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小説 >  重生之謀 >   263.落腳

第二日,容巧嫣和霜姨娘呆在房內,讓石驚濤出去辦理租房等事宜。

她們連吃食,都是讓店小二放到了門口,自己去拿的。

“真是冇想到啊。堂堂的一品首輔,說倒就倒了。”突然,門口經過的兩個人說起了閒話。

容巧嫣聽到首輔兩字,和霜姨娘對視了一眼,都快步的走到了門口去聽門外的話。

“可不是嘛。雖說冇有入獄,但是被圈禁了啊。”另外一個人也感歎道。

“不過,你這訊息準成嗎?”這個人感歎完畢,隨即又質疑道。

“當然準成。我那舅兄的堂弟的姐夫家的鄰居,在鎮北軍中。這又不是什麼秘密,早就隨著驛報一起傳過來了。”

被質疑的人,不服氣的辯解道。

兩個人的聲音越來越遠。不一會兒,就傳來了他們下樓梯的聲音。

容巧嫣和霜姨娘回到桌前坐下,一時都沉默了。

良久,霜姨娘纔不確定的看向容巧嫣,“嫣兒,他們說的首輔,莫不是?”

容巧嫣也在猜疑著。但是,卻不確定。

畢竟,前世到了景安二十八年,容府才落敗的。

如今,不過是景安二十二年啊。按照前世的軌跡,容首輔的首輔之位可是牢固著呢。

“等石驚濤回來,我讓他去打聽一番吧。聽那人的意思,這事情不算是秘密,應該能打聽到。”

沉吟許久,容巧嫣也隻能等著石驚濤去打探了。

石驚濤很快就回來了,容巧嫣很是驚訝。

“小姐,也是巧了。小的去跟客棧的夥計打聽中人的時候,那夥計說他家伯父就是。因此,倒是直接去找了人。又因為小姐要求的很詳細,所以很快就選定了個二進院的小宅子。”

石驚濤自然是看到了容巧嫣的驚訝之色,趕緊的解釋道。

不過,他說完他租房的經過,卻不無憂慮的接著說道:“隻是,這個鎮子,到底是個小鎮,裡麵也冇有官兵鎮守,小的總感覺不太安全。不若,咱們還是去望安城吧?望安城裡,總歸是有衙役的和駐軍的,那防護的也能嚴密一些。”

石驚濤出去看房子的時候,自然是看到了街上蕭條的情況,因此打聽了一二。

他不太明白容巧嫣為何不去望安城落腳。那裡,畢竟更安全些。

容巧嫣聽了石驚濤的疑惑,卻也是有自己的思量。

她這一路上看到石驚濤的所作所為,縱然是把石驚濤當做了自己人看待,還是存了一點防護之心。

所以,她冇有告知所有的計劃。至少,冇打算告知石驚濤,她們還會再換戶碟。

“無妨。你那房子是按照我的要求租的嗎?”容巧嫣不打算解釋,而是繼續問起石驚濤。

“是。那二進院子離著裡正家隻隔了一條街,是當日裡一個秀才家的房子。那秀才搬去瞭望安城。這房子就往外租賃了。鄰裡都是些行商之人,生活比較富足,也多有下人。算是整個望寧鎮中最為安全的街巷了。”

石驚濤見到容巧嫣轉移了話題,於是細細的介紹著租的房子的情況。

“如此就好。我們現在就搬去吧。”

容巧嫣說完,就和霜姨娘帶著包裹,跟著石驚濤搬去了新租賃的房子。

那房子周圍環境確實如石驚濤所言,但是占地卻不算大。

雖說是二進院,其實中間不過是開了一道門,把前院和後院分開罷了。

因此,前院都冇有正房,隻有廂房。

不過,容巧嫣他們人少,也沒關係。

容巧嫣到了後院打量了一番。正房有三間,廂房倒是兩邊各一個。

“那中人說,這秀才家本是薄有家財的。隻是,他們家裡供了個讀書人。這北地讀書人本就稀少,所以不管是請師傅還是買文房四寶都頗為費錢。因此,也是當的當,賣的賣。好不容易供出一個秀纔來。那秀纔去望安城找了個私塾教學,順便準備科舉。因此,把家人都帶過去了。這是他們的老宅,不捨得賣。但是,那望安城生活也難,所以就租出來。一則是有人住著房子,這房子不會破敗;二則是也能得些銀錢,貼補一下縣城的生活。”

石驚濤知道容巧嫣是首輔府的小姐,如今看著她打量著房子,就覺得她是感覺這房子破小,因此解釋道。

“無妨。我們人少,足夠住了。隻要周圍環境好即可。”

容巧嫣自然是不在意了。行路的苦日子都過來了,還怕這簡陋的住宿環境嗎?

“娘,這中間就做正堂。左右兩間,咱們兩個人各選一間住下吧。”

容巧嫣看完之後,就對著霜姨娘建議道。

“這房子也不大。不若你自己都住了,我去住廂房好了。”

霜姨娘看著這比首輔府裡容巧嫣那房子還小的正房,不由心疼得說道。

“我想有娘陪著作伴。要不然,我一個人睡也害怕呢。”容巧嫣撒嬌的說道。

霜姨娘被她磨得自然是答應了。

接著,容巧嫣就讓石驚濤去街上買些吃食,日常用品之類的,以及打聽雇婆子來做活的事情。

在路上的時候,一則是為了安全,二則是為了趕路,自然不方便雇人伺候。

現如今,要在這北地呆上一段時日,當然不用再事事親為了。

石驚濤答應著就出去忙活了。

他忙進忙出的采買東西,看著人送貨。

到傍晚的時候,這條巷子裡的人家,就知道了原來秀才公的房子裡,來了新租客。

北地因為人本身就比較少,又加之戰亂,人員流動極為頻繁。

所以不管是買賣房屋還是租賃之類的,都不像京城要求那麼嚴格,需得親鄰同意之類的。

因此,對於房子裡經常換人的事情,鄰居已經見怪不怪了。

有下人的,就使喚著下人跑了一圈;冇下人的,就自己溜達著轉了一圈。

於是,秀才公家裡的租客資訊,就瞭解的差不多了。

因著男主人病亡,女主人帶著女兒來男主人的家鄉投親,結果投親不遇。

但是,如今天已冷,之前的長途跋涉已經讓那母女身體不適了。

因此,隻能等到明年春日天暖,這母女再離開北地,回到家鄉去生活。

鄰居們聽完了小道訊息,心滿意足的離開了。

容巧嫣隱在大門後,看著石驚濤像是毫無心機的在大門口,跟那些人說自家的事。

她這一路上,雖然整日窩在馬車裡不出來,但是耳朵卻是時時刻刻豎著的。

那些鏢師們,因著路途遙遠,自然會經常閒聊打發時間。

因此,那些什麼大情小事,奇聞異事等等,容巧嫣就聽到了一二。

她想到自己母女住在這裡,若是一點訊息都透不出去,反倒是更引人好奇,因此她才讓石驚濤適當的透漏一二。隻希望,這幾個月能安穩度過。

“你明日去街上買些點心和酒水,上午先親自去裡正家裡報備一下吧。帶著我們的戶碟和路引,讓裡正放心。隻說我和孃親身體不適,怕傳染了他們,等好了再去拜訪。”

等打探訊息的人都離開了,石驚濤進來關上了大門,容巧嫣才小聲的吩咐道。

縱然不需要去縣衙登記,但是,住在這個鎮子上好幾個月,還是需要去跟裡正報備的。

石驚濤趕緊應下了。

容巧嫣說完,卻是冇有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