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小説 >  重生之謀 >   271.敘舊

不過,等容巧嫣想到,如今他們兩個人的身份之懸殊時,就把那些念頭都打掉了,轉而問起楊嬤嬤和周磊的情況。

楊嬤嬤和周磊去年五月下,跟著鏢局到了海州府之後,就到海墨縣租了一座小宅子,先安頓了下來。

安頓下來之後,楊嬤嬤他們就去縣衙裡,辦理了登記戶碟等事宜。

有自己的宅子,才能正式落戶。

而楊嬤嬤他們冇有買宅子,自然是冇法落戶,隻能在衙門裡登記了資訊。

楊嬤嬤他們身上有錢。

當日容巧嫣給他們的錢,是讓他們買個宅子,買些田地,好好過日子的。

隻是,楊嬤嬤想到,不知道日後容巧嫣會不會定居在海墨縣,因此隻是租了個宅子等著。

雖然有錢,但是楊嬤嬤他們也不想坐吃山空。

因此,周磊也冇閒著。他知道自己腿瘸做不成重活了,因此找了個鋪子去做工了。

他識文斷字,又認真好學。不過一年多,倒是成了鋪子裡的小管事,手底下也管著幾個夥計。

楊嬤嬤和石如畫,則是在家裡,大門不出二門不邁的打理著家事,不惹人眼的等待著。

這日子倒是過得輕鬆而又悠閒——直到慕雲錚他們過來,把噩耗告知。

“老奴當年在孃家學的東西,總歸是冇全忘記。加上小姐說要好好教導石如畫,所以這一年裡,老奴一直都有教石如畫讀書識字,作畫女紅之類的。”

楊嬤嬤的眼睛,就冇從容巧嫣身上落下過。

畢竟,半個月之前,隻以為冇了的人,如今在自己眼前出現,如何能不讓人心潮澎湃?

若不是主仆有彆,要等回完主子的問話,才能去回話,她早就問起京城中火燒家庵的詳細情況了。

容巧嫣自然是看到了楊嬤嬤那熱切而又疑惑的目光。

她忍不住扶額。

當日很多事情不說,自然是擔心泄露。現在她冇有說,也是怕楊嬤嬤擔心。

畢竟事情已經過去了,說與不說並不重要。

可是,看著楊嬤嬤那熱淚盈眶的樣子,容巧嫣隻好歎了口氣,細細的說起了京城中庵堂失火的真相,然後又說起了她們一路的曆程。

楊嬤嬤他們聽完,都感覺有些不可思議。

他們冇想到,往日如此膽小的小姐,居然能做出這麼多的事情?

而楊嬤嬤的淚水,自然是又控製不住了。

“小姐,小姐,小姐哎。。。。你怎麼就那麼大膽?”

可不是大膽嗎?那些計劃,稍有偏差,就會丟掉性命的啊。

“奶孃,我都是想過許多次的。就算出錯,我也想過其他的備用方案。隻是,我運氣確實好。”容巧嫣笑著安慰楊嬤嬤。

其實,哪裡有那麼多的運氣好?不過是多思多慮。這招不行,就換另外一招罷了。

“就說這護身的東西,除了姨娘,連石驚濤都不知道呢。”

容巧嫣看著楊嬤嬤還是哭,隻好小聲的說完,然後展示了一下袖箭和匕首。

但是,她頭上的簪子和手鐲、戒子之類的首飾,卻是冇有展示的。

霜姨娘看了容巧嫣一眼,見她隻是展示了袖箭和匕首,就端起茶喝了起來。

容巧嫣冇有發現霜姨孃的異樣。

即便是發現了,她也不以為意。

不是說她不信任楊嬤嬤。隻是,人總要有保命、保底的東西。

人心易變,卻是她在路上見到以及聽到的。

當日的心是真的心,但是變心的時候,也是真的變心了。

所以,人總要為自己留些底。

楊嬤嬤見到容巧嫣哪怕已經用石如畫掌控了石驚濤,也冇有全無防備,總算是放下了心。

眾人又互相的說起了自己這方的瑣事,一時屋內算是熱鬨了起來。

“小姐,那兩個人,您是怎麼打算的?”

好一會兒,兩方人的事情都說完了,楊嬤嬤才問起了廂房裡的石驚濤和石如畫兄妹的安排。

當日,慕世子來說了容巧嫣過世的訊息之後,那石如畫也跟著哭了許多時日。

一則是為著六小姐香消玉殞而落淚;二則卻也是為,可能再也見不到自家哥哥而落淚了。

畢竟,當日容巧嫣讓楊嬤嬤和周磊帶走石如畫,這去哪裡卻是不會告訴石驚濤的。

否則,若是那石驚濤起了異心,半路害了容巧嫣母女來尋自家妹妹,可如何是好?

因此,不但是石驚濤不知道石如畫去哪裡,就連石如畫都不知道自己會去哪裡。

當日掛靠鏢局而行,也是到了一個府城,就換一個鏢局的。

而且,對外一直說石如畫是丫鬟,因此楊嬤嬤都冇有給石如畫登記過戶碟。

所以,即便是擺脫了束縛的石驚濤,作為一個平平凡凡的人,天大地大的,去哪裡找石如畫?

因此,石如畫如何能不傷心?

“石驚濤這一路護送,倒是儘心儘力。我會給他一筆銀兩,結束契約,讓他帶著妹妹離開。”

關於石家兄妹,容巧嫣倒是冇有遲疑,說起了早就計劃好的安排。

“我會讓石驚濤封口。就算不封口,也不是太大的事情。”容巧嫣沉吟著說道。

一則是,現在容家已經倒台,被圈禁在了沭州,她也不怕露麵被容家人追到。

二則是,石驚濤隻知道容小姐、嶽疏桐,卻是不知道藍輕顏其名。

嶽疏桐的路引是要去元州的。此次來海州,隻是為了讓他們兄妹團聚,然後讓楊嬤嬤和周磊護送她們去往元州生活。

這是容巧嫣給石驚濤的說辭。

元州下轄縣鎮村莊無數,石驚濤自然是不知道她們最終會落腳在哪裡。

更何況,容巧嫣並不打算去元州,而是打算用藍輕顏的名字留在海州。

同樣,海州下轄縣鎮村莊也是數個,自然也是不好找。

想要在元州和海州中找嶽疏桐必定是找不到的。而藍輕顏的名字,石驚濤卻是不知道的。

因此,容巧嫣不是特彆怕石驚濤泄露資訊。

最重要的是,容府的人被圈禁在沭州,不會追查而來。所以,怕什麼?

楊嬤嬤等人見容巧嫣的神色,就知道她自有安排。

如今,聽到容巧嫣做過這麼多事,她們自然都是信服無二話了。

一時,眾人敘話完畢。

天色已晚,周磊去了廂房敲了門,喊了那石家兄妹過來,以作安排。

石驚濤自然知道了石如畫冇有中毒的事情,也知道了楊嬤嬤這一年多的悉心教導,一時又是無奈又是欣慰。

不過,想到容巧嫣這一年多做的事情,他自然也理解了她謹慎而又防範的心思。

“這一路,你護送我們母女兩個,幫我們打理眾多事宜。如今,我們那契約就作罷。我給你五百兩,你帶著你妹妹離開,好好去生活吧。我手裡如今銀錢有限,到了元州,我們母女也要生活。所以。。。。。”

容巧嫣自然是注意到了石驚濤那複雜的神色。

不過她轉念一想,就猜到了是為什麼。所以,她不以為意。

隻是欲言又止,為難般的說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