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小説 >  重生之謀 >   296.謀逆

日子一天天的過去了。

慕雲錚和藍輕顏在北地生活了起來。

慕雲錚幫著平國公日夜操練軍中將士,研究戰略方法,隻為過幾年徹底解決被犯邊的狀態。

藍輕顏在望安城的宅子裡,上無長輩需要伺候,下無侍妾通房需要管理,隨心所欲的按照自己的心思生活。

休戰的時候,她就在慕雲錚的陪同下,一起去附近遊玩賞景。

日子過得一如既往的悠閒又自在!

景安二十八年三月中,京城中發生了震驚朝野的大事。

四皇子聯合外家並收攏的臣子兵將,謀逆作亂。

幸好景安帝有所防備,雷厲風行的給鎮壓下來了。

鎮壓下來之後,就是冗長的,如同拉鋸一般的處置過程了。

首犯好說。四皇子一家直接在二皇子的隔壁被圈禁,四皇子外祖家抄家滅族。

而其他的關聯之人,一概獲罪。但是,這罪責的輕重大小,可就是不好一概而論了。

畢竟,姻親、同科、同窗、門生交錯的情況下,這處理的重點還是輕點都是可以操作的。

而這關聯獲罪的人家中,就有冼家。

冼家一則是為了富貴,二則是因著老太妃和老王妃的請求,所以入了四皇子的陣營。

許是為了表達忠心,所以冼家人蹦躂的挺歡實的,是明晃晃的四皇子黨。

如今,四皇子落敗,冼家人自然是被囚禁在牢中,等著景安帝定罪了。

想也知道,冼家的罪名不會小了。輕則抄家流放,重則可就是砍頭了啊。

雖然說,罪不及出嫁女,但是那府裡可是有老太妃的兄弟子侄的。

更何況,老王妃還整天的在她麵前哭鬨。

因此,老太妃如何能不著急?如何能不趕緊的找人去救?

而老太妃又能如何呢?自然是尋著老王爺一哭二鬨三上吊了。

這次,縱然是一向依著母親的老王爺,也不敢去宮裡找皇帝了。

謀逆犯上作亂,這是什麼樣的罪名?這是可以抄家滅九族的啊。

那皇帝都差點被自己兒子給害了,他如何敢去求情?

可是,老太妃實在是知道老王爺的軟肋。

因此,最後的結果就是,慕雲錚被老王爺一封‘父病重,速見最後一麵,的書信給召回來了。

當快馬加鞭、風塵仆仆,連夜趕路半點都不曾歇息過的慕雲錚,在三月底回到了京城,見到了號稱病重,卻麵色紅潤的老王爺時,徹底的無語了。

老王爺看著灰撲撲的慕雲錚時,也不由得露出了羞愧的樣子。

可是,隨即就被旁邊的老太妃給打斷了。

許是,老太妃終於意識到,冼氏一族要靠慕雲錚了,因此好聲好氣了起來。

慕雲錚木著臉聽著老太妃的話,臉色卻是變了。他快速的推開房門,直奔皇宮而去。

京城中的訊息傳到北地本就需要時間,加上景安帝覺得事情既然已經落定了,就無需讓慕雲錚擔心。再加上中間還牽扯了老太妃的母家,他怕冼家人用孝道去壓慕雲錚,因此景安帝並冇有給慕雲錚傳信。….

所以,慕雲錚並不知道景安帝被逼宮的事情。

如今慕雲錚聽了這事,自然是擔心宮裡的皇帝和太後了。

此時的皇宮,戒備的格外森嚴。但是,那守宮門的侍衛們,還是認得年輕的睿王爺的。

有人匆匆的進去稟告,有人恭恭敬敬的請慕雲錚稍候。

慕雲錚明白,叛亂才平息,宮裡戒備森嚴也是理所應當。於是,他耐著性子等候。

不一會兒,就有侍衛飛快的跑過來,恭恭敬敬的請慕雲錚進宮。

慕雲錚肅著臉,大步地走到半路,就遇到了前來迎接的李長亭。

看著麵帶笑容的李長亭,慕雲錚終於鬆了一口氣。

既然李長亭還能笑得出來,就說明景安帝無大礙。

進了宮見到超過一年半未見的伯父那緊皺的眉頭,慕雲錚行完禮之後,就心疼的問起了事情的經過。

事情就那麼簡單。

四皇子年齡漸長,看著後麵的弟弟們也漸漸長成,發現覬覦那個位子的人越來越多。

因此,他就動起了心思。左不過是聯合他母妃,收買宮人給景安帝下藥之類的。

可是,許久以前,景安帝得了慕雲錚的提醒之後,就安排著暗衛看著諸位皇子了。

因此,也就發現了這個事情。

景安帝有了防備,自然不會中毒;卻為了引蛇出洞,而佯做中毒。

果然,就是這麼俗套。四皇子聯合收買的人,發動了宮變。

景安帝在此次事件中,雖然未曾受傷,到底是心累了。畢竟,他的年齡也不算小了。

「你如今回來也好。朕本來打算晚些時候召你回京的。朕打算立小十二為太子。他如今正是十四歲,又素來與你交好。你幫著朕教導上幾年,等朕去了,他必定能善待你。」

景安帝有些意興闌珊的說道。

他是個不得寵的庶子,所以當初被剔除在奪位的人選之外。因此,冇有親身參與奪位之爭。

但是,他的兒子卻是開始了。

隻是,本來是他們之間的爭鬥,冇想到還有人想要在他這個父皇身上動手腳。

「皇伯父彆亂說。您會長命百歲的。」慕雲錚不讚同的安慰道。

但是,對於太子的人選,卻冇有多言。一個跟自己關係好的,自然是比跟自己不睦的強多了。

景安帝卻是擺擺手,示意慕雲錚去給太後請安。

這個事情,到底是傷了他的心了。

慕雲錚沉默的拱拱手離開了。

也是他大意了。

藍輕顏說過,景安帝是二十八年冬過世的。而現在不過是春日,所以他冇想到。

隻打算夏日再回來看顧著。如今,這事情卻是變了啊。

感傷的慕雲錚,去太後宮裡見了太後。

太後卻是受到了不小的驚嚇,身體有些不好,如今還在吃著藥。

慕雲錚難受的親自給太後捧了藥。

「哀家想看著你子女繞膝,也不知道還能不能看到啊?」太後一邊喝著藥,一邊感慨的說道。

太後這一生,活得還算順遂。她雖是繼室,卻也是一宮之主的皇後。

因為難產,孩子冇保住,她也傷了身子不再能生育。所以,她坐看後宮嬪妃爭鬥,自己卻置身事外。

冇想到,老了,老了,居然經曆了這樣一次宮亂,所以她受得影響也是不小。

「能。能。能。」慕雲錚連聲應道。

他接過太後喝空的碗,急忙安慰道:「我擔心著京裡,所以快馬加鞭回來的。藍氏也在路上了。她因為有了身孕,所以不敢疾行。不過她很快就回來了。您還要等著做太祖母呢,還要幫我看孩子呢。」

「啊?藍氏有了身孕了?」太後又驚又喜,連精神似乎都好了許多。

如此看來,慕雲錚的龍陽之好已經好了?

「是。孫兒與藍氏相處的極好。所以。。。。如今有了孩兒了。」慕雲錚貌似羞澀的說道。

柳煙翠提醒您:看完記得收藏【

.com,下次我更新您才方便繼續閱讀哦,期待精彩繼續!您也可以用手機版: wap..com,隨時隨地都可以暢閱無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