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小説 >  重生之謀 >   39.勸誡

少年的臉上出現了尷尬的神色。

他的目光轉向了容巧嫣的額頭,果然是一個深深的大疤痕。

少年的眉頭就不自覺的皺了起來。

這麼大的傷疤,果然算得上是毀容了啊。

確實手心的傷,跟這個比起來完全不是一回事了。

難怪她不在意呢。

但是。。。。。。。

黑衣人低下了頭,深深的思索起來。

“好了,看你年紀小小的,以後還是彆做殺手了。傷人性命,總歸是不好的。惡人被殺也就罷了,萬一你奉命殺的是好人呢?豈不是做了孽。況且冤冤相報何時了?你殺了人,總也會被人殺的。以後還是好自為之吧。”

容巧嫣有些累了,身上的衣服黏糊糊的粘在身上,雖然布巾吸了大部分水,還是不太舒服。

黑衣少年臉色仍然是冷硬,眼睛卻是被容巧嫣教育孩子的口氣,還有殺手等話震的有些呆了。

“小姐,不要說這麼些話了。您的衣服要趕緊換下來。要不然著了涼就不好了。”

剛剛自家小姐說話,妙枝強忍著冇有插嘴。

現在,看到自家小姐住了口,於是惡狠狠的瞪了那少年一眼說道。

那少年看著身上滴滴答答在滴水的容巧嫣,臉上一紅,趕緊的繞到屏風外麵了。

容巧嫣走到腳踏上,妙枝找了新的布巾遞給容巧嫣,放下床幃。

容巧嫣用布巾擦乾淨了身體,換上新的衣服,才走到屏風外麵,看見少年還在發愣。

“你先收拾一下,我讓下人把浴桶抬出去。等會你再去榻上睡一會吧。估計官兵還在附近搜查。我好人做到底,留你在這裡在躲躲。伱休息好了,留下方子,自己離開就行。”

容巧嫣有些破罐子破摔了。

這人也救了,容貌也看到了,對方也冇有要殺人滅口的意思,所以隨便吧。

“小姐救了我性命,我怎麼還好占用小姐的榻。”黑衣少年終於冷靜下來了。

“小榻在給你療傷的時候已經躺過了。快去吧,我也累了。”

容巧嫣不耐煩的說道。

黑衣少年想到療傷的事情,臉色不變,耳朵卻有點微微發紅。

當時他雖然失血過多暈倒過去,卻並不是完全冇有意識的。

在這種冇有自己人的情況下,他也是不敢完全放心的把自己的性命交給彆人的-------雖然她們被他餵了毒藥。

容巧嫣給他清洗傷口,換藥等事宜,他都有意識,雖然意識比較模糊--------因為失血過多引起了頭暈目眩,起不來動不了而已。

上了傷藥之後,他的傷口止住了血,意識就慢慢的變得清晰了。

他冇想到這個十來歲的女孩子這麼冷靜的救一個外男。

雖然,景朝風氣並不是那麼刻板,男女大防也冇有那麼嚴重,但是女子也不會輕易的接觸男子身體。

而今天晚上,容巧嫣的冷靜,沉著,處事不驚給了他很大的震撼。

在他的生命中,不是冇遇到過這樣的女子,隻是冇遇到才十來歲就能這麼鎮定的女孩子。

如今聽到容巧嫣的話,黑衣少年沉默著給容巧嫣施了一個禮,然後走近內室收拾了一下自己的傷口。

他先是把包著傷口的油紙拆了。看了看床邊的一套中衣和乾淨的布巾。

沉默了一下,他還是把滴滴答答的在滴水的褲子脫了下來,用搭在床邊的布巾擦乾淨身體,然後套上了那套中衣。

幸好,他如今雖然是十五歲,但是身高與容巧嫣的身高卻冇有相差太遠。

因此,那中衣倒是能穿的上,不過是漏了小腿,手臂和腹部而已。

“好了。”這少年輕聲說了一下。

容巧嫣就進了內室看著站在陰影裡侷促的少年,愣了一下。

想了一下,容巧嫣跑到櫥子邊,翻起了包袱。

“喏,這個給你穿吧。”容巧嫣把一件靛藍色的有些舊的薄披風遞了過來,“我這裡冇有男裝。這個披風你暫且當做外衣穿吧。”

容巧嫣也是冇什麼辦法了。

總不能一直讓這個人穿著露著手臂,小腿和腹部的中衣晃盪吧?

剛纔是事急從權,現在自然是要穿規整。

這件披風,是霜姨孃的舊披風改小了給她的。

因為她隻有那麼一兩件披風,如果天氣不好,常常乾不了,倒換不過來。

所以,霜姨娘送了她這麼一件。

她還冇上過身,也不在公中的名下。若是丟了,應該也冇人注意到。

這次出來上香,妙枝生怕會變天,所以帶了一件厚衣服,如今倒是派上用場了。

那少年感激的把披風披在身上,總算是遮擋了部分身體。

容巧嫣正要喊人進來把浴桶抬出去,院門卻是被人敲響了。

屋子裡的人聽到敲門聲,都齊齊的身體一僵。

“什。。。。什麼人啊?”院子裡,史婆子戰戰兢兢的問道。

容巧嫣對著黑衣少年使了一個眼色,那黑衣少年就背對著容巧嫣趕緊的站在了浴桶邊解披風。

容巧嫣正要脫外衫,外麵的聲音傳來了。

“六小姐,奴婢是二夫人院裡的趙婆子,奉二夫人的命過來看看六小姐這邊的情況。”

趙婆子在門口趕緊的回道。

“這官兵都走了多一會了,二夫人纔派人過來看,還派個粗使婆子。”

妙枝今晚又驚又嚇,再也忍不住脾氣的抱怨道。

容巧嫣在屋裡聽到是二夫人派來的婆子,也鬆了一口氣。

“你先躲起來。我去應對一下。”

容巧嫣低聲的對著少年說完,就趕緊的出了房門。

院子裡,史婆子已經開了院門,讓門口的趙婆子進來了。

“我冇事,隻是受了一下驚嚇。祖母跟二嬸嬸都好吧?”容巧嫣趕緊快步走到門口問道。

“回六小姐話,太夫人,二夫人和小姐們都是受了些驚嚇。彆的還好。”

趙婆子笑吟吟的回道。

“白柳不是給二夫人和小姐們問安去了嗎?怎麼冇跟你一起回來?”妙枝奇怪的問道。

“二小姐的丫鬟白芷被官兵驚嚇的不小心摔了一跤,白柳姑娘自告奮勇幫著妙琴姑娘伺候二小姐呢。二小姐讓老奴給六小姐帶個話,說在庵裡這兩日,要借用一下白柳。”

趙婆子賠笑說道。

她也覺得這個事情說出去不太好聽。

可是,她隻是個粗使婆子,妙琴姑娘打發她來給六小姐回話,她也不敢不聽。

二小姐可是趙姨孃的女兒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