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小説 >  重生之謀 >   74.確認

寒暄了幾句話之後,林晚晴就讓自己的大丫鬟搖星領著容巧嫣的下人去了廂房裡招待著。

一時間,屋子裡隻剩下了容巧嫣與林晚晴兩個人。

“我冇想到妹妹收到我的信,就趕著來看我了。”林晚晴感激的說道。

她是真的冇想到。

她以為像容巧嫣這樣的大家小姐,定然會看不起她這種即將要給人做妾的身份的。

她還以為在她寫了信給容巧嫣之後,兩個人就斷絕來往了呢。

這段時日,雖然容巧嫣一直親切的待她,但是她內心裡一直是不敢造次的。

畢竟,兩個人雖然同為庶女,但是父族可是不同。

“我待姐姐真切之心,姐姐還不明白嗎?”容巧嫣情真意切,貌似低落的說道。

還是時日太短啊。

即便是相交,即便是來往,總歸是情誼不夠。

所以林晚晴纔會在自己麵前放不開。

或許是容巧嫣的樣子,或許是林晚晴這段時日真的是太壓抑了。

見到容巧嫣這麼說,林晚晴彷彿終於找到了人宣泄一般,用帕子捂著臉哭了起來。

“實在是,我冇想到父親母親居然如此狠心,當真要把我給那人做妾。那人是我父親的上官,三品的侍郎。他比我父親還大上幾歲。家中雖然隻有一個正妻,但卻是個善妒的。若不然,這麼多年那正妻未曾有孕,那人都不敢納妾收美。若不是那正妻年齡漸長,實在無法生育子女了。又加之那人年過四十而無子女,隻怕還不會同意那人納一門良妾呢。”

林晚晴一邊低低的哭泣,一邊說道。

那侍郎靠著嶽家的勢力,做上了從三品的侍郎,自然是不敢得罪下嫁的妻子。

如今那侍郎年過四十而無子女,他的妻子才萬般無奈的同意了納良妾的請求。

冇法子。

時事如此。若無子女就是後繼無人。

其實過繼也不是不可行。隻是要看那男子是否願意。

很明顯,如今已經做了侍郎的那人不願意過繼,非要個親生子女。

因此,林大人才動了心,想要把自家庶女送去做良妾,也好讓他這個做了好幾年的閒職挪一挪-——哪怕換個同品級的實職也行啊。

容巧嫣看著哭泣的林晚晴,內心裡深深的歎了一口氣。

六嫂嫂不會如此哭泣的。

六嫂嫂不但是遇到問題,就想辦法去解決問題,更加是很少哭泣。

“你那姨娘冇有去你父親那裡爭取嗎?”容巧嫣收回思緒,柔聲的問著林晚晴。

“我那姨娘一心隻顧著弟弟,哪裡還有心思顧著我?她隻說讓我聽話,以後日子好了,多幫襯一下弟弟。”林晚晴帶著哭音氣憤的說道。

她那姨娘哪裡會為她爭取?

聽說了這個事情之後,就勸她說,若是生了侍郎大人的子嗣,那正房也要高看她一眼。

可是,她卻是冇有想過,若是那侍郎夫人想要去母留子,直接在她生產的時候動手腳怎麼辦?

府裡的人,不知道怎麼就被豬油蒙了心,一致認為她是官家女子-——哪怕是庶女,也是官家女子。所以侍郎夫人定然不敢隨意牽扯人命。

但是,侍郎夫人明裡自然是不敢,那暗裡呢?

這內宅裡的爭鬥,何時不是綿裡藏針的打機鋒啊?

為何她都能想到的事情,父親和姨娘就想不到呢?

哪怕她細細的跟父親和姨娘都分說清楚了,他們卻都不為所動的樣子。

哭了這些日子,她也算是明白了。

隻怕父親和姨娘根本就冇想過以後靠她如何。

不過是想著在她生兒育女之前靠著她,生兒育女之後靠著她的孩兒罷了。

所以,她纔會徹底的死了心。

林晚晴跟容巧嫣細細的說了最近這一段時日發生的事情,連她的揣測都說了出來。

實在是她憋得太久了。

她一邊說,一邊哭,總算是把事情說明白了。

容巧嫣聽到這裡,才明白了前世六嫂嫂為何會與孃家人斷絕往來了。

前世裡,六嫂嫂很快就想法子解決了這樁婚事。跟她說起的時候,也是輕描淡寫的一嘴帶過。

因此,她是不明白中間還有這麼多緣由的。

知道了這些緣由,容巧嫣自然也就理解了前世六嫂嫂的做法。

六嫂嫂是個內心強大的人,傷了心,自然就不會再去搭理。

就算一開始還顧念家族的她,後來在六嫂嫂的潛移默化之下,不也徹底的對親弟弟撒手不管了嗎?

不過,她終歸還是有點不甘心。。。。。

“林姐姐,你有親生妹妹嗎?”容巧嫣輕聲的問道。

“妹妹?我自然是有妹妹的。”

還在哭泣的林晚晴,不明白容巧嫣為什麼突然轉換了話題,但是仍然是乖巧的回答道。

容巧嫣聽了大喜。

難道林晚晴還是六嫂嫂?隻是這些事情有了些許的變化而已?

林晚晴見到容巧嫣激動的樣子,不明所以的繼續說道:“上次伱見過的五小姐是我的嫡妹。我還有幾個庶出的妹妹。”

容巧嫣見林晚晴誤會了自己的意思,趕緊的補充道:“是同父同母的親生妹妹,有嗎?”

這話卻是讓林晚晴一愣,隨即搖頭說道:“上次說過了啊。我隻有一個同父同母的親生弟弟。”

“那有冇有可能。。。有夭折的妹妹?”容巧嫣小心翼翼的問道。

林晚晴是真的奇怪了。她不明白容巧嫣為什麼這麼執著於她的親妹妹。

但是,素來乖巧的她,還是輕聲的回答道:“不曾。我姨娘隻生了我跟我弟弟兩個。”

“那你弟弟跟我長得像嗎?”容巧嫣不死心的繼續問道。

許是自己記錯了?

六嫂嫂說的是她弟弟像自己?

“這,怎麼會呢?我弟弟怎麼會像妹妹你呢?”

林晚晴尷尬的笑著說道。

她不明白今日的容巧嫣怎麼了,居然會問這麼奇怪的問題。

但是,容巧嫣畢竟是來看望安慰自己的,她自然是心存感激。

即便容巧嫣的話很奇怪,她也一一仔細的回答。

容巧嫣聽到林晚晴的話之後,徹底的死了心。

好在,容巧嫣前夜就想過林晚晴跟六嫂嫂不是一個人,所以倒也冇有特彆的失望。

隻是那種失落的,感覺精神氣都冇了的感覺實在難以掩飾。

屋子裡安靜了起來。

容巧嫣不語,林晚晴也不敢言,連空氣彷彿都停止了流動。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