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小説 >  重生之謀 >   276.偶見

慕雲錚安排了一個人盯著石勇之後,就帶著其他人到金州府並下轄的縣衙開始查探。

在查探完並冇有容巧嫣的資訊之後,就打算去臨近的銀州府。

結果,燕衛卻是期期艾艾的提起了妙枝的請求。

“這有何難?我們本來也是隨意走的。如此去一趟海州就是了。那兩人,也是六小姐的忠仆。”

慕雲錚忍不住失笑。這不過是一點小事而已。

燕衛憨厚的撓撓頭。接著,眾人就快馬加鞭的往海墨縣趕去。

可是,等燕衛敲開那宅子的門時,出來的卻是一個年輕的陌生婦人。

雙方都是一愣。

那婦人聽完燕衛的問話之後,卻是抱歉的說道:“我們是去年才賃的房子,實在是不知道原來租戶的情況。”

楊嬤嬤和周磊離開了?何時離開的?為何離開?

慕雲錚和燕衛對視了一眼,眼中都滿是疑惑。

“楊大娘他們是兩年前六月離開的。”這時,旁邊的鄰居卻是探頭探腦的插話道。

慕雲錚等人是騎著快馬過來的,那馬蹄聲陣陣,自然是擾了這安靜的小巷的清淨。

就有那鄰居,躲在門後好奇的探看。等聽著來人是問原租戶的事情,趕緊的開口道。

“兩年前六月?”燕衛與慕雲錚又不由得對視了一眼。

兩年前的六月,豈不是他們來過之後?他們是五月中來的啊。

“勞煩問一下,他們可曾說去了哪裡?”燕衛扯起笑臉問道。

那鄰居瑟縮了一下,這大漢,還不如不笑呢。

“楊大娘隻說要回鄉。她把房子退了之後,就讓她兒子趕著馬車拉著離開了。”

當時,容巧嫣她們到宅子的時候,天色已經黑了,因此鄰居們並冇有注意到這家多了幾個人。

第二日早早的,容巧嫣就讓石家兄妹離開了,也是為了避人耳目。

畢竟,家裡來了陌生人,還是容易惹人注意的。

後來那兩日,容巧嫣和霜姨娘更是不曾露過麵。

因此,鄰居們都不知道,周家居然還來過這麼多人的事情。

他們所知道的,自然就是楊嬤嬤有意透露出來的話語。

“主子,說不得他們是聽了六小姐的事情,回了京城了?他們本就是從京城而來,說去京城也算是回鄉。屬下走的時候,楊嬤嬤正病著。養好了病再離開,怎麼也要到六月裡了。”

燕衛稍微一思索,就走到了慕雲錚的旁邊,小聲的稟告道。

慕雲錚聽瞭解釋,也覺得合情合理。

是啊。楊嬤嬤是容巧嫣的奶孃,周磊是容巧嫣的奶哥哥,本就是感情深厚。

更不用說,周磊的腿,甚至可以說是命都是容巧嫣救得。

若是說,他們聽得容巧嫣的事情,趕回京城去祭拜,倒也合情合理。

“去縣衙查楊氏和周磊的路引。”慕雲錚輕聲吩咐道。

楊嬤嬤和周磊雖然未曾落戶,但若是他們出遠門,定然要辦理路引。

聽得慕雲錚的吩咐,有侍衛閃身離去。

不久,去查探的燕十回來了,說周家未曾在縣衙辦理路引。

慕雲錚聽得這話,眉頭皺了起來。

“不知道是不是去府城辦理了?”燕十又補充道。

大景朝跟曆朝曆代一樣,也是皇權不下縣。

若是住在村鎮的人家,自然是需要去裡正那裡說明情況,讓裡正去縣衙辦理。

但若是住在縣城或者府城的人家,都會直接去衙門裡辦理路引。

周家未曾在海墨縣落戶碟,而出了府城纔會查路引,所以楊嬤嬤等人若是去海州府辦理路引,倒也可以。

“那就去海州府衙查一下吧。”

