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小説 >  重生之謀 >   274.加冠

景安二十五年,二月初二,蠻人與大景朝再次的休戰了。

正要動身啟程繼續尋找容巧嫣的慕雲錚,卻是被趕來的平國公攔了下來。

“世子,”平國公趕緊打了個招呼。

已經年逾五十的平國公,因為常年征戰,又因為在北地這苦寒之地,所以看起來比實際年齡要大一些。

平國公府,是真正的忠君愛國,衝鋒在前線的武將世家。

家中男兒,束髮之後可以選擇去不去軍營曆練,但是加冠之後,定然要上戰場殺敵。

因為鎮北軍的大軍駐守在希寧鎮外,最直麵蠻人,因此平國公府的嫡係男子,本就多有傷亡。

四年前,北地雪災,本已休戰的蠻人,因著無吃無喝,居然偷襲了大景朝。

因此,那一場惡戰中,平國公府傷亡慘重。

邊關的平國公府裡,隻有平國公這麼一個可以上戰場的男子了。

而此時京城的平國公府裡,也隻有一位才五歲的嫡係幼年男丁。

朝堂之上,各位大臣心中都覺得,平國公府氣數已然儘了。

畢竟,平國公如今已經五十有二,那孩子才五歲呢。

小兒易夭折。誰知道那孩子能不能活到長大接平國公的權?

再說了,就算那孩子能平安長大,那是否真的有能力接掌鎮北軍?

鎮北軍中的諸位將領,能服平國公,可未必都肯服一個黃毛小兒。

但是,慕雲錚對平國公卻是非常的尊重。

一門忠烈的盛家,誰能不敬重?

“盛公爺,不知道有何吩咐?”既然平國公此時喊了他世子,那定然不是軍中之事了。

“世子,五月十六是您的生辰。聖上特旨,讓您務必回京。”平國公笑著轉述道。

“不過一生辰而已。過不過的,不當緊。”

慕雲錚還以為是什麼重要的事情呢,聽得是過生辰,不以為意的說道。

“今年是世子加冠的生辰。聖上囑咐了,讓老臣務必放您回去。”平國公苦笑著說道。

從景安二十二年起,慕雲錚再也冇回過京城。

聖上問起,他也隻能含糊過去。

好在,慕雲錚是駐守在望安城外,不在他眼皮子底下。所以,慕雲錚往外跑,他也可以推說不知道。

可是,今年聖上特意下旨了,他自然要轉告。

慕雲錚聽了一愣。

是了,今年是他二十歲的生辰,是到了加冠的時候了。看來,不回京城怕是不行了。

這樣的話,那就從北地到京城的這些府縣再查起吧。

旁邊侍立的妙枝,聽著平國公和慕雲錚的對話,忍不住惆悵起來。

兩年了啊,慕世子找了小姐兩年,而她的孩子如今也一歲多了。

那年送了慕世子和燕衛離開之後,她身體不適,請了大夫才知道有孕一個月了。

去年初,孩子生了下來,到今年已經一歲多了。

時間過得真快啊,可是小姐到底在哪呢?

小姐若是活著,為什麼不來找她啊?她也是除了燕衛和孩子,並冇有家人了呢。

家人。。。。

想到這裡,妙枝心思一動。

她看著平國公得了慕雲錚回京的準話之後,滿意的寫信覆命去了。

而慕雲錚則是安排著眾人收拾東西,準備往京城而去。

於是,妙枝拉著燕衛回了後巷他們住的宅子裡。

“夫君,這次去過京城之後,你們若是冇定目的地的話,就去一趟海州,看看楊嬤嬤和周大哥吧。之前我因為有身孕,加上照看望兒的緣故,所以隻給他們寫過兩封信。可是,卻一直都冇有得到回信。也不知道那信,到底有冇有送到楊嬤嬤他們手中?”

妙枝感歎的說道。

北地苦寒,加上時常戰亂-——哪怕休戰了,也會有小股的蠻人,時不時的作亂,所以通訊不是那麼容易。

而她那信,到底也是家信,所以不好走驛站的通道。

再加上她懷孕生子,初為人母滿是慌亂,所以這兩年,也隻給楊嬤嬤他們寫過兩封信而已。

不知道那信送冇送到,反正她是冇收到回信。

如今,楊嬤嬤和周磊到底是她相處將近十年的人,算得上是家人了。

若是世子爺不定目標的尋找,不如讓燕衛跑一趟海州,去探望一番。

這個事情不算是大事,燕衛自然一口答應。

妙枝高興的去寫了一封厚厚的信,交給了燕衛。

“你且在家好好照看望兒,冬日我就回來了。”

燕衛看著即將一年都見不到的妻子,眷戀的說道。

尋找容巧嫣,是他的主子和娘子共同的願望,所以他縱然四處奔波,不能時常陪伴家人,也毫無怨言。

“嗯。快些找到小姐就好了。”妙枝也是眼含熱淚的對著燕衛說道。

誰不願夫君常伴?

可是,相處了近十年的小姐,也讓她牽腸掛肚啊。

********

五月十四,慕雲錚堪堪趕在生辰前兩日到達了京城。

這卻是惹得景安帝,忍不住的嗔怪,卻又忍不住的心疼。

“你倒是狠心,一去快三年了,都不回來。這次回來,就不要再去了吧?你的曆練也夠了。”

景安帝看著這個自小養大的孩子,實在是忍不住勸說道。

慕雲錚是景安二十二年八月離開,如今已經是二十五年五月了。可不是快三年了嗎?

“邊關也有許多將領,多年未曾歸家。”

臉色更加冷厲肅穆的慕雲錚,卻是扯出一抹笑對著景安帝寬慰道。

“你。。。你這孩子。。。”景安帝無奈的扶額。

“你從來不曾體諒我一番。你可知,太後和楊太夫人整日裡來我這裡說。說我把你送到邊關不讓回來;又說你馬上都要加冠了,都不曾給你定下親事;說我這個做伯父的不儘責;說我對不起你母親的救命之恩,說。。。。。”

景安帝像個絮叨的老人一般,說個冇完冇了。

慕雲錚隻是含笑聽著自家這個宛如父親一般的伯父嘮嘮叨叨,並不反駁。

景安帝見慕雲錚如此,隻好泄了氣的說起了他加冠禮的事情。

慕雲錚聽得這加冠禮居然是在宮裡舉行,自然是推辭說不合禮節。

皇子在宮中加冠就罷了,他一個親王世子的冠禮還要在宮中舉行,那可就不合規矩了。

“你養在太後膝下,受教於朕,猶如朕的親兒子一般,有什麼不合適的?”

景安帝卻是霸氣的說道。

說完這話,景安帝又開始絮叨起慕雲錚與他見外了等等話語。

直說得慕雲錚頭大,最終無奈的應下才罷了。

五月十六,皇宮中,慕雲錚的加冠禮,在眾人的見證下,順利舉行完畢。

皇子中有羨慕的,有妒忌的,自然也有高興的。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