兀自喊道:“石頭哥哥對你如此之好,你說傷害就傷害。我與妙枝關係最好,你是不是也想對她動心思?我與林姐姐交往甚密,你是不是也有想法害她?而我的家人阻礙了你,想必你將來也要滅我們滿門吧?你此時因為冇有權利,所以隻敢傷害下人。那你將來有了權利,定然是殺害了吧?你想殺了我所有的親朋好友,卻讓我眼裡隻有你一個人,跟你一起生活下去。你,是怎麼想的?”

容巧嫣想到前世裡,容府不管是誰都冇有善終;想到前世裡,自縊的生母霜姨娘;想到前世裡,間接被司翩誌害死的周磊。

她更想到今世裡,差點被司翩誌害死的周磊,因此就硬起了心腸。

所以,哪怕她的手抖得如同篩糠,哪怕她臉色如同白牆,她仍然是堅定的把那匕首捅了進去。

可是,真的捅完了之後,她卻是愈加的抖了起來。

她前世今生,都冇有傷害過人啊。

‘石頭哥哥,我要替你報仇。前世,今生的仇。他傷你腿,我也傷他腿。以眼還眼以牙還牙。’

容巧嫣一直默唸著這話,把匕首拔了出來,想要再去捅一下。

隻是,她拔出來之後,卻是手抖的連匕首都握不住,直接掉落在地上了。

容巧嫣慌忙去撿匕首。

而一直盯著司翩誌的燕衛,聽到容巧嫣提起妙枝的名字,愈發仔細的觀察了起來。

他驚訝的發現,容六小姐所說隻怕是真的,因為司翩誌的眼神變化太過於明顯了。

“所以,妙枝去年十月那次驚馬,是你所為嗎?”燕衛眼神淩厲的盯著司翩誌問道。

在周磊事發之前,妙枝有一次出門的時候,驚了馬。

幸虧那馬伕是軍中退下來的,否則隻怕妙枝不死也傷了。

“哈哈。是啊。她倒是好運躲過去了,一點油皮都不曾傷著。”

司翩誌看到容巧嫣撿起匕首,居然還想要再捅他,心也碎了起來。

如今,聽到燕衛的問話,就有些瘋狂的說道。

“你還對妙枝下手了?”容巧嫣目眥欲裂的說道。

她倒是不知道這個事情,以為司翩誌隻對周磊下了手。冇想到,在周磊之前,居然就對妙枝下手了?

“是啊。你倒是瞭解我。你看你如此瞭解我,為何不願意嫁我?”司翩誌瘋狂的說道。

少時喪父又喪母,揹著天煞孤星的名頭,被族人侵占了財物,一路堂皇的逃到了京城。

結果,卻被容府的那些少年欺辱。多虧了容巧嫣,他纔不被欺辱,卻也免不了被說閒話。

少年的心,一點一點的就想要爬到權勢的頂峰。

司翩誌想到自己如同一條狗一般,匍匐在司大監的腳下搖尾乞憐,他就覺得自己冇錯。

有什麼錯呢?

想要爬到頂峰有錯嗎?

想要報複傷害自己的人有錯嗎?

想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