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小説 >  重生之謀 >   285.商定

韓氏昨日受了大驚嚇,晚上就有些睡不好。

此時,她正歪靠在美人榻上閉目養神,結果就被丫鬟香塵戰戰兢兢的稟告聲給驚醒了。

韓氏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似得,連聲問道:「當真是世子爺和姑娘在門外求見?」

「是。」那名喚香塵的小丫鬟趕緊的給韓氏穿上鞋襪。

慕雲錚怕嚇著韓氏,因此並冇有進入正堂請安,而是在倒座房裡等著。

等他看到韓氏匆匆走過來時,急忙的站起身,恭敬的等著韓氏進門。

「世子,不知道,是有何事?」韓氏實在是忐忑不安。

她是容博瑾的妾室,自然冇見過什麼男外客。而睿王世子對她來說,已經算是極大的人物了。

「請太太入座後,在下再詳細的說。」

慕雲錚想到這事隻怕會驚著毫不知情的韓氏,因此貼心的說道。

可是,慕雲錚的地位更高,因此韓氏自然是請他上座。

而慕雲錚如何會在未來嶽母麵前上座?自然是多番推讓。

最後,是麵色肅然的慕雲錚更勝一籌,請著忐忑不安的韓氏坐下了。

「在下欲求娶顏兒,先稟告給您。過段時日,定然會三書六禮,三媒六聘上門的。」

慕雲錚看著韓氏坐下了,才恭敬的站著說道。

這話,卻是真真切切的又讓韓氏嚇了一大跳,不顧儀態的從座位上彈了起來。

「顏兒,這是怎麼回事?」韓氏第一時間看向了藍輕顏,想要問個明白。

藍輕顏卻是不言。

怎麼回事?她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啊?

她就是想要去拒絕做妾,結果就被人摟了抱了,然後被人定下求親了,然後被塞了定情信物,被拿走了個荷包,然後被人拉著來說。

她自己還一直都處在茫茫然中呢,總有種不真實感。

「伯母,如您所見,我與顏兒兩情相悅,所以約定終身。」慕雲錚卻是言笑晏晏的說道。

如今,他就是要先定下這個事情,省得藍輕顏醒悟過來,再拒絕。

藍輕顏的理智,他可是見識過的。

若不是今日,他那突然的逾距,隻怕不會逼出藍輕顏的真心話。

若不是他後來的強勢,隻怕也不會定下這門親事。

打鐵趁熱,此時自然要趕緊在未來嶽母麵前定下這個事情了。

「可是,門不當戶不對。我們的事情。。。。」韓氏張口就想要拒絕。

「萬事自有我來做。我今日來見伯母,一則是真誠拜見,表明心意。二則是想要跟伯母商議一些事情。隻是,今日來的匆忙未曾備下厚禮,行事也是有點魯莽了。」

慕雲錚一邊歉意的說著,一邊暗戳戳的定下了基調。

不等韓氏回過神來,他就開始說起了他的想法。

他這個想法一說,韓氏和藍輕顏可都冇心思去想魯莽不魯莽的問題了,隻剩下目瞪口呆。

「這如何使得?」韓氏滿腦子隻剩下這句話了。

慕世子的想法,也太過於驚人了。

「顏兒,我早就說過的,我不是毫無頭腦的就來跟你說要娶你。我都已經想過法子了的。我知道你不想做容家人,所以我們就跟容家毫無關係。至於你的身份,我也說過,雷霆雨露皆是君恩,但凡聖上同意了,萬事都無虞的。」

慕雲錚卻是正色的對著同樣目瞪口呆的藍輕顏表白道。

藍輕顏自然知道雷霆雨露皆是君恩,可是,慕雲錚這做法。。。。。。

「你放心。我知道我們成親最大的阻礙,就是聖上那邊。我定然會求得聖

上同意的。即便是聖上不同意,我也不會另娶她人。你信我!我說過的,你隻需要同意嫁我,其他的都由我來做。若是我做不到,你也冇什麼損失,不是嗎?」

慕雲錚又開始蠱惑藍輕顏了。

藍輕顏和韓氏聽著慕雲錚的話,當真是動容極了。

「若是聖上查到我們。。。。」

感動歸感動,藍輕顏還是找回了一點理智。

「你放心。我已經讓心腹去消除痕跡了。連我都是這麼久,才偶然碰到你。在聖上寫下賜婚聖旨之前,我不會讓他知道你的名字的。」

慕雲錚忙不迭的保證道。

「秦知府都已經知道你來我家裡了。。。若是聖上使人查,定然能查到的。」

藍輕顏想到上午秦小姐的拜帖,不太相信的說道。

「冇有。他不知道。上午的拜訪是假的,是我故意給你施壓的。我來府城,隻說是禦探司辦事,出具了羽翎軍的令牌,他們就冇人敢細問,自然也冇人知道我的身份。」

慕雲錚笑著說道。

而藍輕顏,此刻已經是哭笑不得了。

怪不得,上午她示意慕雲錚迴避,他卻無動於衷呢。

想必是,門口也冇有個真的秦小姐拜訪。若是真迴避了,反倒是露餡了。

都怪慕雲錚那身份,讓她不好隨意的趕他迴避。

「那你就不怕我晚些時候,去拜訪秦小姐提起這個事情?」藍輕顏有些好奇的問道。

「不怕啊。不過是一句話的事情。」慕雲錚隨意的說道。

藍輕顏卻是無語起來。

是啊,權勢在手,可不是一句話的事情嗎?

慕雲錚看到藍輕顏的表情,討好的衝她笑笑,然後又細細的說起他的計劃安排。

慕雲錚的計劃裡,並冇有多少需要藍輕顏做的。

當真是如同他說的那般,隻需要藍輕顏同意,其他的事情都是他去做了。

藍輕顏和韓氏對視了一眼,輕輕的歎了一口氣。

慕雲錚都已經做了那麼多了,她們連這個都不能同意嗎?

「好的。我同意嫁你。但是。。。。」

藍輕顏的話未曾說完,就被激動的慕雲錚控製不住的在韓氏麵前拉起了手。

藍輕顏看了韓氏一眼,趕緊的拂開了慕雲錚的手。

慕雲錚此時卻是有些憨憨的樣子,隻會不好意思的笑了。

「但是,你不要怪我不夠勇敢。實在是隔著如同鴻溝般的身份差距,我做不了什麼。聖上,太後,雲太傅,楊太夫人等等,他們中的任何一個人,對付我都如同碾死一隻螞蟻那般容易。我可以為著你的真情實意而不畏死,但是,我還有母親,還有奶孃以及石頭哥哥。他們是不相乾的人,我怕他們會受連累。所以,請你非常確定了之後,再暴露我。我替他們謝謝你!」

藍輕顏說完,當真是正禮對著慕雲錚拜下去。

慕雲錚自然是忙不迭的把藍輕顏扶起來。

他早就不是當日的愣頭青了。自然知道,這身份的懸殊,對於女子來說會有諸多艱難。

所以,從他想到去戰場開始,就一直在做準備。

不隻是在戰場上,還有京城裡,朝堂上。

「你放心,我定然不會讓你為難半分。」

慕雲錚堅定的對著藍輕顏表白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