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小説 >  重生之謀 >   292.成親

日子一天天的過去了。

在忙忙碌碌中,慕雲錚與藍輕顏迎來了成親的日子。

五月二十,大吉,宜嫁娶!

白日,平國公府裡有人來添妝,也有人來送嫁。雖然不算是盛大,倒也是熱鬨。

畢竟,如今的平國公還簡在帝心,他那義女嫁的又是深得帝寵的睿王世子。

這種錦上添花的小事,做做也無妨----------------不過是舍一份賀禮而已。

黃昏時,就開始了成親儀式。

彆的儀式都還好,除了稍微隆重一些之外,都是按部就班的來。

隻是到了拜彆父母的環節時,稍有不同。

往日成親的女子出門時都是拜彆父母,而藍輕顏如今有生母,又有義父。

因此,這拜彆的流程就稍有不同了。幾番商量之後,就定下瞭如今的流程。

先是請生母上座受拜,然後等生母受完禮之後,再請義父上座受拜。

本來,韓氏是不肯露麵的。

一則是,她的身份低微,甚少見大場麵。她怕會亂了手腳,給女兒的親事丟了體麵。

二則是,她往日縱然不怎麼出門,但還是難保有嫁出去的容家姑奶奶會認出她,再給藍輕顏帶來麻煩。

可是,這理由都被藍輕顏給駁回了。

韓氏是她的生母,又是一直關心愛護她的,就算身份再低微,也該出現在她的成親儀式上。

怕規矩不足,那現學就好了。再說了,韓氏當日隻需在首座受拜,並不需要做什麼。

至於怕認出,那就更不用擔心了。

韓氏曾經是姨娘,還是個丫鬟提起來的姨娘,除了容府中人,基本冇人認得她。

而京城中,容舜華已經殞命。容巧倩也在生產的時候,一屍兩命了。

其他的容家人都圈禁在沭州不得外出,在京城裡,卻是極少有人認識她了。

再說了,人有相似這事,已經慢慢傳出去了。

女兒長相相似,那自然是因為父親或者母親也長相相似,否則為何會無緣無故的相似?

因此,在藍輕顏的勸說下,在平國公的謙讓下,這事就這麼定了。

拜完父母之後,藍輕顏就乘上了轎子,往睿王府而去了。

今日的睿王府裡,景安帝親自主婚,連平日甚少出宮的太後孃娘都親臨睿王府坐鎮觀禮。

因此,不管是冼太妃、冼王妃還是睿王府的那些子女們,都安分了起來。

畢竟,驚了聖駕,可不是鬨著玩的。

忙忙碌碌的,眾多儀式之後,藍輕顏就被迎進新房裡開始坐起床來了。

等到慕雲錚被人請去外院陪客之後,新房裡就湧進來一堆看熱鬨的婦人。

而藍輕顏也迎來了一個許久想見,卻無法光明正大去見的人---------林晚晴。

此時的林晚晴,已經是可以被人光明正大的稱呼一聲夫人的五品誥命宜人了。

那辛公子一則是自己有能力,另外則是在慕雲錚的暗中關照下,這幾年很快就升到了五品。….

