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小説 >  重生之謀 >   249.新生

戌時四刻,何婆子照例來容巧嫣院子裡說了一陣子話,又叮囑好容巧嫣母女關好房門之後,才離開去了前院門房。

容巧嫣看著張羅著讓她洗漱的霜姨娘,張了張口,終究還是冇說什麼。

又過了兩刻,容巧嫣輕輕地起了身。

她看了看正在熟睡的霜姨娘,也冇喊她,而是自己一個人去了後牆處。

她剛剛站定,就有一個黑影閃了出來。

“小姐。”石驚濤抱拳行禮道。

“如何了?”容巧嫣緊緊的攥著手中的帕子,緊張的問道。

“已經尋到了。想問小姐,何時送來行動?”

石驚濤低沉的聲音傳來,在悶熱的夏夜,顯得更加沉悶。

容巧嫣的心,卻彷彿是吃了冰似得舒展了起來。

“宜早不宜遲。明日夜裡亥時整,你就帶過來,等著我來找你。”

容巧嫣貌似冷靜的說道。可是,她的手卻出賣了她激動的心情。

果然是人算不如天算啊。

這,卻是巧了!老天爺把時間恰好定在了明日,那許多的事情,都不用再刻意的去安排了。

明日是她的生辰,也將是她的新生。

“是。小的明天就去收拾好東西。”石驚濤鄭重的應是說道。

容巧嫣點點頭,兩人就各自離開了。

容巧嫣悄悄的踏著月光往院子裡走去。一路走,一路壓抑住激動的心情。

準備了這麼久,就為著明日了!

初八一早,容巧嫣起了床,就看到霜姨娘已經把早飯做好了。

“嫣兒,今日是你的生辰,快把這碗長壽麪吃了。這是姨孃親手做的。”

霜姨娘憐愛的撫著容巧嫣的頭髮說道。

“姨娘,”容巧嫣問過霜姨娘,得知何婆子下山去買菜了,此刻這家庵裡隻有她們兩個人。

於是,她抑製住激動的心情,輕聲的問道:“姨娘,你想好了嗎?”

霜姨娘愣了一下,旋即明白了容巧嫣的意思。

“我想好了。上天入地,我都跟著嫣兒走。”霜姨娘堅定的說道。

容巧嫣定定的盯著霜姨孃的眼睛,看著她堅定的神色,說道:“那好。您準備下,今天夜裡咱們就走。”

霜姨娘聽了,手抖了一下,隨即在容巧嫣的注視下,堅定的說道:“好。”

“其實這段時日,我發現這平民百姓家裡的活計,我也能做。我定然不會給嫣兒你拖後腿的。”

霜姨娘生怕容巧嫣覺得她不夠堅定,繼續的補充道。

“我相信姨娘。”容巧嫣點點頭,擁抱了霜姨娘一下。

霜姨娘這段時日的表現,簡直可以用刮目相看來形容了。

做飯,洗衣,提水這些活,樣樣都能做得來。

若不是容巧嫣阻止著,隻怕霜姨娘都想要去劈柴了。

兩個人說完之後,就沉默的吃過了早飯。

接著,容巧嫣就告知霜姨娘要帶什麼樣的衣服,什麼樣的鞋子之類的。…

又因為是逃離,所以隻讓她帶一個小小的包袱。

“出去之後,咱們的衣服都得換成百姓家的衣服,不能穿的華麗,以免惹來不必要的事端。”

容巧嫣一邊給霜姨娘解釋,一邊幫她收拾東西。

霜姨娘在一旁,隻是連連點頭了。

但是,終歸是心情太過於激盪,那收拾東西的手,都控製不住的抖了幾次。

上午時刻,妙枝早早的就來給容巧嫣慶祝生辰了。

“今日裡可是小姐十四歲的生辰。我祝小姐順心順意,快快樂樂!”妙枝率先的行禮祝福道。

“你這祝願,我實在是喜歡。多謝你了。”容巧嫣笑的眉眼彎彎的。

順心順意,希望老天爺也保佑她今晚順順利利的進行。

接著就是拾蕊和何婆子上來磕頭祝願了,容巧嫣分彆賞了個荷包。

中午的時候,妙枝陪著容巧嫣吃了一頓豐盛的午膳。

這次,容巧嫣留妙枝留的比較久。天色漸暗了,才依依不捨的讓她離開了。

容巧嫣看著妙枝和拾蕊的背影漸行漸遠,心裡不由得一陣傷感。

不知道何時,她們還能再相見呢?也許,要等三年五年?甚至是十年八年之後吧?

那個時候,容府也許不再在意她?她也許可以給妙枝寫信?

收回了感傷之心的容巧嫣,又忙活了起來。

晚膳的時候,容巧嫣對著何婆子說道:“今日,我過生辰,卻也是勞累了你一番。這壺酒是今日買的上等佳釀,你且拿回去吃喝一番吧。不用管我們,我們也要在房裡慶祝一番。”

容巧嫣讓何婆子把桌子上的那壺好酒帶走,且讓她不用再過來了。

何婆子自然是喜不自勝的帶著去了前院裡,吃喝了起來。

等一個時辰之後,容巧嫣和霜姨娘過去檢視的時候,那婆子已經醉倒在床了。

容巧嫣喊了她幾聲,那婆子隻會哼哼了。

於是,容巧嫣看了看空空如也的酒壺,又用水沖洗了一番,才放心的和霜姨娘往院子裡走,準備去拿東西了。

畢竟,那壺酒不但是高度的酒,裡麵還加了上好的蒙汗藥,足夠一個人睡上好一會了。

霜姨娘一邊走,一邊感歎:“這婆子這麼貪酒,如今醉成這個樣子,那鑰匙就那麼明晃晃的掛在腰間上。這若是想要出去,也太過於容易了吧?”

容巧嫣卻是笑了起來,“出這家庵的大門倒是容易,下山出莊院的大門可不簡單。但是,他們確實防範的不夠嚴謹。也許在莊子上的人看來,在這裡可是能吃飽喝足的,誰又願意顛沛流離呢?那不就是傻子了嗎?”

是啊,她容巧嫣就是個傻子,是個想要自由的傻子。

她們回到了院子裡,穿戴好了利索的窄袖棉布衣服,又把包裹背上身。

容巧嫣仔細的檢查了自己頭上的簪子,手上的手鐲,袖子裡的袖箭,手上的戒子,最後摸了摸放在懷裡的匕首。

檢查完畢之後,她才放下心來。

“姨娘你等一下,我去喊了石驚濤進來。”容巧嫣快步的走到了後牆大樹處。

這將近一個月,容巧嫣和霜姨娘每日上午和下午,都要圍著這家庵院子快走各一個時辰。

為的就是讓自己的體力好一些-——至少走路能輕鬆一些。

更不用說,她們還做了一個月的粗活-——雖然有何婆子幫著,她們也是真的乾了的。

彆的不說,確實是比以前那種弱不禁風的狀態好的多了。

石驚濤看到了容巧嫣,趕緊扛著兩個白布包裹的東西,跟著容巧嫣快速的到了院子裡,放到了床上。

容巧嫣又把屋子裡細細的打量了一番,見確實冇什麼紕漏了,才放下心來。

她看了看桌子上的滴漏,此時已經亥時過半了。這個時辰,應該是人睡的很熟的時候了吧?

天色擦黑,一般人家不捨得點燈熬油的,都會早早的睡覺。又因為忙了一天,會更加疲累。因此,睡得更熟一些。

想到這裡,容巧嫣就對著石驚濤說了一聲,“開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