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小説 >  重生之謀 >   262.到達

這既然見了太後,又加上很快要返回北地,那自然也該去雲太傅府中拜見了。

如此,拜見完雲府眾人,就是宮中與慕雲錚交好的皇子和公主宴請之類的。

慕雲錚藉口身體不適,卻是不沾酒水,不沾葷腥,在心裡默默的為容巧嫣茹素了。

等過了八月十五中秋節之後,慕雲錚就帶著眾人開始趕往北地。

這次,燕衛堅持要跟著慕雲錚去北地。

之前的時候,燕衛主要是留給容巧嫣辦事的。隻是,容巧嫣不太用到燕衛而已。

如今,容巧嫣已經冇了,自然更不會用到燕衛了,因此燕衛按理也該跟著慕雲錚去的。

燕衛堅持跟著慕雲錚北上,妙枝也不想留在京城這個傷心地了,打算跟著去。

慕雲錚聽完燕衛和妙枝的請求,卻是呆愣了許久纔開口道:“你們若是去,我也不攔著。隻是,還是等到明年過完年去吧。一則是,過完年,越往北地,天氣越暖和,梅太太畢竟是女眷,還是顧忌一些。。。。。”

慕雲錚的話還冇說完,卻是被妙枝開口打斷了,隻說不必顧忌她,如常趕路即可。

可是,慕雲錚卻是製止了妙枝的話,“二則是,你們留在京城中,給六小姐上完百日墳,和年墳吧。”

這話一出,妙枝眼淚頓時湧了出來。

大景朝的人,最重百日墳和過世第一年的過年前的墳。

容巧嫣未曾成親,冇有夫家子嗣。如今容家人又不在京城了,自然是冇有親近人,張羅著給她上這兩個墳了。

因此,對容巧嫣忠心耿耿的妙枝,確實是最合適的人選了。

“是。。。。”妙枝顫抖著嘴唇應道,“婢子給小姐上完年墳,過完年就跟夫君一起去北地。”

“也不必那麼趕。。。”慕雲錚的話,卻是在妙枝堅定的目光下,說不下去了。

“夫君是世子的侍衛,理當隨侍在側。因著顧慮我的身子,才這麼晚了。但是,他也該履行職責。我們過完年就出發。”

妙枝一邊說,一邊在心裡暗自下決心,即便是過年那日,她也要去墳前陪著自家小姐。

陪著小姐過完年,就啟程去北地。

慕雲錚輕歎了一口氣,也不再說什麼了。

慕雲錚帶著人往北地返回的時候,容巧嫣帶著霜姨娘、石驚濤也跟著鏢局到了永安府了。

是的,鏢局。

容巧嫣早就打算跟著鏢局走的。隻是,她不敢在京城中找鏢局,生怕會被人查出。

因此,她往北走了半個多月,纔在一個小城,掛靠了一個往北地方向去的鏢局。

容巧嫣對外的說辭就是,父喪,母親攜著她,由姨家表哥陪著去父親的老家投奔親人。

因此,一個喪夫的寡婦,一個喪父的幼女,深居簡出也不惹人注意了。

反正,萬事都有石驚濤這個掛名錶哥打理。

而這鏢局護送的貨物是笨重的貨物,因此走的就慢了一些。

如此,倒是正好能捎帶著護女眷。畢竟,女眷體力有限,走的快了,隻怕是撐不住。

走了大半個月之後,那鏢局到了目的地,容巧嫣等人又換了一個鏢局掛靠。

又過了小半個月,到達永安府城之後,就隻剩下容巧嫣等人獨自行走了。

北地的官道自然是比不上京城那邊的,因此走的就慢了一些。

而容巧嫣和霜姨娘是女眷,體力自然是更差一些,所以走的就更慢了。

因此,磨磨蹭蹭,一直到了八月下,纔到瞭望安城下轄的範圍。

這一日到了中午,容巧嫣她們停下了馬車,在荒野中休息一番,吃起了簡單的午膳。

吃完午膳,容巧嫣又拿著輿圖,仔細的看了看。

“這越往北,這輿圖越不準。多虧著石大哥你跑過鏢,否則,還不知道要走到哪裡去呢。”

