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砰」。

林晚晴蹭的一下子從床上坐起身來。

她擦了擦額頭上的冷汗,忍不住想起夢裡發生過的,那如同電視節目一般,一幀一幀的畫麵。

林晚晴夢到她穿越了。

不過,她穿越的並不好。她穿成了一個小官家不得寵的庶女。

穿過去不過一個來月,她那渣爹和嫡母就想要把她送給一個老頭做妾。

她自然是不肯的。

不說那老頭的年齡比她爹大多了,就說她至少是受過良好教育,是個講究五講四美,三觀端正的好青年。

做什麼要去當小三啊?即便那是合法的小三。

哪怕那戶人家是個大戶人家,哪怕嫁過去了,就不愁吃喝,有人伺候,那她也不想去。

所以,風聲傳來之後,她先去求了自己那個姨娘生母。

結果,她那個生母為了她弟弟的未來,根本不敢替她發聲。

至於嫡母,她想都冇想過去求她。穿過來的那一個多月,她可是見識過那嫡母的心胸的。

她那嫡母,是個連表麵都不屑做的人,就是明著苛待庶出。

所以,她舍了些月錢,親自去大廚房熬了一鍋雞湯,給那個渣爹送過去,想要求情一番。

結果,卻是在門口聽到了渣爹跟管家說起自家鋪子裡的生意一落千丈的事情。

頓時,她本來打算跪求的心就變了。

這段時日,她在這個宅院裡生活,也不是全無瞭解的。

至少知道,有價值、有利益體現,比起希望渺茫的跪求更有話語權。

而做生意,對她這個聽過眾多商業案例的工商管理碩士來說,總算是一技之長。

雖然是紙上談兵,但是總比毫無作為的好。

因此,她改了跪求的主意,跟她那渣爹談起了條件,以挽救鋪子裡的生意,來爭取一段時間。

她那渣爹在‘死馬當作活馬醫,的心態下,當真拿出了一個即將關門的鋪子,讓她出個主意。

好在,她出的主意立時有了成效。

就這樣,她那個去做妾的婚事,總算是徹底推掉了。

之後,渣爹給了她一個鋪子讓她親自打理。效果卓越之後,就開始讓她參與其他鋪子的生意。

她越來越被渣爹重視,但是也越來越成為嫡母的眼中釘。

後來,她的嫡母跟奉陽伯夫人定了她與奉陽伯庶子封六爺的親事。

她自然是拒絕的。她有心上人,雖然是在現代。但是,在心裡有人的情況下,她並不想嫁人。

畢竟,這樣不管對她,還是對封六爺來說,都不公平。

可是,在急於尋找靠山的渣爹眼裡,她的反抗無效。

奉陽伯在調查了她經商的能力之後,就應允了親事。

她萬般無奈,隻打算等成親之後,與那封六爺再做一番交易。

想必,她給封六爺提供金錢,還不管束他的所有事情。這種好事,封六爺應該會同意與她各自過各自的吧?….

可惜,天有不測風雲,封六爺死了。

渣爹想悔婚,她卻是偷偷找了奉陽伯,表示願意嫁給封六爺的牌位,繼續這門親事。

這時日長了,她也慢慢發現了,即便是有利益加持,她那個渣爹也是個靠不住的。

這次能把她賣給奉陽伯府,下次就不知道賣給誰家了。

下一個夫君,可未必短命。

守寡好啊。不用伺候夫君,不用管著妾室庶出,儘可以躲在後院中清閒度日。

隻可惜,奉陽伯同意繼續親事,卻讓她為奉陽伯府

經營產業。

她無奈!這都是冇有實力的時候,高調做事而惹的禍啊。

不過,經商就經商吧。

總比去麵對不喜的夫君,看著一院子的女人爭寵,管著一院子的庶子庶女好。

後來,她卻慶幸,因著她嫁給封六爺的牌位,而認識了七弟妹容巧嫣。

這讓她無奈且身不由己的生活中,多了一抹希翼和色彩。

那個女子,長得像極了她現代的妹妹林晚意。

隻是,那個女子的性格卻是懦弱的很,一點都不像林晚意那般活潑開朗。

也是,攤上那樣利益至上,把女子當做棋子的家庭,攤上一個同性戀丈夫,又被婆家苛待,她怎麼能開朗的起來?

不過,沒關係。她來保護她好了。

她與容巧嫣相處的極好。

隻是,看著頂著一張妹妹的麵孔的女子,那般柔弱怯懦,她就忍不住教導。

好在,容巧嫣是個聽教的。她教的,容巧嫣都記在心裡了,甚至還會舉一反三。

但是,她因為跟奉陽伯的約定,還是需要經常喬裝打扮了外出經商。

因此,在她看不到的地方,容巧嫣還是受了一些委屈。

再後來容家獲罪,容巧嫣被髮落到了莊子上。她自然是跟著去了莊子上,繼續護著容巧嫣。

但是,人心不足蛇吞象。

奉陽伯越來越不滿這些產業都掌控在她的手裡了。

畢竟,那些管事、掌櫃的都不是傻得。誰的經營策略好,他們還是能分辨得出來的。

因此,她與奉陽伯的矛盾也越來越深。

再加上,這麼些年,她已經看透了奉陽伯府眾人的人品,早就對他們不恥了。

隻是,一時冇法子跳下那艘船而已。

可是,機會很快就來了。

她在去北地經商的過程中,偶然結識了鎮北軍中的人。

再後來,她通過人輾轉結識了平國公。

她提出願意進獻全部的身家給平國公,作為鎮北軍軍資,隻求能和容巧嫣一起脫離奉陽伯府。

那平國公卻是真正的正人君子。他同意了做她的靠山,卻是不同意收她全部的身家。

平國公說:「授人魚不如授人以漁。」

所以,平國公派了他的心腹幕僚跟著她學習經商之道。

可惜,這些事情到底還是走漏了風聲。

景寧二年,奉陽伯府的人在路上埋伏她,而封七爺卻趁此機會去莊子裡害了容巧嫣。

當她在平國公給她派的暗衛,在她自己收服的侍衛的保護下,擺脫埋伏回到莊子裡之後,就看到了口吐鮮血的容巧嫣,和早就中毒身亡的封七爺。

一時,她又是傷心又是憤怒。但是,她又有些欣慰。

容巧嫣也算是快意恩仇了。她居然在那麼難得的情況下,還帶走了仇人的性命。

她給容巧嫣入殮之後,就與奉陽伯府徹底決裂。

她藉助平國公之手,覆滅了奉陽伯府,並把奉陽伯府的資產,全部獻給了平國公。

反正,奉陽伯府的錢財基本都是她掙來的。

最後,她帶著容巧嫣的棺木,去了她們曾經說過的海州府隱居了起來。

海州的風景極好,氣候像極了她前世生活的那個城市,所以她平靜的生活著。

一直到了她三十五歲的時候,有一日她得了風寒,卻是一病不起,然後就殞命了。

再次醒來,就是如今了。

柳煙翠提醒您:看完記得收藏【

新您才方便繼續閱讀哦,期待精彩繼續!您也可以用手機版: wap..com,隨時隨地都可以暢閱無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