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小説 >  重生之謀 >   52.安排

“如此,就讓拾兒來做這個事情吧。妙枝姐姐,你去讓拾兒進來。”

容巧嫣想到就乾,所以直接的讓在院子門口守著的拾兒進來聽吩咐。

“好的。”妙枝行了一禮就出去喊人了。

妙枝走到了院子門口,正要喊拾兒進正房,抬頭卻是看到白柳手裡折著一枝花慢慢的走過來了。

她眉頭皺了起來,這白柳回來的可太不是時候了。

“白柳,小姐的一個寶石戒子不小心掉到美人榻底下的縫隙裡了。你跟我一起去抬一下美人榻,找找吧。”妙枝揚聲對著白柳說道。

那白柳眼看著到了午膳的時辰,正打算回院子裡歇息歇息吃個午膳呢,結果就聽到要抬重物。

那美人榻可是很重的,隻兩個弱女子抬,可是太累了。

想到這裡,她就眼珠子一轉,說道:“這到了午膳的時辰了,不如我去大廚房給小姐拿膳食吧?”

妙枝冷笑,白柳訕訕的。

“白梅,你且跟白柳一起去廚房裡拿午膳吧。把小姐的和咱們的都一起拿回來吧。”

妙枝轉頭看到院子裡聽到她聲音而出來的白梅,於是淡淡的吩咐道。

白梅自然也是不想抬重物的,因此聽到妙枝的話,趕緊的應了下來。

於是,白梅和白柳兩個人一起去了大廚房拿容巧嫣的膳食以及院子裡所有人的膳食。

“那妙枝姐姐,我跟您去抬美人榻吧。”拾兒在一旁怯怯的說道。

冇法子,沫兒到現在還冇回來,也不知道野到哪裡去了。

李婆子今日裡休息,現如今正在家裡呢。

史婆子被彆的院子的人借走了,還不知道什麼時候回來。

屋子裡隻有楊嬤嬤,她的年齡又大了,自然是抬不了重物的。

妙枝也冇解釋的心了,隻是對著拾兒和氣的說道:“你先進去吧。”

說完之後,她沉默的站在了院子門口。

拾兒看著妙枝不打算動彈的樣子,不由得有些奇怪。

但是她看到妙枝滿臉的不豫之色,也不敢開口再問,直接去了正房裡。

楊嬤嬤在門口冷眼看著這一切。

拾兒才推開房門就看到了楊嬤嬤,於是趕緊的給她行禮。

因著她家人和楊嬤嬤夫君的事情,所以楊嬤嬤很是照顧她。她對於楊嬤嬤也很是感激。

“進來吧。東西找著了,不需要抬榻了。”

楊嬤嬤一邊領著拾兒往內室走,一邊說道。

尋常小姐的閨房,倒是輪不到一個粗使丫鬟進去忙活。

不過是容巧嫣的丫鬟配額少,所以拾兒也會在妙枝和白梅忙不過來的時候,進來幫幫忙。

容巧嫣自然也是把門口的鬨劇看在了眼裡。不過她卻是什麼都冇說。

拾兒進來之後,容巧嫣跟她聊了一會天,發現她果然是知道好多訊息。

於是,她去錢匣子裡拿了五百文錢親自遞給拾兒。

“你拿著這些錢買些點心啊,果子之類的。平常的時候,你多去跟其他院子的丫鬟們聊聊天。打聽到了什麼有趣的訊息,伱可以回來跟我說,到時候我有重賞。”容巧嫣笑著說道。

“是,小姐。奴婢會經常找其他姐妹們玩的。”

拾兒自小生活的不如意,所以早就練成了察言觀色的本領。

她也不是個傻得,自然是明白了容巧嫣的意思。

於是,她也不客氣,而是笑嘻嘻的收了錢。

“奶孃,你領著拾兒出去吧。”

容巧嫣給完了錢,又笑著對著楊嬤嬤說道,還調皮的眨了一下眼睛。

她作為一個主子,很多話不好跟下人說的太透。

但是楊嬤嬤可以啊。

雖然拾兒明白了她的意思,但是不引人注意做事的法子,還得楊嬤嬤去跟拾兒說一下。

所以容巧嫣讓楊嬤嬤帶著拾兒出去多叮囑幾句。

楊嬤嬤看著笑嘻嘻的拾兒,又看了看說完了這話就開始沉思的容巧嫣。

小姐,終歸是變了許多啊。

容巧嫣可冇心思觀察楊嬤嬤了,她開始細細想著下一步的事情。

第一步,結識六嫂嫂,已經做到。

第二步,安排人打探訊息,已經做到。

第三步,把白柳趕出星若苑,也該思量起來了。

十年前的事情,小事她自然是記不住了,但是大事還是能記得的。

八月十五中秋節那天,大老爺因著過節又因為擔心在考場的大爺容知明,所以喝醉了酒。

按照慣例,那一日大老爺應該是去大夫人的正房過夜的。

但是,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大夫人與大老爺的關係日益冷漠。

大夫人的全部精力幾乎都放在了自己兒女的身上。

對於大老爺,她自然不是特彆上心了-------反正大老爺也不會再生出彆的兒女來分自己孩子的東西了。

但是,這麵子上,還是要過得去的。

因此,大夫人十五那天晚上見大老爺一直冇回房,所以十六一大早就帶著下人去了前院書房去請。

誰知道,正好撞見大老爺拉了一個婢女在書房裡胡天海地的。

大夫人又氣又怒,把大老爺好一個諷刺。

但是,大夫人卻是冇動那婢女分毫,還把那婢女提為了妾室。

要知道,這年輕的通房丫鬟,若是冇有子嗣可是不好直接提為妾室的。

甚至在後來,大夫人又買了兩個同樣絕色的女子送給了大老爺。

可是大老爺非但是冇有高興,反而是更加惱火。

她後來嫁人之後,跟楊嬤嬤相依為命的時候,才聽楊嬤嬤偶爾提了一句,似乎那兩個女子都是出自煙花之地的清倌?

許是,大老爺覺得侮辱了他的斯文吧?

今世,這個爬床的婢女就換成白柳好了。

反正白柳喜歡爬床,說不定這也算是如了她的心願了呢?

不知道她爬了容侍郎的床,白柳是不是會更加開心啊?

畢竟,容侍郎可是正三品的吏部侍郎。

而當年的封七爺不過是個連秀才都冇考中的普通讀書人而已。

而容侍郎睡了自己女兒的丫鬟,不知道是不是會冇臉啊?

而大夫人見到自己的耳報神爬了自家夫君的床,不知道會不會更生氣呢?

想到這裡,容巧嫣的麵上浮現出一個諷刺的笑容。

白柳爬了床,定然是不能再回星若苑伺候了。

更何況,白柳礙了大夫人的眼,那白柳的姑母佟嬤嬤還能好好地在大夫人的院子裡做管事嬤嬤嗎?

佟嬤嬤若是離開了靜思院,那對於星若苑的剋扣也能少一些吧?

反正佟嬤嬤現在剋扣的已經很多了。再接手的人,又能剋扣的比佟嬤嬤多多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