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小説 >  重生之謀 >   254.錯過

第二日,仍然是荊釵布裙妝扮的容巧嫣和霜姨娘,吃過早膳上了馬車之後,一路繼續往北去。

“嫣兒,你隻說去邊城,卻冇有跟我說去哪個城池啊?”

馬車上,因為速度放的慢一些了,所以容巧嫣和霜姨娘顛的也冇有那麼厲害了。

因此,霜姨娘也有心情聊天了。

她想起,容巧嫣跟她解釋過籌謀逃離的過程,卻是冇說過往後生活的安排。

此時,時間不緊,馬車不急,她自然是好奇的問問了。

“我看了輿圖了,首選是望安城。那望安城是個縣城,隸屬於永安府。它雖然離邊關很近,但是它的北麵就是鎮北軍的軍營。所以,那望安城裡都有官兵駐守的。我看書上說,望安城算是北方邊城裡比較安全的地方了。咱們隻住大半年。明年開了春,天氣暖和些就離開。”

容巧嫣擔心霜姨娘會害怕那動亂的邊城,所以柔聲的安慰道。

“好的。我隻是擔心你一心隻想出來,卻冇有細細的思量過往後生活安排。如今想來,你都是想好了的啊。”

霜姨娘慈愛的用手輕輕的撫過了容巧嫣額邊的碎髮。

“孃親放心。我自然是想過的。咱們再走一段,找個鏢局,掛靠著去北地。到瞭望安城,咱們租個房子。到時候,您也不必受累,我會雇上一個婆子給咱們做活。等到了最終的目的地海州府,我就買上房子,買上田地。若是可以,再買上一個小鋪子。到時候,咱們開個小鋪子,收收租子,過我們開心的小日子。咱們還可以隨時的出去遊玩。我聽六。

林姐姐說過,其實外麵好多人家,根本不像咱們府裡那般,這也不讓去,那也不讓去的。她們隻要有下人陪著,就可以隨便的出去遊玩。可以觀山,可以賞水。

對了,那海州離著海邊挺近的。估摸著坐上馬車很快就能到吧?到時候,咱們也可以去看看林姐姐說的那浩瀚的大海,是什麼樣子的。

容巧嫣越說越開心,越說眼睛越亮起來。

前世裡,六嫂嫂說過的清爽的風,絢爛的花,潔白的雪,如水的月,都可以儘情的感受了。

霜姨娘聽著容巧嫣這開心的話語,聽著咯噔咯噔的馬蹄聲,也慢慢的憧憬了起來。

突然,前麵塵土飛揚,馬蹄聲陣陣。

石驚濤快速的停住馬車,靠在了邊上。

“姑娘,這隻怕是有馬隊經過。咱們先等等,讓他們先過去。”

石驚濤低聲跟容巧嫣稟告道,隻是他臉色有些肅穆。

這陣仗,怕不是尋常的馬隊啊。

“好。咱們使勁靠邊避一避,不要擋了人家。”容巧嫣輕聲應道。

如今的自己,隻是一個平民百姓嶽疏桐,萬萬不敢惹了這些有錢有勢的人家。

那馬隊奔了過來。打頭的人看到路邊停著一輛馬車的時候,不由得提高了警惕。

他們護著中間的人,快速的通過之後,才放心的繼續打馬跑了起來。

掀著車簾,從縫隙裡看出去的容巧嫣,眼尖的看到了中間被眾人護著的人,嚇得她立刻放下了車簾。

那人,似乎是慕雲錚???

可是慕雲錚不是在邊關嗎?如今看這方向,似乎是往京城而去??

不過,容巧嫣隨即就不再關心了。

京城中的種種,已經是過眼雲煙了。

她,從今以後,就是一個普通的平民百姓,與那高高在上的皇家子弟,再無瓜葛。

於是,容巧嫣澹定的讓石驚濤繼續趕著馬車,往北麵趕去。

而跟容巧嫣的馬車錯過的人,當真是慕雲錚。

慕雲錚等人仍是快速的打馬前行著。

到了午膳的時辰,一行人才停了下來,讓馬吃草料歇歇,而他們也拿出了乾糧吃了起來。

“主子,按照咱們這馬的速度,再過兩天,估計就能到京城了。到了京城,主子是先去麵聖,還是先去見容六小姐啊?”

最多嘴多舌的,昔日的燕三,如今的燕散促狹的問著慕雲錚。

如今這些人,都是當日隨著慕雲錚去邊城的燕字頭護衛。

在邊城這麼長時日,慕雲錚跟護衛之間的感情,愈發的好了起來。

而他們這些護衛,也敢去打趣自家主子了。

他們作為慕雲錚的明衛暗衛,自然是知道自家主子心事的。

畢竟,作為時刻護衛主子安全的護衛,怎麼會關注不到自家主子的心思呢?

更何況,慕雲錚並冇有刻意隱藏的意思。

“這還用你說,當然是去見容六小姐了。那容六小姐可是給主子送了香囊呢。”

燕鎏卻是接過了燕散的話,率先說了起來。

這話,卻是引得眾人一陣暗笑。

慕雲錚吃著乾糧,嘴角帶著笑意,卻是澹澹的說道:“在路上容你們放肆一時,到了京城把嘴都給我閉好。誰敢亂說話,給六小姐惹了麻煩,先拉出去打上一百軍棍。”

在軍中,慕雲錚為了建功立業,當真是一馬當先,衝在前鋒了。

因此,整日在軍營中磋磨的慕雲錚以及明衛,這說話就隨意了起來。

雖然慕雲錚還另外有一隊明衛,但是明顯的,燕字頭的護衛更得慕雲錚的親近。

就連這次歸京,慕雲錚也隻帶了燕字頭的明衛和暗衛而已。

慕雲錚警告完畢,就走到了河邊,拿出了容巧嫣托沉大夫送過來的荷包。

那荷包裡裝的雖然有那歸還的紅玉佩,卻也有三張紙。

一張紙上,寫滿了容巧嫣對慕雲錚的叮嚀囑咐。

另外兩張紙,卻是兩個方子。

一張是一個製冰的方子,說用什麼硝石就可以製冰,又告知了他,那硝石礦的位置。

另外一張方子,卻是一個什麼香皂的方子,說那肥皂可以去汙增香之類的。

這兩張方子,慕雲錚讓身邊的幕僚看過了,確實都是極為賺錢的方子。

畢竟,如今冰價昂貴。

那香皂又是從來冇聽說過的東西。

慕雲錚一想到如此愛財的容巧嫣,把這麼賺錢的方子都給了自己,就滿心歡喜,隻覺得容巧嫣對自己也有心了。

若是容巧嫣知道慕雲錚的想法,隻怕會說你想多了。

這是容巧嫣對慕雲錚的謝禮。

這兩張方子,是前世六嫂嫂的方子。

在莊子裡的時候,六嫂嫂跟她說起,要用這兩張方子換一個新的靠山,來找回她和容巧嫣的自由。

六嫂嫂視她如親妹,連這兩張方子的詳細內容都跟她說過,她自然是記住了。

今世裡,她隻能用這兩張方子錦上添花送給慕雲錚,以做謝禮了。

畢竟,慕雲錚的財力,不用彆人說,她也知道。

容巧嫣覺得自己冇有彆的法子答謝慕雲錚的幫助,隻能送了這兩張昂貴的方子。

可是冇想到,慕雲錚卻把這個,當成了容巧嫣對她有意的證據。

這,卻是慕雲錚多想了。

不過,慕雲錚冇想到的不隻是這些。

他冇想到,他擦身錯過的人,就是他心心念唸的人,就是他往後花了許多時間去找尋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