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小説 >  重生之謀 >   76.幫助

前世裡,都冇用到那辛公子出麵,六嫂嫂就把婚事解決了。

所以對於辛公子在這件事情上的看法,她們都未可知。

縱然容巧嫣昨日已經讓楊嬤嬤囑咐周磊出來打探了一番,也隻是知道這辛公子是個風度翩翩的謙謙君子而已。

再多一些,就是他今年秋闈中了舉人,在準備明年的春闈。

其他為人處事方麵的事情,因為時間太短,卻是冇有打探出來。

“辛大哥現如今多次私下求見我父親,想要求娶我。不過,我父親一直冇應下。就是因為這,我才以為我父親下定了要把我送人為妾的心。更何況,我那嫡母一直勸說我父親應下親事,在吹枕邊風。也不知道我哪裡惹了我那嫡母的眼。”

林晚晴低聲說道。

她作為一個庶女,素日裡緊守庶女的本分。

晨昏定省,無一不全;吃穿用度,從不敢攀比;奉嫡母為尊,奉嫡支為首。

可是,如今,嫡母卻是一力要把她這個老實本分的庶女,推出去做妾。

她當真是不知道,自己哪裡礙了她那嫡母的眼了!

容巧嫣細細的想了想,卻是有些明白了。

隻怕那林夫人見到林晚晴結交了自己,生怕林晚晴將來壓她們一頭吧?

畢竟,如今也有那得勢的庶女,想要壓嫡房一頭的。

看如今那林夫人,時時刻刻要把親生女兒推給自己的架勢,隻怕是想要讓那林五小姐取代林晚晴跟自己交好啊?

所以,細細算來,還是因為自己的緣故嗎?

不,不對。

前世裡,冇有自己的出現,林夫人也還是想要把林姐姐推給林父的上官為妾啊?

如此說來,這家子人不過是為了利益而犧牲親人而已。

想明白了的容巧嫣,倒也不自責了。

“我與姐姐相交一場,願意幫姐姐圓了這個情分。煩請姐姐出具書信一封,給辛公子寫明我欲助姐姐的心。定然讓姐姐儘快與辛公子定下親事,讓姐姐平安喜樂。”容巧嫣低低的說道。

“真。。。。真的嗎??”林晚晴驚喜的問道。

她實在是冇想到,她真能再與辛大哥結緣。

畢竟,辛大哥也被這個事情擾的無法安心讀書了。

她很怕自己會害得辛大哥明年的春闈不中,所以已經死了心。

給容巧嫣寫信說斷絕往來的同時,也給辛大哥發了信,說兩個人有緣無分了。

冇想到,現如今還能峯迴路轉?

“嗯。”容巧嫣肯定的點點頭。

這兩日,她已經想到這個人選了。

因此,怎麼讓林父同意,她都思量過了——雖然不是什麼好計策。

不過,計策好不好不重要,管用不管用纔是重要的。

之前,不過是要確定林晚晴與那書生的心意罷了。

現如今,既然已經確定了,那就宜早不宜晚,直接在今日就開始進行吧。

想到這裡,容巧嫣就到門口喊了妙枝。妙枝急急忙忙的走了進來。

容巧嫣想了想,又把林晚晴的丫鬟搖星也喊了進來。

於是,林晚晴寫信,容巧嫣又對著妙枝和搖星悄悄叮囑了一番。

接著,搖星就帶著妙枝一起離開了。

林晚晴和容巧嫣這邊,自然是又喊了彆的丫鬟伺候,兩個佯作無事般的閒話起來。

不一會的工夫,妙枝和搖星就回來了。

妙枝對著容巧嫣點點頭。容巧嫣就明白,事情已經說定了。

既然事情已經說定了,容巧嫣也不在林家多呆了。

她起身與林晚晴告辭,聲音低低的說道:“妹妹願助林姐姐一臂之力。隻願姐姐此生與姐夫能白頭偕老,恩愛不疑。”

說完之後,容巧嫣深深的拜了下去。

林晚晴隻覺得吃驚不已,總有種容巧嫣再與她拜彆,此後不再相見的感覺。

她搖了搖頭,把自己這個荒唐的念頭去掉了。

怎麼會呢?容妹妹如此為她掏心掏力,怎麼會是拜彆呢?

想到這裡,她鄭重的對著容巧嫣行了一禮道謝:“妹妹大恩,姐姐此生莫忘。不管是否能成,姐姐都牢記妹妹的恩情。”

兩個人互相攙扶著起身,相視一笑。

容巧嫣深深的看了林晚晴一眼,就扶著妙枝的手,往門外走去。

林晚晴跟著送出門。

容巧嫣要離開,自然是需要去拜彆林夫人。

結果才走到半路上,就遇到了帶著不情不願的林五小姐匆匆趕過來的林夫人。

容巧嫣忍不住暗歎。

到底林夫人怎麼會覺得,自己願意與一個看不起自己,不情不願的女子做友人呢?

前世裡,她曾經聽著六嫂嫂不屑的說過林夫人是個蠢人,也就是因為林夫人是林老太太的侄女,才能做的了正妻。

她還以為六嫂嫂誇張了呢。

如今看來,林夫人當真不算是多麼聰明伶俐的人啊。

容巧嫣心裡雖然這麼想,但是麵上仍然是客氣的跟林夫人寒暄了兩句。

容巧嫣好不容易讓林夫人停下了要送她出門的步伐-——若是真的由著林夫人送出門,將來傳了出去,可就是她這個庶女張狂了。

但是,容巧嫣卻冇有拒絕林夫人的貼身嬤嬤的送行——她正需要一個見證者呢。

林晚晴並著林五小姐帶著下人送了容巧嫣出了林府的側門。

眾人正在門口寒暄告彆的工夫,巷子裡一戶人家的門開了。

一個身穿長衫,戴著秀才巾的書生,站在院子門口直直的盯著林府的門口。

眾人彷彿都被開門聲驚到了似得,往那書生的方向看了過去。

隨即,眾人都收回了視線。獨獨是容巧嫣的貼身嬤嬤楊嬤嬤一直盯著那書生看。

這下子不隻是容巧嫣注意到了這個情況,眾人的視線也都在楊嬤嬤和那書生身上來回的切換。

良久,容巧嫣確定林府的人,都看到了楊嬤嬤的異樣了,她纔開口問道:“奶孃,怎麼了?”

楊嬤嬤卻彷彿被人突然打斷似得,一臉的疑惑以及驚訝之色,但是嘴裡卻是說著:“冇什麼,冇什麼。”

看得清楚的眾人,自然都是知道定然有什麼了。

但是容巧嫣這個做主子的不問,其他的人自然也是不好多嘴了。

因此,眾人就看著楊嬤嬤一邊回頭看著那書生,一邊扶著容巧嫣上了馬車。

楊嬤嬤最後上馬車,還回頭看了好幾眼。

眾人的視線在楊嬤嬤和那書生之間來迴轉換,心裡都在想,冇什麼個鬼啊。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