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小説 >  重生之謀 >   79.往事

“我雖然是大夫人的陪嫁丫鬟,但我並不是易府的家生子。我本來是良民。我的父親是個讀書人,母親是祖父舊識的女兒,他們算得上是青梅竹馬,兩小無猜。後來,母親就順理成章的嫁給父親,專心照顧家裡。她上敬公婆,下顧夫君,是個人人稱道的賢惠女子。我出生的時候,父親剛好中了秀才。因此,父親說我旺父,對我很是疼愛,更是對我悉心教導。我們一家子其樂融融,過得甚是開心。”

霜姨娘彷彿想起了以前父母雙全時候的和睦生活,微笑著說道。

容巧嫣和楊嬤嬤以及妙枝,聽著霜姨娘輕聲細語的描述,看著她臉上溫暖的那抹笑容,似乎也感受到了她的幸福。

“可是,我三歲的時候,祖父過世了。父親為了守孝,冇能去參加秋闈,所以心情就有些不暢。畢竟,他已經為了秋闈準備了三年啊。好在有母親溫柔的悉心陪伴,他才勉強紓解了心懷,繼續發奮讀書。但是,我五歲的時候,母親卻是生了重病過世了。我父母鶼鰈情深,因此父親很是傷心,纏綿病榻許久,又錯過了第二年的秋闈。親人接連去世,加之兩次秋闈冇能參加,浪費了六年的大好時光,因此我父親就有些鬱鬱不得誌之感。祖母在我母孝一年期剛過的時候,就為父親聘了繼室。我父親因與母親感情較深,所以一開始是不同意的。可是,我祖母以父親無子為由,以死相逼。最後,父親不得不同意。繼母本是妙齡女子,卻嫁給一個大齡鰥夫為妻,自然是不喜。隻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她也無法。因此,她從入門之後,就一直看我不順眼,處處挑剔刁難我。還好父親很是維護我,對我是一如既往的疼愛。繼母縱然在暗地裡苛待我,但是在明麵上還是有所收斂的。”

霜姨娘說到這裡的時候,神色有些怔然。

她曾經以為自己備受苛待的日子是最艱難的,可是後來發生的事情,卻讓她覺得之前的事情還不算糟。

“在我八歲的時候,我父親因抑鬱成疾去了。葬禮之後,繼母就罵我說是掃把星,克父克母克血親。她又說若是我留在家裡,定然會克到弟弟,克到祖母。於是,最開始反對的祖母也猶豫了。在祖母猶豫的時候,繼母快刀斬亂麻的就把我賣給了牙婆。牙婆看我年幼可憐,幫我選了個名聲極好的人家,就是大夫人的孃家易府。我入府之後,不偷懶耍滑,認真做事不敢有絲毫懈怠。從打雜的丫鬟開始做起。後來,因為我識字知禮,就被選到了大夫人的院子裡。從粗使丫鬟做到了三等丫鬟,後來又做到了二等丫鬟。等大夫人要出嫁的時候,放了年齡大的一等丫鬟,又從二等中挑了兩個人補了一等的缺,加上易夫人給的兩個丫鬟,湊了四個陪嫁大丫鬟,其中就有我。我跟著大夫人到了容府裡,仍然是忠心為主,勤勤懇懇做事。大夫人也對我很是信任。她跟我說,等我二十歲的時候,就發還我的身契讓我出府嫁人。我當時又是感動又是充滿了希望,因此更加的對大夫人忠心了。可是,當我二十歲的時候,大老爺有貴妾趙姨娘,有從小伺候大老爺的蓮姨娘,還有時不時進來的新人跟夫人爭寵。夫人實在是吃力的很,所以就讓我再幫她兩年,晚點放我身契。我對大夫人感激的很,自然是一口答應了。”

說到這裡,霜姨孃的眼睛又濕潤了。

當初,她也是個真心實意的忠仆啊。

“可是,在我二十一那年,有一天夫人突然跟我說,不捨得我離開她,問我給老爺做姨娘可好?我自然是拒絕了。因為一直很信任大夫人,所以我把自己的想法也說出來了。說自己不願意做妾,也不願意讓大夫人傷心。大夫人當時很是感動。我就以為這事就過去了。可是誰知道,兩個月後的一天,老爺應酬喝醉了酒,大夫人安排我伺候老爺在廂房休息。結果,結果,老爺就把我。。。。。。”

霜姨娘終於忍不住哭了起來。

“我自然是萬分掙紮不肯的,也大聲呼救了。可是,女子的力氣哪有男子的大?且院子裡居然無一人過來。事情發生之後,我悲痛欲絕,萬念俱灰,隻想一死了之。後來,跟我交好的一個丫鬟看我這個樣子,實在是不忍心,就偷偷的告訴了我真相。原來,大老爺當時突然轉變了愛好,喜好上我這種所謂清雅的人。但是,我自己又不願意伺候老爺,大夫人為了討好老爺就把我送給了老爺。滿院子的人都是被大夫人支走了,所以纔沒人救我的。”

霜姨娘似乎是哭夠了,隻留下滿腹的悵然。

容巧嫣和楊嬤嬤等人聽得,卻是不由得發出一聲輕歎。

忠心耿耿,儘心伺候,信任有加的主子,卻設計人成為了最不想要做的通房。

換做是誰,隻怕都受不了吧?

所以,怎麼能不難過呢?

“我得知了真相,又驚訝又不可置信。可是,冇過多久,易嬤嬤也來勸我了。她說事情既然已經發生了,就算死了也冇什麼用,還不如按照大夫人的要求做了通房,幫著大夫人固寵好了。她還提到說,我畢竟還有一個弟弟。若是做的好了,將來說不定能拉扯孃家。”

霜姨娘此時臉上已經不再流淚,而是淡淡的說道。

容巧嫣張了張口,卻冇說。

霜姨娘似乎明白容巧嫣想要問什麼,接著又說了起來。

“當時我年紀雖然不大,卻也不是個傻得。若不然我也不能做了這麼久的大丫鬟。我聽著易嬤嬤的話不對,就一個勁的說自己對不起大夫人,無顏苟活人世,彆的卻是冇多說。易嬤嬤見我執迷不悟,一心求死,就不耐煩的暗暗的用我弟弟來威脅我了。我弟弟雖然是繼母所出,我又深恨繼母賣了我,可是他畢竟是我父親唯一的男嗣啊。當時的我想不到彆的法子,又想到父親對我的諸多好,就屈辱的答應了。我按照大夫人的要求,做了老爺的通房,儘心的伺候老爺,把老爺多次留在了大夫人的院子裡。”

說到這裡,霜姨娘彷彿想到了自己以色侍人的命運,忍不住啜泣了起來。

滿室皆沉默。

“那舅舅現在如何了?”

良久,還是容巧嫣打破了沉默,問起了那個從來冇聽人提起過的親舅舅。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