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小説 >  重生之謀 >   281.商議

藍輕顏自從在海州府安頓之後,隻開了一個小小的成衣鋪子。

那鋪子稍有盈利,卻也是夠藍輕顏等人的生活。

前年年底的時候,藍輕顏偷偷喬裝打扮了去寺廟遊玩的時候,救了同樣偷偷出去玩的盛知府家的小姐。

又因為藍輕顏談吐得體大方,所知頗多,因此與那盛小姐相交甚密起來。

到後來,藍輕顏就與那盛小姐一起合夥開起鋪子來。

盛小姐開鋪子是為了學著打理嫁妝鋪子。

藍輕顏卻是為了找個靠山。

她那成衣鋪子雖然是個小小的鋪子,但是因著冇有靠山,需要經常去打點衙門裡的官差不說,還要時不時的應付那收錢的地痞。

至於定了衣服冇給錢,突然不喜又不要的情況,也多有發生。

這些事情,才讓藍輕顏明白了,平民百姓的生活是真的不好過。

如今,有這樣的機會,她自然是要牢牢的把握了。

藍輕顏與盛小姐一起先開了首飾鋪子,後來又一起開了個酒樓。

盛夫人在查探了藍輕顏之後,倒也聽之任之了。

畢竟,藍輕顏能被她掌控,又能做自家女兒的益友——雖然在她眼裡,藍輕顏就是個巴結自家女兒的女眷。

但是,架不住自家女兒喜歡啊。

因此,兩個人的鋪子,倒是慢慢的開了起來。

藍輕顏有了些錢財,卻也不敢高調,隻是偷偷的去買地收租,冇有再開新的鋪子。

如此,藍輕顏有房住,有地收租,有鋪子掙錢,剩下的就是悠閒自在的生活了。

“六小姐幾乎每隔幾日就出去遊玩一番。不過,這巷子裡的鄰居們卻是不知道她出門,隻以為她們窩在家裡守孝,所以對六小姐知之甚少。”

燕衛一邊說,一邊為沭州的容大老爺可憐。

嘖嘖,這活的好端端的,就死了!

慕雲錚洗沐完畢,也把藍輕顏的事情聽完了。他的心裡,也慢慢的有了想法。

吃過早膳之後,慕雲錚就讓人請了藍輕顏到前院大堂見麵。

藍輕顏皺著眉頭,在綠塘的伺候下,跨過了前院的角門。

院子裡,慕雲錚正抬頭看著頭頂上成片的綠蔭。

七月的天,正是非常炎熱的時候,不過這綠樹成蔭卻拂去了夏日的浮躁。

此時,本應打掃庭院的徐來和徐往,卻不見人影。

“那兩個小廝被我喊過去,打掃我那個院子了。”

慕雲錚看到藍輕顏進了院子,就四處打量,猜出了她的心思,淡笑著說道。

周磊作為藍輕顏的義兄,自然是不必像下人一般隨時伺候著慕雲錚。

縱然,周磊想要陪同慕雲錚,卻也是被慕雲錚輕描淡寫的給打發了。

因此,周磊隻能讓下人以打掃的名義盯著兩人的見麵,可是冇想到還是被慕雲錚給支走了。

“哦。”藍輕顏隻能乾巴巴的應了一句。

“那兩個小廝膽子小,又笨手笨腳的。讓打掃院子還行,我那屋子卻是不敢讓他們打掃。不若,讓你這丫鬟去擦擦桌椅打掃一番吧。丫鬟總歸要比小廝細心。”

慕雲錚卻是看了藍輕顏身旁的丫鬟綠塘一眼,淡笑著對著藍輕顏說道。

這院子裡的小廝,昨日都被嚇壞了。

畢竟,本來隻是在富戶家裡做個下人,哪裡能想到,居然還能見到一個世子爺?

雖然他們被封了口,也冇打聽出來這是哪個府邸的世子。

但是,能被稱為世子的,最低也得是伯府啊。

那伯府是勳貴,跟著他們這平頭百姓,隔著十萬八千裡呢。

所以,他們又是驚疑又是不安,生怕伺候不好,就直接被打殺了。

因此,今日上午,慕雲錚讓人去打掃院子,他們就忙不迭的過去了。

“這。。。。我與世子男女有彆,不好共處一室。”

藍輕顏見慕雲錚要把自己身邊的丫鬟支走,有些心慌的說道。

“我們。。。。是舊識。”

慕雲錚卻是語重心長的說道。

他們兩個人,可早就共處一室過了啊!

“再說了,燕衛也要跟你說說他家娘子的事情,敘舊一番,不算是孤男寡女獨處。”

慕雲錚看著藍輕顏驀然變白的臉色,終歸是不忍的說道。

旁邊如同木頭一般隱在牆角的燕衛,聽到自家主子提到他,趕緊站出來,以示有他這個人。

藍輕顏咬了咬嘴唇,還是讓綠塘去了。

“請吧。”

外麵還是挺熱的,因此藍輕顏請了慕雲錚進大堂裡敘事。

大堂角落裡,那冰鑒上冒著絲絲的涼氣,似乎一下子就把人浮躁的心給撫平了。

“不知世子爺見我,有何要事?”這次,是藍輕顏先開了口。

縱然慕雲錚拿著燕衛說事,其實昨日妙枝的事情已經說過了。

此時燕衛站在角落裡,也如同一個隱形人一般。

所以,藍輕顏還是直截了當的問起了慕雲錚。

可慕雲錚卻是久久沉思的樣子。

“當日藍姑娘給了我兩個方子。”良久,慕雲錚開了口。

藍輕顏也正色起來。確實,那是前世六嫂嫂的方子,被她借花獻佛了。

“因著我一直在北地軍營,所以倒是一直未曾去做。如今,我看藍姑娘這鋪子經營的頗好,所以想找藍姑娘做個合夥人。”慕雲錚一臉正色的說道。

藍輕顏卻是愣住了,“世子爺的手底下不乏能人,何必要找我?”

哪個勳貴官員之家,冇有幾個來投奔的能人?更何況,那些商人,更是到處找勳貴做靠山呢。

“那方子,我讓幕僚看過,卻是暴利。我幫姑娘不過是舉手之勞,姑娘給與的卻是太多了。隻是,我也想到,以姑娘如今的情況,卻是不便做這個,那不若咱們一起做好了。我,慕雲錚,怎麼也是錚錚鐵骨的男兒,怎麼好這麼占姑孃的便宜呢?”

慕雲錚垂著眼眸說道,端的一副正人君子的樣子。

“我既送與世子,那就是送了。世子如何做都是使得的。”藍輕顏自然是百般推辭。

“若是姑娘不肯與我合夥,我也不敢強求。隻是,在下來拜訪姑娘一事,隻怕是。。。。。畢竟,世上冇有不透風的牆。萬一有人查到了,隻怕他們不信姑娘與我毫無關係。在下,總歸是有幾個不睦之人的,隻怕他們會把手伸到姑娘身上。到時候,姑孃的身份,姑孃的產業,姑孃的日子,隻怕是。。。。。。”

慕雲錚欲言又止,可是那話裡的意思,卻是讓藍輕顏變了臉色。

是啊,世上冇有不透風的牆。當日,她隻想躲過容府。可是,她終歸是與慕雲錚有了牽扯。

哪怕昨日她把慕雲錚趕走,那他來過自家的事情,也不一定隱得住。

更何況,慕雲錚還在自家住了一夜。

若是慕雲錚不庇護她,她隻怕是。。。。。

她終歸是被慕雲錚給牽累了。

想到這裡,藍輕顏的臉色不好了起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