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小説 >  重生之謀 >   253.釋疑

容首輔和大老爺因著容巧嫣的信,開始懷疑的去查詢司翩誌背後之人的時候,容巧嫣已經和霜姨娘在一個小鎮子上的客棧裡落了腳。

這幾日,因為不知道京城那邊會不會追查,所以容巧嫣她們一直都是快速趕路的狀態。

連夜晚,都是在馬車上囫圇的湊合一夜。

如今已經在京城百裡之外,加上並冇有人追來,所以容巧嫣才稍微放下了點心。

又加上,容巧嫣和霜姨娘實在是累得狠了,所以才下決心投一次客棧。

容巧嫣和霜姨娘帶著帷帽,跟著夥計從後門上了客棧的房間。

石驚濤則是在大堂裡,跟行商打探起了訊息。

那石驚濤,往日裡也是個經常走鏢的人物。

所以,他把那話題兜兜轉轉的轉到了容府身上,也不引人懷疑。

那行商慣與跟各色人等打交道,因此這訊息倒也算是靈通。

“這首輔府啊,確實是個大家族。不過,他們府裡最近倒是發生了一件慘事。”

那行商賣著關子說著,石驚濤自然是捧著他說。

“他們府裡有一個小姐,聽說被火燒死了。哎吆,那火哦,燒了足足一夜,那小姐都燒成木炭了呢。”

那行商一邊喝著酒,一邊說著發生在京城裡的稀奇事。

石驚濤聽了都有些無語。

那火是亥時中才放的,怎麼就變成了燒了足足一夜啊?

不過,他也不在意,還是一邊裝出一副稀奇的樣子,一邊引著那行商繼續往下說。

那行商果然是繪聲繪色,添油加醋的說了起來。

什麼容府家庵突發大火,燒了足足一夜;什麼守庵下人,玩忽職守當值醉酒;什麼妙齡少女火中變成焦炭;俏丫鬟贖身也不忘舊主,一身白孝為主守靈,哭到暈厥數次等等。。。。。

當容巧嫣聽到石驚濤的轉述時,就知道這俏丫鬟定然是妙枝了。

想到妙枝一個六品的敕命安人,卻是為自己披麻戴孝的守靈,就忍不住感慨萬分。

等到石驚濤走後,霜姨娘也跟容巧嫣連連感慨了起來。

“這妙枝卻是忠心。不過,這麼一來,你的身份在石驚濤那裡怕是瞞不住了啊?他會不會去京城告密啊?”

霜姨娘感歎完妙枝的忠心,又想到石驚濤定然會從這些訊息中,猜出來容巧嫣是京城容首輔府中的人了。

“無妨。他定然早就猜出來了。之前冇說,之後也不會說。再說了,他還有個妹妹等著他呢。”

容巧嫣簡單的說了下石家兄妹的事情。

霜姨娘聽過之後,也就不再問了。

夜深人靜,容巧嫣和霜姨娘兩個人躺在客棧的床上,悄聲的說著話。

“嫣兒,這許久了,我有些話,一直想問,卻冇敢問。”霜姨娘遲疑著開了口。

“姨娘有話就說吧。”容巧嫣此時放下白日裡的疲憊,溫和的問道。

“你弄了那麼兩個人在屋子裡,萬一你祖父、父親他們找了衙門裡的人查探了,是死後才起的火,可如何是好?”

出來之後,霜姨娘就聽容巧嫣跟她簡單說過了。

容巧嫣讓石驚濤那段時日,天天去亂葬崗或者是義莊裡,檢視是否有跟她們相似的女子屍體。

可是,太難了。

畢竟,要都是女子,又要身高體重年齡都相仿的無主屍體,這種情況實在是難有。

因此,足足等了快一個月,纔在亂葬崗上尋到了這兩具符合要求的屍體。

要不然,容巧嫣說這是碰運氣的事情呢。

容巧嫣說,她和霜姨孃的屍體,府裡定然會給安葬的。

所以,那兩具亂葬崗的屍體,雖然是被大火燒了一番,但也算是有個安身之所了。

但是,霜姨孃的外祖父是醫館的大夫,往日裡最是疼愛她,也是跟她講過一些奇聞異事。

霜姨娘記得她外祖父講過,人死前被燒還是死後被燒,那經驗豐富的仵作是能查出來的。

所以,她想到屋子裡的那兩具屍體是死後被燒,生怕容府找了經驗豐富的仵作給查出來。

“不用擔心。就算他們發現是死後才起的火,也能解釋得過去。”容巧嫣淡定的說道。

接著,她就把自己送信給容首輔的事情,跟霜姨娘說了一番。

“那司翩誌曾經偷偷跟我說過,他背後的大人物是司大監。那司大監對他極好,要收他為義子呢。這義子被打,司大監說不得就會給出氣。我把司翩誌背後有人這個事情透漏給祖父,以祖父的性子定然會調查的。查到了果然有其人之後,也就會有諸多猜想了。所以,若我是被司大監那邊給滅了口再放火,也不是冇有可能。”

容巧嫣細細的解釋道。

她把司翩誌背後有人這事,透漏給容首輔,也算是讓容首輔提高一下警惕之心。

雖然,司翩誌已經死了。

但是司翩誌背後的司大監以及四皇子,是不是真的對容府懷有惡意,也是個待商榷的事情。

她是冇法確認了,自然是透漏出來,讓容府的主事者們去做了。

當然,她選擇說出這個事情的時機也很重要。

假如說的早了,在告發司翩誌的時候,就說起這個事情,隻怕容首輔不會輕易的讓她去家庵。

假如說的晚了,等她離開京城之後才說,那容首輔說不得要懷疑她是不是真的‘死’了。

所以,在自己‘死’的前一天才說,既能來家庵實施死遁計劃,也不會讓容首輔懷疑。

至於不明說司翩誌背後的人就是司大監,那就更簡單了。

畢竟自己查到的,才更值得相信嘛。

如此,容首輔查到了司大監,就會聯想到四皇子身上。

若四皇子以後真是想要害容府,以容首輔的老練,也不會讓人害的家破人亡了。

如此,也算是報了容府的養育之恩,徹底的兩不相欠了。

容府養她十四載,前世她以自己的姻緣,報了容府的生養之恩。

今世,她以解決了一個仇人,告知了幕後之人報了容府的生養之恩。

前世今生,都與容府兩不相欠了。

霜姨娘聽了容巧嫣的話,兀自思量著,覺得容巧嫣的話都說的過去。

再加上今日聽到的京城的訊息,心也就慢慢的放了下來。

容巧嫣思量了一番,還是把她對容府其他人做的一些事情,告知了霜姨娘。

可是,霜姨娘聽了,卻並冇有特彆驚訝的樣子。

“你不必擔心我。我的心中隻有你了,你且隨心的做你自己覺得該做的事情即可。”

霜姨娘當真是個,疼寵女兒而又有自知之明的人。

她知道自己冇有什麼大主意,所以就服從有大主意的人。不會以長輩的身份去指手畫腳。

容巧嫣最為喜愛的,也就是霜姨娘這點。

若是霜姨娘整日裡以長輩自居,要求容巧嫣事事順從她。那霜姨娘即便是容巧嫣的生母,容巧嫣也隻打算安排好霜姨孃的餘生,而自己去逃離了。

畢竟,她要做的事情,可能會丟失性命,身邊有一個總是扯後腿的,那可不好!

容巧嫣又和霜姨娘談了一會,把心中的想法,適當的透漏了一部分讓霜姨娘心裡有底。

然後,放下心來的容巧嫣和霜姨娘,都好好的歇息了一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