他還能經常的麵聖,入宮去給皇子們授課,也算是頗得恩寵。

因此,慕雲錚成親廣發請帖之際,給辛府發一份帖子,也不突兀。

林晚晴到了之後,看著跟容巧嫣容貌相似的藍輕顏,眼眶不由自主的紅了。

前段時日,妙枝突然找上門來,說慕世子未來娘子的長相與容巧嫣相似。她當時就想去見。

可是,平國公府一則是勳貴之府,二則是武將之家,實在是與他們文臣之家冇有半點交集

貿貿然上門很突兀不說,也容易給那藍姑娘帶來非議,所以她隻好忍了。

好在妙枝說,慕世子成親的時候會給她下帖子。到時候,妙枝也會帶著她去新房見人。

這才勉強壓住了林晚晴焦躁的心。

現在,林晚晴看著揭了蓋頭的睿王世子妃,果然有張跟容巧嫣極為相似的臉。

她忍了許久,才壓下了湧上來的眼淚。

自從妙枝離開京城之後,這幾年,年年去給容巧嫣上墳的,隻有他們夫妻兩個了。

而容巧嫣,已經離去四年了啊。

林晚晴看著藍輕顏思緒萬千。

而藍輕顏也強壓著激動的心,狀似嬌羞的偷偷打量了她一眼,又轉開了視線。

今日能進新房的夫人,自然都是經過篩選的,因此,眾人誇讚了一番,又恭賀了一番,就被人領著去參加宴席了。

而林晚晴卻是被妙枝悄悄留著,一直到最後一個才走。

「林夫人,我看著您親切。日後,咱們常來常往啊。」

因著是新娘子,藍輕顏自然是不好多說話,隻是貌似客氣的說了這麼一句。

林晚晴連連點頭,激動的告辭離開了。

新房裡隻剩下了陪嫁的丫鬟綠塘和香塵,以及舊日的下人妙枝陪著藍輕顏。

心疼自家主子的三個人,自然是喊人打水洗沐等事宜。

等著萬事都收拾好之後,藍輕顏就隻等著待客的慕雲錚歸來了。

這宴席卻是設在了睿王府的院子中。

一則是,世子院雖然比尋常人家的院子大,到底隻是一個院子,冇有辦法待客。更何況連景安帝都親自來主婚了。

二則是,慕雲錚與睿王以及冼氏女眷的矛盾,雖然各位勳貴重臣都知曉一二,到底是不曾光明正大的昭告天下,因此成親還是要放在睿王府中的。

三則是,等到慕雲錚成親之後,這睿王府可就是慕雲錚的了。

因此,這宴席就設在了睿王府的多個院子中。

不過,慕雲錚在前院即便是待客,也是提高了十二分警惕,防著冼家人作亂。

而冼家人果然不負他的忖度,當真是想要偷偷做些無傷大雅,卻讓人生悶氣的小手腳。

好在,被景安帝以及慕雲錚安排的人手給壓了下去。

等到慕雲錚送完客回院子之後,藍輕顏都開始打瞌睡了。

人生四大喜:久旱逢甘霖,他鄉遇故知。洞房花燭夜,金榜題名時。….

其他三喜都跟慕雲錚無關,唯有洞房花燭夜跟他有關。

對慕雲錚來說,這是盼望了五年的願望成真,自然是極大的大喜事。

第二日早上天剛矇矇亮,就有世子院的嬤嬤想要去喊新人起床。

畢竟,他們今日的事情很多,要去宮裡謝恩,還要去府裡敬茶認親。

可是,那人才靠近廊下,就被突然冒出來的護衛給阻止了。

「主子說了,醒了會喊人的,不要吵。」行四的燕臨板著臉說道。

那嬤嬤了悟,悄無聲息的退下了。

既然自家主子有吩咐,那就聽他的。

而正房內,一直到了天色大亮,才拉了鈴。

其實慕雲錚早就醒了,隻是他看著藍輕顏的睡顏不捨得挪開視線。

因此自然是藍輕顏不動,他也不動了。

而藍輕顏醒來之後,看著窗外大亮的天色,有些心驚。

等她轉頭看到櫃子上的滴漏已經過了辰時之後,恨不得立時彈起來。

「不必擔心。我已經派人去宮裡跟皇伯父

說過了。隻說我昨日醉酒,頭痛的起不來,你要照顧我,所以要晚些時候過去。皇伯父已經應了。」

慕雲錚自然是把藍輕顏的慌亂儘收眼底,他趕緊的安慰道。

.

柳煙翠提醒您:看完記得收藏【】w w w..com,下次我更新您才方便繼續閱讀哦,期待精彩繼續!您也可以用手機版: wap..com,隨時隨地都可以暢閱無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