慕雲錚說完,就躍上馬,直奔府城而去。

因著慕雲錚等人到海墨縣的時候,已經是下午了。後來,去打探訊息又耽誤了些時間。

再加上海墨縣是在海州府的最東麵,距離府城頗有一段距離,所以慕雲錚等人進了府城之後,城門就關了。城門關了,府衙自然也下值了,所以不方便去衙門裡查探了。

因此眾人直接先去了客棧投宿。

一直快馬加鞭趕路的眾人,自然很是疲憊。

慕雲錚又打算在海州府盤亙幾日,查探容巧嫣的資訊。

因此,他索性體貼的讓所有人都休息好之後,再起床。

第二日,睡到自然醒的眾人,洗沐之後找了間酒樓,打算用完膳之後再去衙門裡查探。

海州府去年新開了一家有名的酒樓,名字倒是通俗易懂,叫做‘客雲來’。

顧名思義,取客似雲來之意。

這客雲來的菜式味道極好,還時不時的推出新菜,一時倒成了海州府有名的酒樓。

這酒樓生意火了,自然就有人眼紅。

可是,有那出頭的人碰了釘子之後,眾人才知道,這酒樓後麵似乎有海州知府秦家的影子?

這知府可是海州府最大的官了,那些眼紅的人,自然是偃旗息鼓了。

因此,不但是客雲來的生意青雲直上,就連名氣也排在了海州府酒樓的頂端。

慕雲錚等人在客棧裡,被夥計推薦著去客雲來用膳,他們倒是真的來了。

主要是客雲來離著府衙很近,正好用完膳直接去府衙裡查探資料,也是方便。

慕雲錚在二樓包廂裡,要了兩桌上等酒席。在等上菜的工夫,樓下的大堂裡卻是唱起了小曲。

那夥計見到燕衛等人驚訝的眼神,聽到他們的外地口音,就趕緊的解釋起來。

“這是我們‘客雲來’的特色。各位客官可以一邊觀賞,一邊用膳。客官若是覺得吵,也可以把這個窗戶關了。我們這上房裡都有冰盆,不會熱著貴客。”

燕衛明白,這定然是酒樓招攬生意的手段。畢竟,一邊吃酒一邊欣賞,倒是免了去不雅之地。

畢竟,官員不得狎妓,可是大景朝明文規定的。

這不能去花樓觀看歌舞,在這酒樓觀看錶演,也算是聊飽眼福。

不過,燕衛看了看慕雲錚肅穆的臉色,覺得自家主子冇心情聽小曲,於是打算把窗戶關起來。

可是,燕衛關窗戶的手,卻是停住了。他看著樓下慢慢走進大堂的人影,呆立在原地。

“二哥,關個窗戶發什麼愣啊?”

燕十看見燕衛發愣,又看到慕雲錚因為樓下的聲音皺了下眉頭,於是趕緊上前解圍道。

“彆動。”燕衛冷聲製止。

燕十被燕衛的厲喝嚇了一跳,打算關窗戶的手就頓住了。

但是,等他看到燕衛嚴肅的表情時,就知道有異,因此不敢動也不敢說了。

燕衛盯著那人影被櫃檯裡掌櫃模樣的男子,迎著帶到了櫃後後麵類似賬房的屋子裡。

“你出去吧。不等傳喚,不要進來。”燕衛一邊盯著樓下,一邊對著小二說道。

那小二見到燕衛等人肅穆的樣子,趕緊的退下了。

“主子,我看到周磊了。”

燕衛使了個眼色,讓其中一個人出去守在了門口之後,才輕聲的對著慕雲錚說道。

“周磊?他冇去京城,是搬到海州府了?”慕雲錚冷冷的問道。

那周家得了一千兩銀票,隻是換了個更富足的地方生活了?

罷了,忠仆難得!

他們不去京城祭拜,隻能說不是忠仆,卻也不算是什麼大罪!

今天我們這裡店鋪都不讓開了。。。

這,算是靜默了吧?似乎從20年初之後就冇這麼嚴重過?

那個時候就算是封了小區,但是店鋪還開的。

一直封到週一,不知道到時候是什麼情況。

唉。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