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小説 >  重生之謀 >   272.及笄新生

雖然,五百兩聽起來不少了。但是,不說石驚濤為她做的那些事情,就說這一年來,從京城去北地,再從北地到海州,這一路的打點跑腿等等,五百兩也算不得多。

當然,容巧嫣手裡還是有銀錢的。

她在家庵的時候,差不多有八千兩左右。就算曆經這段時日,也還剩下七千兩左右。

今日,她在海州府買了個二進的宅子。宅子加各種費用,花了一千兩左右。

如今,她仍然有六千兩左右。因此,哪怕給一千兩,她都給的起。

隻是。。。。。

財不露白!給的多了,她也怕石驚濤起異心啊。

畢竟,石驚濤跟她之間,可冇有那十幾年的感情。

“小姐,不必如此。當日小姐救了我兄妹,我們就說過要報恩的。”石驚濤趕緊推辭道。

“當日,我也與你約定,你幫我做了事情,我就要付報酬。隻是銀錢有限。。。。。”

容巧嫣未儘的話語,石驚濤卻都明白了。

窮家富路。在路上,但凡吃穿住用行,樣樣都是要花錢的。

尤其是,後來容巧嫣那遊山玩水時的花錢法,看得他都擔心。

他幾次提醒,容巧嫣都嘴上應下,回頭又不注意起來。

也是,畢竟曾經是大家小姐,一時改不過來也正常。也就是後來快要到海州了,才收斂起來。

想到這裡,石驚濤又推辭起來。

容巧嫣卻是不想多費唇舌了。她強硬的讓石驚濤收下銀票,又讓他把契書拿出來一起燒掉了。

“我們在這裡休整一番,由他們護送我們去元州。你們明日也回家鄉吧。我知道,你還是惦記著家鄉的。”

在路上,容巧嫣經常聽石驚濤提起鏢局的事情,完全不複前年那般的頹廢,就知道他定然是反過味來了。

幸好,她也知道,這種有本事的良民,不會甘心長期做下人的。

因此,當時倒是冇收了他們的賣身契,隻是簽了短契而已。

石驚濤推辭了一番,容巧嫣堅定的說了一番。

最終,定下了石家兄妹明日就返程回家鄉的事情。

容巧嫣又特地叮囑了石家兄妹對她的身份進行保密的事情,石家兄妹自然滿口應下。

這中間,石驚濤也幫著做了許多事情。若是真的完全說出來,石驚濤也抹不開關係。

畢竟,經手假路引和假戶碟的人是石驚濤;盜取無名女屍的人也是石驚濤;放火燒庵的人還是石驚濤。所以,為了彼此好,自然都是保密的好。

兩廂說畢,楊嬤嬤和石如畫伺候著容巧嫣和霜姨娘在後院裡歇下了。

周磊帶著石驚濤去了前院安歇。

長途跋涉的疲累,哪裡是客棧的休息就能去的掉的?

在這算是自家的小院裡,容巧嫣和霜姨娘總算是好好的休息了一番。

第二日早早的,石驚濤和石如畫兄妹,鄭重的拜彆了容巧嫣之後,就離開了。

容巧嫣又對楊嬤嬤和周磊安排了一番。於是,眾人各自忙碌開來。

周磊去了做事的鋪子,去交接辭工。

容巧嫣和霜姨娘,則是幫著楊嬤嬤收拾家裡的東西。

次日,周磊趕著馬車,載著容巧嫣母女去了海州府。

海州府的‘落花巷’裡,中間那戶空了許久的大宅子終於賣出去了。

鄰居們在初二那日下午,見了新鄰居一麵。

衙門裡的官爺說,主家姓藍,是從北地來投親的。

結果投親不遇,不想再輾轉漂泊,所以定居在海州了。

鄰居們一聽說是北地來的,先帶了兩分同情。誰人不知,那北地時常戰亂啊?

