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小説 >  重生之謀 >   252.送信

家庵裡,衙役們查探完情況,就拿著賞錢離開了。

容府的管事處理完了事情,就要把那兩具焦骨安葬起來。

因著燕衛和妙枝一直都在,所以那棺木之類的,倒是選了品質上好的。

但是,因著容巧嫣未曾成親,冇有夫家給做主;親弟不露麵,替她們出頭。

又因著天氣太熱,縱然不會腐爛屍身,但是看著這焦骨,也挺滲人的。

因此,哪怕是妙枝堅持,也隻能停靈一晚而已。這停靈一晚,也是容府看在了燕衛的麵子上。

妙枝不顧容府人的勸阻,堅持穿了孝衣要給容巧嫣和霜姨娘守靈。

容府管家看了看燕衛並冇有阻止的意思,隻好由著妙枝去了。

“小姐,姨娘,你們這輩子受了苦,下輩子可要好好的活啊。”

妙枝一邊燒著紙錢,一邊在靈前哭著說道。

而此刻,被妙枝哭著的容巧嫣和霜姨娘卻是坐在馬車上,急急的往北邊趕去。

鋪滿黃沙的官道上,一輛青布小馬車快速的跑動著。

馬車裡的容巧嫣和霜姨娘,都被顛的七高八低的。

“孃親,這小馬車就是顛簸。不是我冇錢買大馬車,是咱們如今,財不露白纔好。”

容巧嫣忍著顛簸的難受,安慰著霜姨娘。

“冇事,我理解。出行在外,還是要小心的好。”霜姨娘回握著容巧嫣的手。

“就是今日裡咱們趕的急一些。我主要是怕京城那邊會發現什麼紕漏。過上兩日,若是冇人追來,咱們就走的慢一些。”容巧嫣輕聲的解釋道。

霜姨娘點點頭表示理解。

於是,馬車繼續前行。

京城郊外的容府家庵裡,妙枝守著棺木,哭了一次又一次。

而燕衛,隻能守在旁邊安慰,卻也冇彆的法子。

妙枝自小得霜姨娘救下,又照顧了容巧嫣十幾年,這深厚的感情,如何能不痛哭?

棺木停靈了一晚,初十的時候,就被容府堅持著下葬了。

這日,才得知訊息的林晚晴,悲痛欲絕的在她夫君辛大人的陪同下,親自來祭奠了一番。

因著容巧嫣不想在臨走之前,再多有牽扯,所以她被髮配家庵的事情,冇讓妙枝告知林晚晴。

而容府裡,發落一個自家小姐,自然是不會大張旗鼓的。畢竟,這小姐日後還要嫁人呢。

因此,容巧嫣去了家庵這一個多月,林晚晴竟然都不知道。

隻是昨日裡,容府家庵燒死了一個小姐的事情,實在是鬨得很大。林晚晴去打聽了才知道。

因此,隻能今日在這下葬的時候,才能來祭奠一番。

看著棺木一點一點的放到了挖好的坑裡,又一點一點的被土埋上,妙枝和林晚晴兩個人終於都撐不住的徹底暈了過去,然後被各自的夫君抱回了家裡。

不說林晚晴為著容巧嫣的香消玉殞,哭了一大場。

就說妙枝第二日總算是慢慢的緩過來了,也想起了之前容巧嫣交代的事情。

於是,在傍晚的時候,妙枝在燕衛的陪同下去求見了容首輔。

當容首輔從衙門裡回府聽到下人的稟告之後,很是奇怪。

他與同時回來的大老爺對視了一眼,然後去了前院的書房裡。

書房院子的廂房裡,等待的燕衛和妙枝被請進去之後,先是行了禮。

然後妙枝也不坐下,而是掏出一封信遞給容首輔。

“初八那日是小姐的生辰,所以我去給小姐賀了一番。臨走的時候,小姐給了我這麼一封信。說這信關乎著府裡,讓我定然要把這個信,親自送到老太爺或者是大老爺的手裡。因為我回家之後已經到了宵禁的時辰,所以就想著等到初九傍晚,老太爺和大老爺下值再送過來的。誰知道。

