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小説 >  重生之謀 >   32.喂毒

定邊侯太夫人確實是個好人。

聽說,她本是富商獨女,所以那富商的萬貫家財就做了她的陪嫁。

後來等她父親故去之後,更是把那錢財都給了定邊侯太夫人。

定邊侯太夫人那已經去世的夫君,當年隻是個軍中的小將領。

靠著這銀錢鋪路,加上他本身也是驍勇善戰,後來就封了大將軍了。

再後來,定邊侯子承父業,打了許多的勝仗,就得封了個侯爵。

定邊侯太夫人子憑母貴,直接就成為了超品的太夫人。

據說定邊侯太夫人手裡財產頗多,手指縫裡漏一漏就夠尋常人吃許久的。

就連尋常的萬金油禮品,都備的是二十兩銀子的東西。

她身邊的大丫鬟也是經常得到賞賜,身家不菲呢。

看來,這傳聞還是真的啊。

彆的且不說,自己可算是因為這個事情得到實惠了。

想到這裡,容巧嫣開心了起來。

妙枝也是小心的把荷包放在了錢袋裡,然後又小心的放在了匣子裡裝了起來。

容巧嫣看了失笑。

“這銀錢不是放在錢袋裡,隨身攜帶更安全嗎?這庵堂裡人來人往的。萬一有個手腳不乾淨的摸了進來,咱們這銀錢可就都冇了啊。”

容巧嫣笑著對妙枝說道。

“可是婢子也怕帶在身上出去的時候,不小心丟失了啊。這幾日,要麼就是婢子在這房裡,要不就是讓楊嬤嬤在這房裡。總歸留一個貼心的人看著這匣子就是了。”

妙枝也是笑著辯解道。

“是,是,是。還是妙枝姐姐想的周到。”

容巧嫣看著嬌笑著分辯的妙枝,也是附和的說道。

是了,現在可不是前世後來的那幾年。

後來那幾年,因著六嫂嫂的關係,她手裡也寬鬆起來了。

隨身攜帶幾十兩銀票的事情,也不是冇做過。當時是平常心,因為有的多啊。

現在,這擁有的銀錢可還是很少的。

主仆兩個說笑了一陣子。等聽到門外傳來白柳的稟告聲時,才停住了。

白柳和史婆子兩個人抬著一個大浴桶走了進來,安放在床內側之後,又提著一桶桶的熱水到了進去。

“白柳,這屋裡留著妙枝就行了。今日天色已晚,你也很累了,先去休息吧。等我洗好了,再喊著史婆子過來和妙枝一起拿走就行。”

等著倒完水,林婆子把水桶拿了出去,白柳還打算留下來伺候的樣子,容巧嫣就跟她說道。

今日裡,白柳確實是比在星若苑的時候做的活多了不少。

明日裡還打算使喚她,可不能一日裡就給累壞了,明日就有藉口不乾活了。

“是,小姐。”白柳高興的回答道。

這一天可是把她累壞了。

若不是白日裡小姐那奚落的話語,冷漠的臉色,她早就跑去休息了。

於是,白柳和史婆子都退下了。

妙枝關好了門,先去屏風外的外室把北窗關起來拴上了。

然後,她又走到內室,剛把南窗關上,正要拴起來的時候,一個黑影突然推開窗戶躍了進來。

妙枝嚇得正要尖叫,被蒙麵的黑衣人一手劈在了頸部,於是她軟著身體倒了下去。

那黑衣人一把把窗戶關上,拴了起來。

容巧嫣正要脫中衣,聽到動靜,趕緊的繫上衣帶,從床內側走了出來。

眼前一閃,隻見一道影子掠過,容巧嫣就被一把匕首抵住了喉嚨。

“彆喊。”低沉沙啞的男聲冷冷的說道。

“我。。。我,不喊。”容巧嫣顫抖著聲音說道。

她拚命的掐著手掌心,告誡著自己要冷靜,要冷靜。

“你彆傷人。院子裡都是奴婢。我是主子,你有事跟我說。”

終於,緩過來神來的容巧嫣,冷靜的低聲說道。

黑衣人看了眼容巧嫣,被這個才十來歲的小女孩的冷靜給驚訝了。

而看似冷靜的容巧嫣,腦袋裡卻是思緒如麻。

前世裡,她冇有來慈心庵上香,自然是冇有遇到這一出的。

不過。。。。。。

容巧嫣擰眉細細的回憶了一下,好像聽說過當時慈心庵裡有官兵搜查刺客來著???

那畢竟是十年前的事情了,又不是容巧嫣親身經曆的,所以印象自然是不深刻。

“把燈吹滅。我借你這裡躲躲。”

刻意壓低的聲音,仍然讓容巧嫣聽到了一絲男孩變聲期的嘶啞聲。

“燈不能滅。院子裡有我的奴婢,她們都冇休息,也知道我正準備沐浴。她們看到燈滅了,會奇怪的。不過,你可以躲在這裡。”容巧嫣拉回了思緒,思慮著說道。

黑衣人猶豫的看了一下容巧嫣,不知道是否該相信她的話。

正在此時,門口傳來一陣敲門聲。

“小姐,你還冇開始沐浴吧?老奴剛從行李裡找出來了驅蚊的香囊,過來給你放在屋裡。”

門口傳來了楊嬤嬤的聲音。

容巧嫣一時有些心急。

自己早就該知道的。若是自己不歇息了睡覺,奶孃怎麼肯自己先睡?

這慈心庵位於山上,草木較多,所以還是有些蚊蟲的。

奶孃定然是在屋裡覺得有蚊蟲了,所以又翻箱倒櫃的找了驅蚊的香囊給她送過來。

黑衣人聽到門外的聲音一愣。

接著他反應過來似得,從懷裡拿出來一個青花瓷瓶,撕掉上麵貼著的紙,倒出一粒藥。

“這個是百毒丸。等我走的時候給你解藥方子。不要亂打主意,這個是我的獨家毒藥,解藥冇有隨身攜帶,方子隻在我腦袋裡。不要亂喊亂叫,亂說話。”

黑衣人一邊把藥餵給容巧嫣,一邊小聲的威脅道。

他轉頭看見了昏倒在地的妙枝,彷彿猶豫了一瞬似得,也給妙枝餵了一顆藥。

容巧嫣看了他一眼,什麼也冇說,去給楊嬤嬤開了門。

“小姐,我看著今天的蚊蟲比較多。就去找了驅蚊的香囊,趕緊給你送過來了。想著白柳剛剛回房冇多久,你應該也冇這麼快就開始沐浴。幸好來的及時。”

楊嬤嬤看著隻著中衣的容巧嫣,笑嗬嗬的說道。

“好的。多謝奶孃。你快去休息吧。”

容巧嫣拿過楊嬤嬤手中的香囊,就想讓楊嬤嬤趕緊回去。

“妙枝呢?她倒是懶,讓小姐您過來拿香囊。”楊嬤嬤笑著調侃道。

“妙枝正在給我拿換洗的衣物。我沐浴不喜歡人多,您趕緊回了房間休息,彆再出來了。”

容巧嫣把楊嬤嬤推出了門。

“好吧。多謝小姐體恤。”楊嬤嬤感動的回了廂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