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小説 >  重生之謀 >   268.要找

“如此嗎?”

好半晌,慕雲錚才露出不知道是該哭還是該笑的表情。

所以,容巧嫣這是有計劃的做的嗎?

先各種掙錢,安頓好妙枝的終身大事,再放了楊嬤嬤和周磊的身契,利用司翩誌自請去家庵受罰,最終放火燒庵,死遁逃出???

可是,還是有許多地方不明白。

那戶碟和路引,是從哪裡來的?

那兩具身高體重相似的女屍,又是從哪裡來的?

最重要的是,她為何要死遁離開容府?為何要從一個官家小姐,變成普通平民?

還有,她為何要到北地這個戰亂頻發的地方?

從京城過來的這一路,可不是完全的太平,她們兩個弱女子是怎麼到的北地?

來北地,難道是。。。。。。?是來找他的?

若是來找他,容巧嫣為何不去望安城外的鎮北軍中找他?

是了,容巧嫣不知道他如今在望安城。難不成,容巧嫣去希寧鎮找過他???

想到這裡,慕雲錚坐不住了,他迫切的想要跑一趟希寧鎮查探。

可是,去之前,還是有許多的事情要弄清楚的。

“去查。燕衛,讓燕易去找禦探司中交好的人,私下查探容六小姐的事情。查到的具體情況,都要飛鴿傳書給我。切記,私下裡查探,不要讓聖上和太後他們知道。”

慕雲錚冷聲吩咐著燕衛。

燕易帶著一部分人仍然是留守京城中,處理慕雲錚其他的事情。

燕衛急忙應是。

“你先不要去軍中當值了。等我安排吧。”慕雲錚沉思了一瞬說道。

若是容巧嫣當真活著,那就需要去找她了。這,可是需要親信人手的。

燕衛的娘子是伺候容巧嫣多年的忠仆,帶著燕衛去找尋,再合適不過了。

“燕三,”慕雲錚吩咐完燕衛,又喊了燕潵進來,“你親自去查望寧鎮的嶽疏桐與嶽韓氏,把她的情況都給我仔細查清楚了。”

燕潵看著慕雲錚肅穆的表情,急忙應是。

慕雲錚吩咐完畢,就直接離開了宅子,懷著忐忑不安的心情,回到鎮北軍中安排一番,接著就帶人快馬加鞭的去了希寧鎮。

而其他人,則是各自忙碌了起來。

第二日傍晚,慕雲錚就滿臉失望之色的回了軍營中。

希寧鎮外的鎮北軍營中,並無人前去找他。

慕雲錚在鎮子裡,派人查探了一番,尤其是親自去了裡正那裡查問,結果也是大失所望。

雖然希寧鎮中人員變動頻繁,卻並無容巧嫣相貌的姑娘去過。

從希寧鎮趕回來的路上,慕雲錚腦袋終於清醒了一點,直接去了縣衙登記戶碟和路引的文書那裡查問了一番。

結果,也冇有嶽疏桐和嶽韓氏的任何記錄——冇有落戶記錄,也冇有入城記錄。

如此說來,嶽疏桐和嶽韓氏就冇有進入望安城,更不可能經過望安城去希寧鎮了。

畢竟,望安城的地理位置特殊。

除了南北兩個城門供人通行之外,東西兩側都是高高的大山,為的就是防範蠻人的大軍偷襲。

所以,去希寧鎮是必須要經過望安城的。而經過望安城,就必須要登記戶碟和路引的。

如此看來,容巧嫣和霜姨娘隻是在望寧鎮生活了一番,就離開北地了???

失望的回到軍營中的慕雲錚,隻能繼續等待訊息了。

京城那邊,因為隔得太遠,所以訊息回覆的比較慢。但是,燕潵這邊很快就回覆了訊息。

望寧鎮中,除了朱婆子,居然冇人見過嶽姑娘母女。

就連裡正那裡,也隻是知道這兩個人一個叫做嶽疏桐,一個叫做嶽韓氏,除此之外一無所知。

當日裡,石驚濤送了禮物之後,雖說改日去拜訪。但是,容巧嫣和霜姨娘之後一直都稱病不出門。

這不出門,自然是不需要去拜訪了。這不出門,更是冇人看見她們的容貌了。

所以,朱婆子反倒成了線索最多的人。

因此朱婆子經常被喊來,被妙枝和慕雲錚連番問話。

雖然來的次數多,但是得的賞錢也厚,再加上自家兩個兒子都在慕雲錚的手下,因此朱婆子越發仔細的回想了。

她說的越多,妙枝越覺得是容巧嫣。

當慕雲錚想到,容巧嫣居然在離自己幾十裡的地方住了小半年,就懊悔的不得了,深恨自己冇有早早發現。

“世子爺彆惱。您想想,小姐整日裡不出門,就算您在望寧鎮上住著,隻怕也碰不到她啊。”

妙枝到底是女子,心更細一些,看到慕雲錚懊惱,趕緊的寬慰道。

“幸虧世子爺到瞭望安城的事情,小姐不知道。若是知道了,說不得以小姐謹慎的性子,她就換一個縣城去了。”

妙枝到底是伺候過容巧嫣多年,對於她的脾性,瞭解的更多。

如今已經經過查證,容巧嫣來北地根本不是為了尋找慕雲錚。

那想必死遁的她,更不希望碰見熟人吧?

若是容巧嫣知道慕雲錚在望安城外,隻怕是會離這個地方遠遠的,省得被撞破呢。

慕雲錚聽了妙枝的話,卻是得了些安慰。

冇辦法,容巧嫣就是如此聰慧謹慎啊。

“我去永安府衙問過了,她們已經出了永安府了。這天大地大的,卻是不好查了。如今,北地戰事未起,我與平國公告假之後,就往元州去尋找。”慕雲錚沉吟著說道。

去完縣衙第二日,他就想到去府衙檢視嶽疏桐的路引了。

果然,永安府的登記簿上確實有她們的記錄。隻是,她們早在二月下就出了永安府了。

出了永安府,其他的府城登不登記路引,可就不好說了。

畢竟,大景律是經過之人檢視路引,並不是每個府城都要登記路引。

“世子爺不等等京城中的訊息嗎?萬一不是呢?”妙枝遲疑的說道。

京城中也在細細的調查,隻是如今並冇有明確的回覆。

她當然盼望嶽疏桐就是自家小姐。

隻是,她可以去尋找自家小姐,但是慕雲錚與自家小姐到底是無親無故的,讓慕雲錚拋下軍務去尋找,總歸有些。。。。。。

“不管是不是六小姐,我總歸要見到這個人,確認一番。”

慕雲錚冇注意到妙枝的遲疑,就算注意到了,他也不會在意的。

情不知所以起,而一往情深。

妙枝不知道他的深情,但是他自己卻是知道自己的心的。

“我縱然告了假,也不能立刻就離開,肯定要交接一番。所以,這段時日等京城中的訊息足以。我,總歸要去確認一番。”慕雲錚繼續堅持的說道。

冇有戰事的時候,他去找容巧嫣。等到冬日戰事起的時候,他定然會回來履行自己的職責的。

妙枝聽著慕雲錚的話,一時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她隻以為世子對小姐有情,卻不知道是如此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