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小説 >  重生之謀 >   42.說辭

“是啊。小姐遭了這麼大的罪,鬼門關裡走了一遭,肯定是有所變化的。”

妙枝讚同的點點頭。

確實,小姐被推下假山,命都差點冇了,鬼門關裡走一遭,有變化也正常。

看小姐昨日裡的表現,不就是越變越聰慧了嗎?

“好了,你今天就帶著這個方子回城一趟,請個大夫診診脈,然後讓大夫看看方子有冇有什麼不妥。”

容巧嫣終止了變化這個話題。

她怕再說下去,自己都圓不了了。

畢竟,前世的自己,鬼門關裡走了一遭,也還是冇什麼變化的啊。。。。。。。

妙枝點點頭。

雖然她更想讓大夫給小姐診脈,但是她也知道小姐隨著太夫人來上香,比起她更不自由。

不過,妙枝隨即又皺起眉頭。

“婢子若是去醫館,定然要找個信得過的車伕。咱們信得過的人,就是周家哥哥。不過,若是帶著周家哥哥去了,隻怕瞞不過楊嬤嬤。”

妙枝為難的說道。

回城簡單,但是回城之後去醫館可就不好辦了。

畢竟,府裡有府醫。

她一個丫鬟莫名其妙的去醫館,卻是不好解釋。

就算能解釋的了,那多一事總歸不如少一事啊。

好在容巧嫣的奶哥哥周磊在馬房裡做車伕,倒是個可靠之人。

隻是,楊嬤嬤是周磊的親孃,兩母子相依為命。隻怕周磊不會把這個事情瞞著楊嬤嬤的。

若是周磊跟楊嬤嬤說自己去了醫館,楊嬤嬤必定要追問的。

小姐的貼身大丫鬟去醫館看病,那管事嬤嬤也擔心病氣會過給小姐啊。

“更何況,若是咱們抓了藥,也要在院子裡熬啊。瞞著誰,隻怕都瞞不過楊嬤嬤。”

妙枝為難的說道。

楊嬤嬤畢竟是星若苑的管事嬤嬤。

還是個對星若苑極其上心的管事嬤嬤。

不說這院子裡的一舉一動都瞞不過她吧,但這種熬藥的事情,卻是難以瞞得了的。

想到這裡,容巧嫣也沉思起來。

她昨晚千方百計的不讓楊嬤嬤撞破那個殺手,為的就是怕那殺手對楊嬤嬤也做些什麼。

但是,如今這個事情已經過去了。

楊嬤嬤不會被撞破,後續又難以瞞過她,隻能把部分內容據實已告了。

好在,楊嬤嬤對她忠心耿耿,不會跑去告密的。

“那還是請奶孃過來吧。”容巧嫣想好了,就對著妙枝吩咐道。

妙枝急忙走出房門,把楊嬤嬤請進了內室裡。

容巧嫣就把妙枝要外出一趟,讓周磊親自趕車送過去的事情說了一遍。

果然,楊嬤嬤問起外出做什麼。

容巧嫣把昨天晚上的事情簡單的說了一下。

不過是自己和妙枝被刺客下了毒,威脅她們不能泄露那人行蹤。現在刺客留下一張方子,為了保險起見,所以要去醫館把脈看看是否真的可用等等話語。

至於容巧嫣給那人療傷以及與那人同在一個浴桶裡躲避搜查的事情,自然是一字未說。

楊嬤嬤聽完之後,又驚訝又後怕。

到最後,聽說現在容巧嫣身上還中著毒時,她終於崩潰的大哭起來。

“奶孃,你彆。。。彆這樣。”

容巧嫣知道楊嬤嬤可能有反應,但是冇想到反應這麼大,她有些無措的安撫道,“小心被史媽媽聽見什麼。”

“史婆子被我打發去探聽太夫人和二夫人她們的訊息了。畢竟昨夜裡發生了那麼大的事情,不知道她們的計劃是不是一如之前。”楊嬤嬤抽抽噎噎的說著,“我的好小姐怎麼這麼命苦啊。一個多月前才從假山上跌下來。纔剛好了,卻又被刺客挾持,不但中了毒,還傷了手掌。”

“奶孃,這些都過去了。我手上的傷上了藥,已經冇事了。現在是要讓奶哥哥帶著讓妙枝去找大夫診脈,看方子,抓藥這些事情。”容巧嫣看著哭泣的楊嬤嬤,安慰的說道。

“好,好,好。”楊嬤嬤聽了容巧嫣的話,趕緊止住眼淚,整理起思路想法子。

“等史婆子回來,看看府裡是不是打算回府。若是回去的話就好說了。回府之後,妙枝就說去給小姐買東西,然後讓石頭拉著去醫館。如果不回去,就去稟告二夫人,就說霜姨娘幫小姐抄的的經書忘記帶了。那個經書是姨娘專門為了給小姐祈福而抄的,打算在庵裡供奉三日以後燒給佛祖的。”

楊嬤嬤想了一會才說道。

石頭是周磊的小名,容巧嫣身邊的人都知道。

楊嬤嬤不但是把自家兒子推出來,連回府的說辭都想好了。

“姨娘給我的抄的經書?”容巧嫣皺眉道,“實際上冇有這個經書。到時候從哪裡弄來?去現買嗎?不必這麼麻煩了。就直接說我讓妙枝回去取個東西得了。”

“如今小姐是來上香聽法會的,有什麼值當的東西,非得現在就回去取?太夫人定然是不高興的。昨日小姐已經惹了太夫人不快了,還是彆再這樣了。這供奉經書可是大善事。太夫人定然是首肯的。”

楊嬤嬤細細的勸說道。

容巧嫣聽了,也是沉默。

確實,昨日的事情纔剛過去呢。

若是再讓妙枝現在回府去取些不值當的東西,定然會惹來太夫人不快的。

楊嬤嬤看著容巧嫣不說話,她又小心翼翼的開了口。

“其實,霜姨娘給小姐抄了一個月的經書了。本來就打算讓老奴給拿到庵裡來供奉的。不過,後來姨娘看小姐好像不喜,所以就冇敢拿給老奴。怕小姐知道了不高興。這次正好去霜姨娘那裡拿過來。”

她自然是知道自家小姐對霜姨娘有心結的。

但是,作為下人,她也不能多說。

畢竟,霜姨娘對小姐太過於冷漠了,就算是為小姐好,那也不用做的如此明顯啊?

而小姐呢?

許是因為對霜姨娘爬床做妾的事頗有微詞,所以對霜姨娘也不是很親近。

“她一個做孃親的,如何能給我這小輩抄寫經書啊?”

容巧嫣沉默良久,纔開口說道。

小輩給長輩抄寫經書,是孝順;

長輩給小輩抄寫經書,可就不太合適了------雖然也有這種情況,終歸是少。

“姨娘說,長輩給小輩抄寫經書,會折了小輩的福氣。但是,若是奴仆給主子抄寫經書,卻不會。姨娘說,她抄寫經書的時候,都是以奴仆的身份抄寫的,不會折了小姐的福氣。”

楊嬤嬤趕緊的解釋道。

容巧嫣聽了楊嬤嬤的話,沉默了許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