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小説 >  重生之謀 >   286.請婚

慕雲錚與藍輕顏既然在韓氏麵前約定好了終身,他就想要趕緊運作一番了。

第二日,燕衛就帶著加蓋了慕雲錚世子金印的親筆書信離開了。

而慕雲錚縱然不捨得離開藍輕顏,想要多跟她相處一段時日,也最終在八月初離開了海州。

「我留了人守護你了。」慕雲錚才說完,就見到藍輕顏皺起眉頭,急忙解釋道:「他們不會影響你的生活的。他們隻是保護你而已。」

其實,藍輕顏知道,那些人也是為了防備她再逃離。

這也是她當初冇想過逃離,而是直截了當的與慕雲錚說清楚的原因之一。

因此,藍輕顏皺了皺眉頭,還是罷了。

「你想做什麼就做什麼。不管是去鋪子裡看生意,還是出去遊玩,都不影響的。他們隻是遠遠的護著你。」慕雲錚小意的說道。

藍輕顏這三年的變化確實極大。

她已經不是那個循規蹈矩,不敢多說一句話,多行一步路的容巧嫣了。

藍輕顏會喬裝打扮了,在周磊的護衛下,偷偷的從後門出去遊玩。

不管是在城裡閒逛,還是去城外遊玩,甚至是去海邊觀景。

春天的微醺,夏日的絢爛,秋日的豐彩,冬日的素淡,藍輕顏這兩年感受的太多太多。

而慕雲錚既然打探過藍輕顏的訊息,自然是知道的,所以也不會去束縛她。

藍輕顏淡笑著送走了慕雲錚。

慕雲錚離開之後,藍輕顏立刻在把宅子最外端的一個院子,跟自家宅子之間砌上了一座高牆。

隨後,把楊嬤嬤和周磊一家的戶碟,全都挪過去了。

同時,她還在有鄰居在場的時候說起來:「從今以後,我們再無關係。你不再是我的義兄。念你幫著我做了這麼多的事情,我那宅子已經過戶給你了。咱們以後就當陌生人吧。」

而楊嬤嬤和周磊一家,麵對藍輕顏這樣無情的話語,卻是不發一言,沉默著搬出了藍宅。

這,自然是惹得鄰居們猜測不已。

不久,就有那擅於打聽的鄰居,從藍宅的下人嘴裡探知了。

原來藍姑娘義兄一家子,是藍姑娘來了海州府之後才結識的。

結識之後,那周家母子就對藍姑娘母女很好。

而藍姑娘母女本就是家裡冇有個男子鎮著,如此倒是認了個乾親,其實是靠著那男丁幫忙打理外麵的事情。

可是,前兩日藍姑娘卻是得知了,那周家人對她們母女好,是因為藍姑娘跟他們已經過世的舊主長相神似。

藍姑娘也是個飽讀詩書的姑娘,自然不肯做人替身,所以乾脆就斷絕了關係。

鄰居們聽說之後,俱是唏噓不已。

又是感歎周家對舊主忠肝義膽,又是感歎著藍姑娘自尊自傲。

一時,藍家與周家的關係,在鄰居中間就傳開了。

楊嬤嬤和周磊自然是被藍輕顏勸著斷絕了關係的。

藍輕顏雖然聽了慕雲錚的保證,卻不敢儘信。

這天下,可都是皇帝的。

若是皇帝真的來詳查,隻怕未必能瞞得住。所以,能摘出一個是一個吧。

韓氏是她的親孃,無論如何也是撇不了關係了。所以,藍輕顏把關係與周家撇開了。

海州府,藍輕顏忙著與周家明麵上撇開關係。

京城中,風塵仆仆的慕雲錚,連梳洗都不曾,就直接進宮去求見了景安帝。

驚訝的景安帝自然是大喜。結果,還未曾噓寒問暖幾句,就被慕雲錚跪求讓屏退周圍的人了。

景安帝隻以為有什麼朝堂大事要

稟告,自然是嚴肅的應了。

而李長亭這個大太監總管親自守在了殿門口,卻也躲得遠遠的,不肯聽到大殿裡的談話聲。

「皇伯父,」慕雲錚仍然是跪著不肯起身。

景安帝聽到這稱呼,心先是安定了一些---------至少不是朝堂大事了。

可是,轉瞬他的心又提了起來----------這有什麼大事,值得自家這個侄兒跪求?

「侄兒求您賜婚!」慕雲錚鄭重其事的說道。

「好啊。是哪家閨秀入了你的眼了?」景安帝又驚又喜。

他冇想到,慕雲錚居然會主動提起賜婚。明明加冠的時候,還斷然拒絕了的。

「是一個平民女子。」

慕雲錚的話音才落,景安帝的臉色就變了。

平民女子?家中之人冇有官身?

「是。」慕雲錚繼續說道。

慕雲錚跪在地上,腰板雖然挺得直直的,但是那話裡的肯求卻是顯而易見。

景安帝努力壓住了驚訝的樣子,繼續等待慕雲錚說下去。

他知道,慕雲錚會詳細說明的。

果然,慕雲錚不負他所願,把事情從頭說起來。

從景安二十年七月末,慕雲錚被那女子所救開頭。

接著,慕雲錚對那女子有了傾慕之心,隻是因著門不當戶不對,所以未曾結緣。

再後來,慕雲錚為了能娶那女子,去了戰場,想要多得一些戰功用來求娶。

結果,還未等他求娶,那女子就香消玉殞了。

慕雲錚自然是悲痛難耐,頹廢度日。

再後來,慕雲錚就在大景朝與蠻人在北地休戰期間,幫著禦探司查探事情轉移悲痛。

結果,卻是在民間偶然遇見了一個跟心上人長相相似的女子。

這次,慕雲錚不想錯過,所以堅決要娶那女子為妻。

「皇伯父,您不知,當日侄兒得知心上人香消玉殞之後,隻覺得了無生意。若不是為了您,若不是在北地軍營中的職責不能隨意放棄,隻怕侄兒此刻已然是一具。。。」

慕雲錚的話,說得情真意切。

他說的這些事情,有九分真,隻有一分假,自然是真情流露。

事情是真的,盤算是真的,心情是真的,不過是隱瞞了這兩個人就是同一個人罷了。

再說了,容巧嫣當日在京城中,縱然露麵的次數少,到底是在女眷中露過麵。那容貌,自然也會被人所知。

而睿王世子妃,將來無論如何也要在京城中露麵的,所以長相相似是最好的說辭。

畢竟,三年前的容巧嫣隻是個十四歲的小姑娘。現在的藍輕顏已經是十七歲的妙齡女子了。

這三年,藍輕顏一則是麵容上長開了一些。

二則是,她現在淡定自信的氣質,已經跟當年明麵上那個柔弱怯懦的樣子,相差甚遠。

即便是認識的人見了,也不敢完全說是一個人。

所以,長相相似是最好的擋箭牌。

「皇伯父,若是不能得此女為妻,侄兒也不會再另娶她人。侄兒此生就留在北地,替皇伯父守著邊疆吧。」

慕雲錚最後又情真意切的表明道。

這話到了景安帝的耳朵裡,卻是有些威脅的意思了,因此景安帝就有些不高興了。

但是,等他看到慕雲錚堅定的神色,看著那雙形似雲氏的眼眸,想到雲氏為了救駕而香消玉殞,那怒氣就慢慢的散了,隻打算勸導一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