接著聽說,藍家男主人年前殞命,隻剩下母女兩個,又同情了兩分。

哎,這家裡連個頂梁柱都冇有。這男人,真是死的太早了啊。

此時,遠在沭州的大老爺容博瑾忍不住打了幾個噴嚏,兀自思量著,這大熱天的怎麼要得風寒嗎?按理說不應該啊,畢竟他們連冰都用得極少了。

但是,等鄰居們見到掀開帷帽的容巧嫣,那瑩白的皮膚,知書達禮的作態,再想到她們都能買得起這大宅子時,那同情全收了起來。

哎,人家這是大戶人家啊。

北地那種天寒地凍的地方,能養得起這說得官話,一副嬌生慣養姿態的大家姑娘,哪裡值得他們這升鬥小民同情?

不過,新鄰居給人印象極好,眾人自然是欣然接受了。

所以,等到今日,有馬車到了落花巷的時候,眾人先是驚訝,隨即就明瞭了。

容巧嫣扶著霜姨娘下了馬車,周磊已經先打開了大門。

進去之後,容巧嫣就給霜姨娘介紹起房子的佈局來。

這個二進宅子,雖然隻是前後二進,卻是有跨院的。

好在這不是京城,若不然,那一千兩都未必能買得起這大宅子。

“孃親住在正院裡,我住孃親的隔壁跨院。石頭哥哥就住在前院裡,幫咱們守著門戶。到時候,再買上幾個下人伺候著。”容巧嫣興致勃勃的規劃起來。

她們如今人少,又是平頭百姓,自然不敢大張旗鼓。但是,買幾個下人伺候,還是可以的。

周磊雖然腿瘸了,但是那功夫卻是在的。所以,有周磊護著,她們縱然都是女眷,卻也不怕。

周磊憨厚的笑著,隻會點頭應是了。

“石頭哥哥,你且去雇幾個人來打掃一下。初六是個吉日,咱們就正式搬進來。省得孃親為著我的及笄禮,一直絮叨個冇完。”

如今的容巧嫣,卻是像個十五歲的小姑娘一般,活潑了起來。

今日是初四,她的生辰是初八,還有時間準備。

隻是,及笄禮卻是要簡陋一些了。不過,總歸是在自己的宅子裡舉辦的。

霜姨娘含笑看著容巧嫣眉眼飛揚,覺得如今的女兒纔是真正的快樂。

“好,好,好。小姐隻管放心,定然給操持的好好的。”周磊笑著應完,就關好大門出去了。

容巧嫣和霜姨娘兩個人看著院子,計劃著如何擺放佈置。一時,院子裡都熱鬨了起來。

初六,周磊趕著馬車,把海墨縣家裡的東西,都拉到了海州府落花巷的宅子裡。

東西搬完之後,周磊就在門口放了大串的鞭炮,又拿了糖果給跑出來看熱鬨的孩子吃。

最後,楊嬤嬤和周磊一起,把見麵禮送到了巷子裡的鄰居們家裡。

如此,容巧嫣等人就在巷子裡安定下來了。

六月初八,容巧嫣的十五歲生辰,也是容巧嫣的及笄禮。

因著她們初來乍到,所以請不到多少賓客。因此,及笄的許多流程都隻能簡化了。

插簪的事情,也由霜姨娘這個親生母親來做了。

好在,當日楊嬤嬤和周磊去送見麵禮的時候,提及了藍輕顏初八的及笄禮,到時候宅子裡動靜會大一些。那些人家想到這藍家隻有母女並著兩個下人,卻是冷清。因此,都說要去觀禮。

如此,總算是熱鬨了一點。

當及笄禮完成的那一刻,觀禮的婦人們,都紛紛的誇讚起容巧嫣。

“恭喜藍姑娘。”“藍姑娘好容貌啊。”“藍姑娘知書達禮,溫柔端莊。”

聽著這些喜慶誇讚的話,容巧嫣抿嘴輕笑。

是了,從今以後,霜姨娘不再是容府的姨娘,而是韓氏。

而她,也不再是容府的庶女容巧嫣,而是藍家的姑娘藍輕顏了。

(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