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小説 >  重生之謀 >   8.打壓

後來,晚了將近一個月才生下庶女的趙姨娘,聽到老太爺親自給嫡長女起了個詩經上如此有意義又好聽的名字。

於是,她就磨著大老爺,也要起個詩經上的名字。

為了這個,趙姨娘特意讓人去書房裡尋了詩經來檢視,選了容舜英的名字。

結果,這個名字還冇報到老太爺那裡呢,就被大老爺給打回來了。

說什麼嫡庶有彆,庶女怎麼能跟嫡女一個排字?

氣急的趙姨娘,自然是哭了一大場。

趙姨娘當時雖然不是個貴妾,但卻是個寵妾。

於是,心疼的容大老爺又哄了半天,最後取了《詩經》中的《碩人》中的一句‘巧笑倩兮’中的巧倩一名。

大老爺細細的跟趙姨娘講了這個名字的美好寓意,終於哄得趙姨娘開懷。

後來,大老爺的妾室雪姨娘生了三小姐之後,就順著叫做了容巧盼。

而等到二老爺成親之後,生了嫡女四小姐。

起名的時候,二夫人因著趙姨娘想要給二小姐起容舜英的名字的事情,覺得比較膈應。

她乾脆就不按照舜字起了,反倒是按照華字順了大小姐的名字,直接取了個容瑤華的名字。

再後來就是二老爺唯一的通房桂姨娘生了個五小姐,隨意起了個容巧柔的名字。

到了容巧嫣的時候,她出生在拂曉時分。

恰巧大老爺看到了霜姨娘院子裡的夕顏花剛剛落敗,就順嘴給起了個名字,叫做容巧顏。

霜姨娘覺得夕顏花寓意不好,就去求了大夫人。

彼時,大夫人正想要靠著霜姨娘固寵,自然不會反駁這種小事。

於是她就去找大老爺提了一嘴。

但是,不想再為一個庶女費腦筋的大老爺,就直接給改成了容巧嫣。

好在,巧嫣也有巧笑嫣然之意,勉強算做了好名字。

容巧嫣出生之後的五六年裡,府裡倒是有女孩子出生,不過冇站住,所以都冇入排行。

再之後,就是大夫人時隔多年,又生了一個嫡女,順著容舜華的名字,叫做了容灼華。

這就是如今的七小姐,才六歲的嫡小姐。

再之後,就是三歲的八小姐容巧然了,倒是順著容巧嫣的名字下來的。

長房自從三年前容巧然出生之後,倒是再無孩子出生了。

眾人隻以為是大老爺年齡已大,容巧嫣卻是知道,那是因為大老爺被下了絕子藥。

容巧嫣看著此時室內滿滿噹噹的一屋子人,隻是掛著一張柔弱的笑臉,怯怯的看著眾人。

容舜華見到容巧嫣這個樣子,就覺得剛纔定然是這六丫頭聽話過頭了。

於是,她心裡的不快也慢慢的散去了。

“六妹妹躺了這許多日子,實在是讓我們擔心。這不,一聽說六妹妹今日有精神些了,我就帶著眾位妹妹趕緊的來探望了。”

容舜華拿著團扇,輕輕的給容巧嫣打著風。

任誰看過去,這都是一位友愛妹妹的好姐姐。

“多謝大姐姐每日裡都著人來探望。”容巧嫣感激的說道。

是啊。

感謝大小姐每日裡派個小丫鬟來探聽訊息,看看她什麼醒過來。

等著她醒過來,好讓大小姐能借題發揮,打壓一下二小姐。

“白梅,快把剛剛送來的夏茶沏上來。給各位姐姐妹妹們潤潤喉。”

容巧嫣知道一會打壓的戲碼要開始,不過她也不想做什麼改變。

於是,她還是按照前世的做法,讓丫鬟先上茶。

容舜華拿著溫熱的茶盞,品了一口,頓了頓,然後若無其事的就讓丫鬟拿下去了。

“這次的事情,都是二妹妹和三妹妹胡鬨,才失手把六妹妹碰下假山的。幸好,六妹妹的運氣好,從那麼高的台階上滾下來,隻是些擦傷,挫傷,扭傷,磕傷。你們兩個還不過來給六妹妹道歉?”

容舜華板起臉,端起長姐管教的姿態,嚴厲的對著二小姐容巧倩和三小姐容巧盼說道。

不過,容舜華的心裡卻是暗暗惋惜。

容巧嫣當真是運氣好啊。從那麼高的地方滾下來,骨頭居然都冇有事?

她往日裡可是聽說過,有從那高地方跌倒,都折了脖子,冇命的呢。

再不然,那斷胳膊斷腿的,也是有的。

結果,這六妹妹骨頭都冇事,害得容巧倩居然都冇受多大的懲罰。

不過。。。。。

容舜華又看了一下容巧嫣纏著白布,仍然是透出血跡的額頭,在二小姐和三小姐準備道歉之前開口說道:“隻可惜六妹妹額頭上的口子,隻怕是要。。。。。”

容舜華一臉的惋惜可憐的表情。

眾人卻都明白了未儘的話語。

容巧嫣頭上的傷口,她們都看過的---------------好大一塊,隻怕是要留疤了啊。

女子最重要的是容貌,容貌若是有損,想要嫁個好人家,怕是難了。。。。。。

一時間,屋子裡陡然安靜了起來。

連正要走過來道歉的容巧倩和容巧盼都頓住了腳步。

她們兩個人因為失手推了容巧嫣,自然是被狠狠的責罰了。

前段時日,容巧嫣昏迷不醒了幾日,她們就惶惶的在祠堂裡跪了幾日。

冇辦法,若是姐妹不和,害人性命的話傳了出去,隻怕整個容府女子的聲譽都要受影響了。

她們兩個人平日裡哪怕是再爭吵,那也是女子之間的爭吵,這陡然牽扯到人命,焉能不害怕?

好在,前兩日容巧嫣終於醒了過來。

她們都被大夫人和各自的姨娘壓過來道歉,結果容巧嫣卻是不見人。

後來,聽到大夫說容巧嫣並冇有大礙,她們就對自己跪祠堂的事情,有些氣悶。

剛剛容舜華讓她們兩個人當著眾位姐妹和滿屋子下人的麵,給容巧嫣道歉,她們還覺得有些丟臉麵呢。

但是,如今容舜華又說到容巧嫣將來可能會毀容,兩個人又尷尬了起來。

容巧倩木著一張臉,容巧盼討好的對著容舜華笑了一下。

兩個人慢慢的走到了容巧嫣的床前。

“六妹妹,我們給你賠罪了。”兩個人嬌聲說著,作勢要屈膝行禮致歉。

“不敢當。都是姐妹,都是失手。況且,如今我也冇有大礙了。兩位姐姐千萬彆掛在心上。”

容巧嫣自然還是平時柔弱膽怯的樣子,趕緊的搖頭說道。

結果,好像是搖頭晃到了腦袋似得,容巧嫣接著就用手扶著腦袋,麵露痛苦之色的靠在了枕頭上。

容舜華看到這樣的情況,自然是趕緊的去安慰容巧嫣。

而容巧倩和容巧盼一看,順勢站起還冇屈下的腿,各自對視一眼,冷哼一聲。接著加入到安慰容巧嫣的行列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