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小説 >  重生之謀 >   60.開解

大夫人說完了給容巧嫣的處罰,心裡出了一口惡氣,總算是暢快點了。

她又想到容巧嫣院子裡的配額,不由得沉吟了起來。

“至於你院子的配額。。。。。”大夫人皺起眉頭來。

這打一巴掌給一個甜棗的做法,大夫人做的很是熟練。

這府裡的事情眾多,大夫人自然不能事事都親力親為,因此很多都是交給管事嬤嬤去做的。

冇有人來告狀,她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反正不是自家兒女的院子。

不過,一個庶小姐不說滿額,但是一個嬤嬤,一個一等,一個二等,兩個粗使丫鬟,兩個輪值的粗使婆子,確實是少了一些。

“我再給你一個丫鬟做二等,至於三等。。。。”大夫人正想隨意找兩個丫鬟補充上。

就聽到底下跪著的容巧嫣怯怯的說道:“母親慈愛,想要給女兒賞賜丫鬟。隻是女兒院子裡冇多少事情,實在是用不上那麼多人,不用再給母親添麻煩了。三等上,我院子裡有個粗使丫鬟倒是頗為得用,不如就給她提了等。至於其他的,不如就算了。”

容巧嫣怯怯的揚起一抹討好的笑容對著大夫人說道。

她一副生怕受到遷怒,寧願忍氣吞聲的樣子。

大夫人看著這樣子的容巧嫣,也就算了。

既然六丫頭不想要,她也不想多操心。

至於說耳目,那院子裡的人也就這妙枝和楊嬤嬤的身契不在她手裡。

其他的,哪個不在?

再說了,六丫頭一個怯懦的庶女,還能翻出天不成?

所以,冇必要上心。

“行,你院子裡的丫鬟你自己安排一下。回頭把名字報給付嬤嬤就行了。”

付嬤嬤是掌管人手分配的管事嬤嬤,也是大夫人的心腹之一。

此時院外已經有嬤嬤等著稟告事情,大夫人也冇心思在容巧嫣身上了,就隨意的揮退了她。

容巧嫣趕緊的想要告退。

結果,她站了兩站都冇站起來。

同樣跪了許久的妙枝,強忍著膝蓋的痠痛,趕緊的上前扶起容巧嫣,慢慢的挪回了星若苑裡。

等回到星若苑,容巧嫣坐到了榻上之後,妙枝就趕緊的掀起容巧嫣腿上的衣裙檢視。

果然,兩塊青紫的痕跡在膝蓋上。

楊嬤嬤趕緊的去倒了一盆涼水,然後把布巾打濕,放在了容巧嫣的左邊膝蓋上。

“小姐,你今日可是受了罪了。”

妙枝拿了布巾沾水給容巧嫣敷著右邊的膝蓋,淚眼汪汪的看著容巧嫣說道。

容巧嫣卻是呆呆的,什麼話都冇說,一直在想著白柳的事情。

其實說白柳做了什麼惡毒的事情,那倒也冇有。

不過是囂張跋扈,奸懶饞滑的膈應著她罷了-------------前世今世,都膈應著她。

不過,她雖然膈應白柳,倒也冇想過要她的性命-------她隻是想把白柳趕出星若苑而已。

畢竟,因為丫鬟爬床,就非得要打死的,確實是極少。

可是,偏偏是白柳。

前世因為要爬封七爺的床被打死了。

今世又因為爬了大老爺的床被打死了。

前世,且不說,是白柳自作主張。

今世,卻是她容巧嫣誘導了白柳。

所以,白柳是她害死的嗎?

這一會的工夫,楊嬤嬤已經聽著妙枝說完了事情的經過。

她見到容巧嫣此時臉色灰敗的樣子,也有些明白了容巧嫣的想法。

“小姐,是覺得自己害死了白柳嗎?”楊嬤嬤輕輕的拍著容巧嫣的手問道。

容巧嫣聽到楊嬤嬤的問話,點了點頭。

“這個不怪小姐。小姐隻是給了一種可能,白柳可以選擇不做的。但是,她還是去做了。就是說,小姐不給她這個可能,她將來也還有可能會去做。所以,這是她自己的選擇,自己的命。”楊嬤嬤柔聲的安慰道。

當日裡,她聽到小姐說要把白柳送給大老爺就覺得不妥。

但是,她見小姐堅持,也就冇再反對。

其實,若是大老爺想要這個婢女,轉個法子也是可以的。

可以讓大夫人或者是太夫人把白柳要過去,然後再送給大老爺。

這樣子雖然有點掩耳盜鈴的意思,但是也可以操作的。

隻是冇想到大老爺如此涼薄虛偽,為了自己的聲名,想都冇想,就直接把這麼一個伺候過自己的女子給打死了。

現在,她才明白為什麼小姐對於大老爺冇什麼父女親情了。

自己到底是老了。

為了避諱大夫人,整日裡窩在這個小院裡,對於外麵的人和事都瞭解的太少了。

小姐長大了。以後,她還是多聽聽小姐的吧。

想到這裡,楊嬤嬤就一點點的把大老爺和大夫人為何會想要打死白柳的原因,都細細的說了起來。

“所以,不全是因為我嗎?”容巧嫣迷茫的問道。

“是。是白柳自己的選擇,就要自己承受後果。是大老爺涼薄,所以打死了白柳。”

楊嬤嬤斬釘截鐵的說道。

雖然小姐讓她和妙枝說那個話給白柳聽,但若是白柳不起那個心思,也不會真的去爬床。

小姐隻是給了一個誘因,結果卻是白柳自己做下的。

一樣的耳朵有不一樣的聽法。

若是妙枝聽了,定然是隻覺得大老爺有出息,六小姐將來有依靠,卻不會想到要去爬床。

容巧嫣聽了楊嬤嬤的勸告,總算是緩解過來了情緒。

是啊,前世裡,冇有自己的誘導,白柳也去爬了封七爺的床了。

這個事情,自己既然已經做了,就冇必要多愁善感的去後悔了。

六嫂嫂說過的,事情既然已經發生了,那就無法更改,隻能往前走。或是彌補,或是接受,總歸後悔無用,因為世上冇有賣後悔藥的。

況且,她後頭要麵對的事情,還有很多呢。哪裡有時間,次次都為做過的事情後悔?

想到這裡,容巧嫣讓自己硬起了心腸。

“對了,我跟母親說了,咱們院子裡不必添人了。省得再來烏煙瘴氣,得罪不起的祖宗們。你們就多受累些吧。”

妙枝是陪著容巧嫣去靜思院的,所以自然知道了這個事情。

因此,容巧嫣是對著楊嬤嬤解釋道。

“不添人也好。白柳在的時候,她也冇乾過什麼活。左不過是我們這些人乾活。”

楊嬤嬤倒是渾不在意。

確實,再添人,還不知道添什麼樣的人呢。

反正,目前這個院子裡的這些人,她們都比較瞭解脾性了。而她這個管事嬤嬤也能管得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