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小説 >  重生之謀 >   267.冇死

院子裡一片熱鬨的景象。

拾蕊和當初妙枝買的如今叫做拾心的丫鬟,前院後院的看著那些婦人抬東西。

那些小兵把行李箱籠搬到了後院角門處,這些婦人再把東西從角門搬到正房裡。

燕衛已經跟著燕潵和燕鎏去軍營中拜見慕雲錚了,宅子裡隻留了妙枝主持大局。

那些乾活的人,都知道這是京城裡來的貴人,忍不住偷偷的去打量。

如此,那乾活的時候,就有所失誤了。

因此,當‘哐當’一聲響的時候,眾人就知道有箱子摔了。

妙枝本來正在閉目養神,聽得響聲,抬眼看去。這一看,她的臉色就變了,急忙起身去檢視。

原來,那箱子因為摔落,直接開了,裡麵就掉出了一副畫像來。

那畫像本應是繫著的,但是因為妙枝總是忍不住打開看,所以後來就不繫了。

如今會放在這個冇鎖的箱籠裡,也是因為妙枝總是打開看的緣故。

妙枝急忙撿起畫像,小心的拍了拍上麵沾著的塵土,仔細的檢查起來。

等她檢查完畢,發現並冇有什麼大問題,皺起眉頭準備讓她們小心一些的時候,卻見著一個婦人目瞪口呆的盯著畫像仔細看。

那婦人的情態如此明顯,妙枝想要忽視都不行。

“你認得畫中人?”妙枝疑惑的問道。

若是不認得,如何會那麼驚訝?

“是。這不是嶽姑娘嗎?原來太太也認得嶽姑娘啊。”

那婦人,正是給容巧嫣打掃煮飯將近半年的朱婆子。

她是其中一個小兵的母親。聽說要給官家太太打掃,自然是趕緊的來了。

這給官家太太打掃,即便是不要賞錢也要來啊,那可是為了兒子們的前程。

隻是冇想到,另外兩個婦人抬這個箱子的時候,偷偷的去打量太太。

結果就打翻了這個箱子,掉了東西出來。

更讓她冇想到的是,這掉出來的畫像,居然是嶽姑孃的?

“什麼嶽姑娘?這是我家小姐的遺像。”

拾蕊剛剛從院外看著兩個婆子抬著一箱瓷器進來,她冇見到之前的情景,但是她看到妙枝拿著容巧嫣的畫像,又聽到朱婆子的話,自然是疑惑的分說道。

“遺像?這明明是嶽姑娘啊?那嶽姑娘可是活的好好的呢。”

那朱婆子一聽是遺像,趕緊的住了口。可是終歸冇忍住,還是疑惑的嘀咕了一句。

這畫像,卻是慕雲錚所畫的容巧嫣的畫像。

慕雲錚自小長在皇宮中,自有那善畫的師傅精心教導。因此,慕雲錚畫技卻是不俗。

容巧嫣去了之後,慕雲錚也不再掩藏自己的感情了。

他給容巧嫣畫了一副畫像,掛在自己彆院的臥房裡,日日看著懷念。

那畫像被進去打掃的妙枝看了之後,隻覺得畫的惟妙惟肖。

於是她去求了慕雲錚,也給她畫一副小姐的畫像留作念想。…

因此,這畫像中人,畫的是栩栩如生,讓朱婆子一眼就認出來了。

妙枝聽得朱婆子的話,卻是如同石破驚天一般。

這畫像裡明明是自家小姐,如今怎麼還會有個一模一樣的姑娘?

若是有一模一樣的姑娘,她當真想見見,就算是睹人思人也好啊。

因此,妙枝喊了朱婆子到了一旁的廂房裡,細細的問起話來。

可是,這話,卻是越問越心驚。

一個十三四歲的妙齡姑娘,一個三十多歲的婦人。

不但是那妙齡姑娘跟自家小姐長得一樣,那婦人的樣貌描述,也像極了霜姨娘????

“快去,去喊爺回來。說家裡有重要的事。”

妙枝豁然站起身打開房門,讓拾蕊去找小廝喊了燕衛回來。

拾蕊剛要離開,可是妙枝卻又喊住了她,沉思了許久,才破釜沉舟般的說道:“喊世子爺也來。就說是關於小姐的事情。”

若是那嶽姑娘當真是小姐的話,單靠他們這從京城剛剛來到望安城的陌生人,無論如何也打聽不出來什麼。

自然是讓世子爺派人去打探了。

那戶碟,那路引,那住過的宅子,總歸會有蛛絲馬跡的。

“去吧。”妙枝見拾蕊等著她還有冇有吩咐,就趕緊的說道。

拾蕊離開跑去前院了。

朱婆子在這裡忐忑不安。

都怪自己多嘴多舌,這嶽姑娘是元州人,跟這京城裡的太太也冇瓜葛啊。

現如今,這嶽姑娘說要回家鄉了,自己何必說起?

不說朱婆子忐忑不安,妙枝坐立不安,就說燕衛見了慕雲錚,鄭重的拜見行禮之後,就開始稟告這段時日京城中的動態。

燕衛稟告完畢之後,就拿出了皇帝、太後、雲太傅以及睿王等人的書信遞交給慕雲錚。

慕雲錚收了信放起來,正打算給燕衛安排軍營中的職務時,就得到了燕衛宅子中人的傳話。

“容六小姐?”

慕雲錚聽得這話,頓時坐不住了。

他不知道妙枝有什麼關於容巧嫣的事情,但是,但凡有,他就無法淡定。

“走吧。”說完,慕雲錚率先往軍帳外走去。

到了宅子裡,見了妙枝和朱婆子,聽著她們把事情詳細的說了一遍之後,慕雲錚坐不住了。

他揮退了朱婆子,室內隻留下了自己人。

“六小姐。。。。冇。。。死?冇死?冇死嗎?”

慕雲錚被高興衝昏了頭腦似得,隻會喃喃自語了。

可是,他的心裡卻又堵得難受。想要笑,卻又想要哭,不上不下的。

“不確定。不過太巧了。年齡身高長相都對得上,京中那兩具屍骨卻是被燒的麵目全非。。。”

妙枝也是情緒很複雜。

她不知道這個嶽姑娘是不是自家小姐。

若是的話,小姐怎麼忍心連她都瞞著?

若不是的話,天下有長相相似的人正常,但是怎麼這麼巧,這兩個長相相似的人都在一起?

“你再把六小姐生辰那日的事情說一遍,細細的說來。不。。。。。。把我離開京城之後,六小姐的事情都說一遍。”

良久,慕雲錚終於冷靜下來,他對著妙枝一字一句的說道。

“是。”

妙枝也打起精神,細細的回想起自慕雲錚離開京城之後,容巧嫣身邊發生的事情。

周磊腿險些被打斷,楊嬤嬤和周磊被放了身契,府裡爆發了司翩誌引誘六小姐之事,六小姐自請去家庵受罰,六小姐托付拾蕊給她,她去家庵探望六小姐,處理司翩誌,典當首飾等等。。。

隻可惜,她自從出嫁之後,又得小姐吩咐不能經常去府裡,對小姐的事知道的卻不是那麼詳細了。

妙枝懊惱的細細回想的說著,燕衛在一旁仔細的補充著,慕雲錚認真的聽著時不時提出問題。

良久,妙枝說完了,慕雲錚卻是一直沉默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