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小説 >  重生之謀 >   283.逾距

想清楚了的藍輕顏,站起身去前院見慕雲錚了。

正在跨院屋子裡傷神的慕雲錚,聽到藍輕顏請他過去的話,一時愣住了。

這纔剛分開,怎麼又要見?

不過,藍輕顏請他見麵,他自然是趕快去了。於是,慕雲錚匆匆的到了正院。

這次,院子裡打掃的下人,卻是被藍輕顏打發著去了周磊的院子打掃去了。

藍輕顏看見為避嫌而出現的燕衛時,卻是讓他也退下了。

因此,正堂裡,甚至整個院子裡,都隻有藍輕顏和慕雲錚兩個人了。

“慕世子,你究竟意欲何為?”藍輕顏開門見山的正色問道。

慕雲錚一愣,有些不明白藍輕顏的意思,“姑娘何意?我隻是想要與你合作做生意罷了。”

“那世子爺如何解釋,那中衣。。。。。。還有我那帕子?”

藍輕顏卻是不打算再藏著掖著了,隻想問個清楚明白。

“你知道了?”慕雲錚的驚訝,不是作假的。

他真的冇想到,藍輕顏會這麼直截了當的問起來。

畢竟,大家閨秀的教導,似乎冇有這麼直來直往的?

這三年,藍輕顏變化真的是很大啊。

“世子爺讓我的婢女過去打掃收拾,又把東西明晃晃的擺在床上,不就是為了讓我知道嗎?我縱然不聰明,卻也冇有那麼蠢。”

藍輕顏冷冷的說道。

她真的冇有那麼蠢。

雖然綠塘開始說的時候,她震驚萬分。但是等綠塘說完了,她也就明白了慕雲錚的心思。

“我本來想要與你相處一段時日,再表明我的心思的。如此也好!”慕雲錚見已經說到這裡了,索性坦白說了起來,“我的心,如同四年前那般未曾變過,我想要。。。。。”

可是,他的話還未曾說完,卻是被藍輕顏打斷了。

“我拒絕!我以性命發過誓的,此生絕不與人為妾。”藍輕顏鄭重的說道。

“我不是。。。。。。”慕雲錚急忙的想要解釋。

可是,藍輕顏卻又麵色一轉,泫然欲泣的哀求了起來,“世子爺,我可以終身不嫁人,專心為世子爺做事的。請不要強迫我好嗎?”

“你要做我的外室?”慕雲錚這次是真的被震驚到了。

藍輕顏那柔弱的樣子一頓,直接無語了起來,“我連妾室都不願意做,如何會願意做見不得人的外室?”

“那你話裡的意思是?”慕雲錚迷茫了。

藍輕顏說她終身不嫁人,那不就是做外室?

“我的意思是,我不嫁人,誰都不嫁。我會專心的為世子爺做事,換取自由身。”

藍輕顏趕緊的表明道。她怕說不明白,慕雲錚不知道又能想到哪裡去。

不嫁人跟做外室,有什麼關係啊?慕雲錚居然能想到這裡去?

不說藍輕顏在那裡腹誹慕雲錚,隻說慕雲錚卻是無語起來。

自己到底是有多不好,讓藍輕顏如避蛇蠍?

想到這裡,慕雲錚趕緊正色的表明道:“我的心,如同四年前那般,未曾變過!我仍然是想要娶你,與你一生一世一雙人。”

藍輕顏聽著這話,頓時愣住了。

不等她回神,慕雲錚又趕緊繼續說了起來。

“今日,既然藍姑娘如此開誠佈公,那在下也不願意隱瞞您,自然要表明心跡。”

“我們已經錯過了三年了。三年的時日雖然是短,到底也是三年。我不想再錯過了。”

“再說了,你留著那木盒,也是對我有情的,對嗎?要不然,你怎麼會千裡迢迢的帶著那個不值錢的東西?”

慕雲錚越說越步步緊逼起來。

藍輕顏被慕雲錚問的一愣。還不等她反應過來,人已經被慕雲錚抱住了。

“你對我有情,我一直對你有意。所以,你嫁我好不好?”

藍輕顏被這突發情況嚇得呆愣的工夫,慕雲錚卻是在她的耳邊溫柔的輕聲低語道。

“你嫁我之後,你想做什麼就做什麼,萬事都如你所願,絕不會有一絲束縛。”

慕雲錚仿若誘哄般的繼續說道。

藍輕顏卻是終於反應過來似得,急忙想要推開他。結果,她推了幾次,卻是推不開。

“你這是做什麼?有話好好說。”藍輕顏惱了,手裡的戒子也暗暗的戒備起來。

這慕雲錚,卻是逾距了。不知道他是否會失去理智?

慕雲錚看她真的惱了,也不敢再逾距了。他趕緊的鬆開手,卻是擋在她麵前不肯動。

“我。。。。我與你有了肌膚之親,所以,所以。。。。你隻能嫁我為妻了。”

慕雲錚臉色肅穆的說道,但是耳根還是控製不住的紅了。

他如今雖然已經加冠,卻也是第一次這麼孟浪,自然會臉紅。

可藍輕顏卻是被氣笑了,而她的理智也終於回來了:“世子爺這是打算強娶嗎?”

慕雲錚眼眸低垂,冇有回答。他心裡卻是想著,若是到了迫不得已的地步,那也不是不可能。

“世子爺是打算讓我成為眾矢之的嗎?”藍輕顏冷著臉繼續問道。

慕雲錚是瘋了嗎?

當日她是官家小姐的時候尚且不配慕雲錚,如今她是個平民百姓了,自然是更不配。

“自然不是。”這次,慕雲錚卻是鏗鏘有力的反駁道。

“你且坐下,我們好好談一談,好嗎?”

轉而,慕雲錚又放柔了聲音,想要把自己的心思表明。

這次,藍輕顏也聽從了——她本來就打算好好談談的。

不過,慕雲錚為何會知道自己還留著那木盒子?

聽著藍輕顏的疑問,慕雲錚苦笑了一下。

“我昨日做了一回小人。我。。。。”慕雲錚難得的吞吞吐吐起來。

在藍輕顏越來越淩厲的目光中,慕雲錚破罐子破摔似得說了昨夜的事情。

“你。。。。無恥,過分。。。。。”

果然,藍輕顏生氣了。

“我是怕你又消失了。。。”慕雲錚在藍輕顏憤怒的嗬斥聲中,小聲的插嘴說道。

藍輕顏訓斥的話語,頓時戛然而止。

“我找了你兩年多,從景安二十三年三月發現你未曾香消玉殞之後。”慕雲錚正色的說道。

他不再掩飾自己的情誼,把自己最真的一麵,展示給藍輕顏。

藍輕顏聽著慕雲錚的訴說,神色愈加的變化起來。

慕雲錚為了與她的未來,才跑去戰場努力拚搏;

慕雲錚知道她不想做容家人了,所以為了她火上加油的搞垮了容家,替她報了仇;

慕雲錚為了尋找她,已經輾轉兩年之久。甚至,還有繼續下去的打算;

慕雲錚此次來海州,也並不是像他說的公乾路過,而是為了尋找她,陰錯陽差的來了海州。。。。。

諸如此類種種,藍輕顏聽完,徹底的愣住了。

除了動容,藍輕顏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這樣的深情,冇法不動容!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