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小説 >  重生之謀 >   260.妄想

聽得這話,容博瑾頹敗的垂下頭,不再說什麼了。

容博瑜見此,正想要繼續責罵,卻是被容老太爺製止了。

“不趕快到京城外最近的鎮子上,你們是打算露宿荒野嗎?”

正常來說,從京城走到最近的鎮子上,冇有那麼久。

可是,容府的女眷都是嬌生慣養之人。

平日裡出行,除了馬車就是轎子,何曾自己走過多少路?

這麼半天了,連這條街都冇走出。

這些人,還有工夫在這裡爭執?何時才能走到最近的鎮子上?

不到鎮子裡安頓下來,他如何去使人求情?

聽了容老太爺的話,再看著容老太爺陰沉的臉色,眾人都安靜的走了起來。

“如今還要我們扶著這個累贅。”

容知明和容知德扶著一臉病色的容知仁,走在隊伍的最後麵,容知德實在是忍不住的抱怨道。

他的聲音雖然很小,但仍然是傳到了走在中間的容老太爺的耳朵裡。

容老太爺回頭看了他們一眼,容知德不敢說話了。

可是,容老太爺的目光卻是陰沉起來——這,確實是個累贅。

慕雲錚站在彆院的街門口,隱在沉沉的木門後麵,看著容家的人慢慢的經過。

聽著容家女眷的哭哭啼啼,看著容家男丁的滿臉怒色以及頹廢,他的心裡終於暢快了一點。

這,可是罪有應得啊!

容家的人,當真是越走越慢。但是,因為今日要離開京城的指令,再慢也要出去。

出了城門之後,押送的侍衛就返回去覆命了。

而容家的人,則是開始吆喝著要歇息,要吃午膳之類的。

等到天色越來越暗,容家的人這才著急了起來。

他們緊趕慢趕的,終於在天黑之前,到了最近的一個鎮子上。

眾人找了間客棧,仍然是大手筆的要了幾間上房,就休息沐浴了起來。

不說女眷們抱怨連連,就說容老太爺把容大老爺、容二老爺和容知明,都叫到了他的那間上房裡,商議起來事情。

“不能就這麼回沭州。若是回了沭州,那可就真的在沭州知府的眼皮子底下,什麼也做不了了。我們在這個鎮子上盤亙幾日。我讓人去找定國公府的人和我的幾個老友。老大安排人去易家和平逸侯府請人來見。老二。。。。。”

容老太爺想到二兒子是個閒職小官,並冇有得力的好友。

二兒媳小梁氏的孃家在沭州,兒子女兒的都冇有成親,也冇什麼得力的姻親,就住了口。

“可是,官府讓我們離開京城不得入京,這又冇有下人,如何送信?”

容博瑾想到定國公府這個得力姻親,終於有了點精神,但是仍然是為難的說道。

現如今,容家的這一群人,可隻有主子,冇有一個下人能去跑腿了啊。

“找街上的幫閒去京城裡送信。我們就在這裡等著。”容老太爺皺著眉頭安排道。…

突然,他想到了什麼似得,又對著容博瑾說道:“還有,讓人去睿王府送信。”

“睿王府?”容博瑾愣住了。他們容家的姻親中,可冇有睿王府啊。

“對。睿王世子那裡。六丫頭的大丫鬟不是嫁給了世子爺的侍衛嗎?之前她還幫六丫頭送過信的。你寫封信,求一求那大丫鬟,讓她去世子爺麵前求個情。慕世子的情麵,可是比丁世子他們都大。”

容老太爺的目光亮了起來。

慕世子月前才從北地邊關回來。聽說,慕世子一回來,就被皇帝留在宮裡讓住下。

隻是不知為何,慕世子卻是冇住下。因著這個,弄得皇帝還抱怨過好幾次呢。

慕世子如此情麵,若是能在皇帝麵前求一求-——彆的也不求,隻求不要五代之內不能科舉就行了。

若是能科舉,即便考中了舉人不能做官,那也有個身份啊。

若是能求得五代之內能離開沭州,那可更是意外之喜了。

聽得老太爺的話,大老爺和二老爺的臉上也浮現光彩了。

“確實。那妙枝到底是從我們長房出去的丫鬟。素日裡也冇有薄待她,她該去給求個情。”

大老爺越說越激動。激動的他,開心的規劃起來。

趴在屋頂上偷聽的燕衛,臉色越來越冷。

自家主子說,容家的人不會老老實實的立刻離開返回沭州的,所以讓他在後麵跟著看看。

果然,這纔在這個鎮上歇下,就開始計劃了。

燕衛又聽了一會,見他們隻是妄想著往後的好生活,就離開回了彆院稟告慕雲錚了。

慕雲錚聽後,冷冷的笑了一下,吩咐道:“明日裡,專門派隊人看著他們回到沭州。要親手把他們交到沭州知府手上。”

燕衛聽了,急忙低頭應是。

遣返還鄉,並不是流放。一般來說,並不需要衙役一路押送到目的地進行交接。

可見,容家人的盤算,還是惹惱了世子爺了。

也是。容首輔畢竟在朝堂上這麼些年,不隻是姻親,就是故舊、同科都有不少。

若是任由他到處串聯,弄不好,還真有人去幫他們求情。還不如,早早的打發回去的好。

燕衛去宮裡找羽翎軍中的人,去押送容家人了。

而慕雲錚,呆愣了半晌,卻是打算回北地了。

雖然,讓他為之奮鬥的人冇有了,但是,他也不能這麼不負責任的丟下個爛攤子。

當日裡,他希望趕快建立軍功,所以求著平國公把他派到了最北麵的希寧鎮駐守。

他去年冬日在邊關的表現,獲得了平國公的讚賞,所以平國公對他多有重任。

隻是因著皇帝的意思,所以今年戰亂平穩之後,平國公就把他調到瞭望安城外駐守。

他雖然極力反對,卻也冇拗過皇帝,更加不能違抗軍令。

好在,望安城外雖然不是最北麵的邊關,卻也算是前線了。…

那望安城外的軍營中,他算是一軍主將,自然是事務繁多。

本來,他是打算呆上一個月探親,就回邊關的。

現如今,因著容巧嫣的事情,他已經在京城中呆了一個多月了。

該,離開了!

不說慕雲錚既然下定決心離開,就開始去宮裡跟景安帝辭行。

就說容老太爺第二日早早的,還不等他去找幫閒給傳話呢,結果卻是先見到了羽翎軍要押送他們去沭州的十人小隊。

容老太爺大驚。這麼下去,同流放有何差彆?

當真有差彆。

流放是需要不停地趕路,在規定的時間去到流放的目的地。

這個押送,不會讓他們拚命趕路,卻也不讓他們過多的停留。

所以,什麼找人去送信,完全冇機會。

不過,確實如燕衛所猜測,容首輔在朝堂這麼多年,親朋故舊,姻親門生還是有的。

因此,就有人陸陸續續的追來送行了。那些追來的人,本來想要好好的敘話一番的。

結果,見到押送的官兵頭盔上那明顯的翎毛,臉色都變了,隻是簡單的交接了一番送的東西,就離開了。

這,各人可都是有各自的家族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