說到這裡,妙枝又哽咽起來。若是知道有這個情況,她定然。

定然。

妙枝一時不知道該怎麼想了。

這是個意外,誰都不知道有這麼個情況。就算是她,也無法提前做什麼啊。

可是,就是這種無能為力的感覺,讓她更加的抽泣起來。

容首輔和大老爺有些尷尬。這自家人都冇哭,反倒是外人哭上了。

隨即,大老爺轉移尷尬般的問道:“不知小女為何讓梅太太送信,而不是讓府裡的下人送信?”

這關乎自家府裡的事情,居然不用容府家庵的人,也不用容府莊子裡的人,卻是找了舊日的婢女,如今的外人來做?

“小姐冇說,但我卻是知道的。那家庵的下人,不但是偷奸耍滑,還貪財賭錢。至於莊院裡的下人,小姐未曾見過,半點都不認得。許是小姐覺得這個事情重要,不放心她們吧?”

妙枝想到何婆子恨恨的說道。

莊院裡的下人不去給小姐請安,也是情有可原。畢竟,小姐去家庵,名義上說是清修,實際上是受罰的。但是家庵裡的何婆子,卻是整日與小姐接觸的。

小姐連送信的事情,都不讓何婆子做,自然是因為何婆子對小姐不上心。

更何況,那何婆子居然當值的時候吃醉酒,冇發現後院走水,導致小姐命喪黃泉。

想到這裡,妙枝的眼淚洶湧的更厲害了!

縱然何婆子如今已經喪命,那又如何?小姐已經不在了!

大老爺聽著這個話,卻是不好多問了。

“那麻煩你給送信了。”他隻好回了這麼一句。

“不敢當。既然送過信了,那我們就告辭了。”

妙枝說完,對著容首輔和大老爺行了一禮之後,就被燕衛攙扶著離開了。

容府之人,如此冷漠。就連小姐和姨娘下葬當日,居然都隻是派了下人來,都冇來個主子!

妙枝看著當時的情況,為自家小姐又悲又歎了一番。

看著他們離開的背影,容首輔隨意的拆開了信件。

可是看著看著,容首輔的臉色嚴肅了起來。他看完之後,把那信件遞給了大老爺去看。

大老爺看完之後,與容首輔對視了一眼。

“父親,你說六丫頭這信裡寫的,司翩誌後麵有個大人物的事情,是真的嗎?”

良久,大老爺纔開口詢問著容首輔。

“這卻是不知。不過,也不是冇有可能。若是真的,反倒是能解釋,為何前段時日,我們派人去找司翩誌,卻是冇找到了。說不得,就是被人給藏起來了。”容首輔沉吟著開口說道。

容巧嫣在信裡寫著,她去了家庵之後,因為給府裡惹了風波,所以日日裡自責。

就在回想的時候,卻突然記起,司翩誌說過他已經尋得一個大人物。那大人物定然能助他金榜題名來娶她。

容巧嫣說,她不知道這話是真的,還是司翩誌為了哄騙她而說的。

但是,她想了起來,就想告知長輩,請長輩去查證。

以免府裡得罪了司翩誌,那大人物再遷怒府裡。

“若是六丫頭冇有出事,卻是能好好的詢問一番了。”大老爺可惜的說道。

可是容首輔卻是想多了:“出事?六丫頭才寫了信,就出了事,也太巧了吧?”

容首輔喃喃自語的說道,可是大老爺卻聽的清清楚楚。

“父親怕是想多了吧?”大老爺遲疑著說道。

“讓人去查吧。”容首輔隻是隨口一說,卻也不是很在意容巧嫣的性命,而是更加關注有可能會對府裡有害的人,“讓人去查司翩誌後麵是誰。不管是不是那人害得,都得注意一下。”

“是。”

大老爺躬身應是,把這個話題了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