容巧嫣一邊看著,一邊感歎的說道。

不過,縱然石驚濤有走鏢的經曆,他們這一路上單獨走的時候,也走了許多的彎路。

石驚濤聽著容巧嫣的誇讚,害羞的笑了笑,然後就抱著草料去餵馬了。

這一路上,兩個多月的朝夕相處,他們已經如同一家人一般親密了。

石驚濤甚至覺得,縱然是冇有妹妹在小姐手裡,他也會忠心的。

“娘,前麵再有百餘裡,就到望安城了。我們在城外附近找個小鎮子,先落腳吧。”

容巧嫣沉思良久,纔對著霜姨娘說道。

“找個小鎮子嗎?鎮子上人更多啊,不若找個村子?”霜姨娘有些擔心的建議道。

“小隱隱於野,大隱隱於市。其實,若是真的要隱居,越大的城池越好。不過,因著我們還需要重新辦理戶碟,所以若是現在就進瞭望安城,反倒是不好辦理新的戶碟了。”

容巧嫣一邊沉吟著,一邊小聲的對著霜姨娘解釋道。

望安城,進,還是要進的。不過,不是現在。

之前,她看過的遊記,都是入府城纔會查路引。尋常去個縣城,並不會查路引。

所以,她當日想的是,用嶽疏桐的路引進永安府,然後到望安城這個縣城居住到明年。

可是,在路上她才知道,因著望安城是最靠近邊關的縣城,來來往往的人極多,所以,望安城卻是查路引的。

她的路引,行了這一路,自然是不怕的。

隻是,她還要去望安城縣衙辦理新的名字的路引和戶碟呢。

這樣,縣城查過她叫做嶽疏桐的路引,那新的名字可是冇法辦理了。

因此,隻好先留在附近的鎮子裡了。

霜姨娘聽了容巧嫣的話,看著容巧嫣堅定的神色,卻是不再開口了。

這一路上,容巧嫣的表現,卻是讓她刮目相看了。

容巧嫣確實是如同一個從來未曾出過遠門的樣子,但是處理事情,卻是學習的很快。

從最開始時候,肉眼可見的張皇,到現如今的淡定沉穩,這自然讓霜姨娘佩服了。

所以,在容巧嫣解釋了之後,她隻剩下聽從了。

容巧嫣卻是看著輿圖上標註的幾個鎮子,思量著。

望安城再往北,隻標註了一個希寧鎮。這個鎮子,應該就是慕雲錚駐守的鎮子吧?

他,居然如此靠近邊關?希寧鎮可是與那蠻人的土地接壤呢。

容巧嫣的思緒也就落了一瞬在慕雲錚身上,接著又看瞭望安城南麵的鎮子。

在望安城旁邊有個望寧鎮,離著望安城倒是很近。若真有戰亂,跑到望安城倒也快。

容巧嫣的手指,在望寧鎮上點了點,最終定下去這裡。

永安府,永平府,望安城,希寧鎮,望寧鎮,願平鎮。。。。

從這些名字上,就能看出邊關百姓渴望安寧的心願啊。

容巧嫣一邊感歎著,一邊收拾了東西,讓石驚濤趕著馬車往望寧鎮上走去。

到瞭望寧鎮裡,裡麵蕭條的很,比路過的村子好不了多少。

鎮子裡,唯一的一間客棧,即便是上房,也簡陋的很。

容巧嫣和霜姨娘帶著帷帽,從後門進了房內。

“明日你去鎮子上租個房子,若是有人問起,隻說是投親不遇,等著明年過完年返回家鄉。”

容巧嫣一邊放下帷帽,一邊囑咐著石驚濤。

說完之後,她就說起對租的房子的要求來。

石驚濤連連點頭的聽完,就回了自己的客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