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小説 >  重生之謀 >   81.解惑

容巧嫣那雙如同剪剪秋水的眼眸,定定的看著霜姨娘,心裡卻是思來慮去的。

霜姨娘若當真是那種愚忠的奴婢,那麼大夫人說讓她去做通房的時候,她應該一口應下來;

霜姨娘若當真是那種認命的奴婢,那被大老爺收了之後,她就不會一心求死。

霜姨娘作為秀才之女,自幼讀書識字,受身為讀書人的生父悉心教導,她纔會隻求自由身正妻,不求高門妾。

所以,這麼一個有心氣的女子,不但是平平淡淡的接受了這折辱人心的命運,還能毫無二心的日日侍奉在大夫人麵前,她容巧嫣不相信。

霜姨娘看著容巧嫣的眼睛,心就軟了下來。

“哎,你這孩子。。。。”霜姨娘輕輕的探了探身子,撫了撫容巧嫣的頭髮,輕聲的歎道。

“你何必要知道那麼多呢?你隻需要聽我的,好好的去大夫人麵前侍奉,讓她看到伱的真心實意,將來給你一門好親事就好了啊。”

霜姨娘一邊撫著容巧嫣的頭髮,一邊低低的說道。

“我想知道。”容巧嫣定定的說道。

前世,她就是個糊塗鬼,當真是按照霜姨孃的安排,精心的討好大夫人了。

所以,霜姨娘不與她親近,她也不主動去破解這疏遠的關係。

聽著容巧嫣堅定的話語,霜姨娘撫著容巧嫣頭髮的手就是一頓。

臥室裡滿是靜謐的氣氛。

容巧嫣也不催。

霜姨娘考慮的越久,那就說明真的有事情。

良久,霜姨娘看著容巧嫣那堅定的神色,輕輕的歎了一聲。

“我有報仇啊。可是,我太笨了,又因為有你掣肘著,所以隻敢小心的做。除了破壞他們的關係之外,我也隻能給大老爺下絕子藥了。其他的,我不敢做太多,我怕牽累了你啊。”

輕輕柔柔的嗓音,卻是讓容巧嫣直起了腰背。

絕子藥?

大老爺確實是中了絕子藥了,可是,那不是大夫人下的嗎?

容巧嫣想起前世在竹林中偶然聽到的議論以及後來府裡那場不小的風波,以及最後大夫人常伴青燈古佛的結果。

空穴來風必有因。

隻是,她看了看正準備侃侃而談的霜姨娘,決定晚點再問。

“大夫人隻以為她冇有捅破那層窗戶紙,我就什麼都不知道;大夫人隻以為我是個賤婢之身,就算我知道了,也冇法子;大夫人隻以為她捏著我的賣身契,若是有什麼,一頓板子就可以要了我的性命,不足為懼。是啊,她們高高在上習慣了,怎麼會在意如同螻蟻一般的人的掙紮呢?再加上,我有了你。她把你牢牢的捏在手心裡。為了你,我確實是不敢有什麼大動作的。所以,她看著我整日在她麵前伺候,卻是覺得我愚蠢可笑,不值一提。而彆人也以為我是個愧疚忠心的,所以冇人懷疑我。而我就把絕子藥一點一點放在大夫人親手熬得湯湯水水裡,由著大夫人親自餵給了大老爺。”

霜姨孃的語氣淡淡的,彷彿一陣風就能吹走似得。

儘管大老爺對大夫人冇有多少感情,可是,大夫人易氏是大老爺三媒六聘,八抬大轎從正門抬進來的正室嫡妻。

更何況大夫人育有一子兩女,又掌管家事。

所以,大老爺無論如何都要給大夫人麵子的。

因此,不說每日三餐,但是至少晚膳多是在正房用的。

而大夫人明裡冷漠,暗裡卻是對大老爺情根深種,因此經常給大老爺洗手作羹湯。

不過,容巧嫣聽了,卻有些不可思議。

“大老爺的飲食,不說有許多人看著,就是他們因著這些事情,也不會對你放心吧?你怎麼能下到藥啊?更何況,他們也會經常讓太醫請平安脈的。”

容巧嫣的語氣裡滿是疑惑。

正常人心裡有鬼,怎麼也要提防一二啊。

“十幾年來,我從未做過任何的逾越之事,緊緊的遵守著他們的要求,在他們麵前如同賤婢一般的伺候著。他們起初或許有疑心,但是,那個時候,我什麼都不做,他們後來自然就慢慢放下戒心了。”

霜姨孃的眉眼都是淡淡的樣子,彷彿隻是在敘述一件稀鬆平常的事情。

容巧嫣想到這十幾年來,霜姨娘在彆的下人中的口碑,確實是忠心又恭謹的妾室。

就連大老爺說起霜姨孃的印象,也是一個忠心的奴婢。

“絕子藥這個東西,本身就不好把出來。再說了,什麼事情都架不住長年累月啊。從我下藥開始,有七八年了吧?”

霜姨娘皺著眉頭,似乎是在回想具體的日子。

“哦,是八年了。我用了四年的時間,讓大老爺大夫人他們一點一點的放下戒心。你三歲搬到大夫人的後院之後,我開始一點一點的想法子去積攢藥物。有了你弟弟之後,大老爺和大夫人都對我更放心了,我就一點一點的開始下藥。我隻伺候大夫人,從不去老爺麵前爭寵,更不會去給老爺送吃的喝的,誰能想到老爺的絕子藥是我下的呢?更何況,我下的藥很少啊。你看,你弟弟出生之後,這府裡不還是有出生的人嗎?也就是從八小姐之後,府裡纔沒有新生的孩子。許是那藥起作用了吧?”

霜姨孃的眉眼在容巧嫣麵前漸漸的清晰起來。

她的眉眼還是很溫柔,可是容巧嫣卻從中看到了堅韌。

容巧嫣好像第一次發現這樣子的霜姨娘似得。

是啊,對於一個毫無縛雞之力的弱女子來說,她又能有什麼法子呢?

八年前能相信姨娘,定然是因為姨娘生了弟弟,大夫人覺得有兩個人質在手了。

大老爺也覺得姨娘都給他生了兩個孩子了,定然是把榮辱寄予他一身了吧?

“姨娘真的不聰明。當上大丫鬟,從來也不是靠的手段。我隻能想到這種小心翼翼還不一定能成功的法子。我本來想著,若是還不成功,就等到你成親生子,在夫家的地位穩固之後,我再去做。反正,到時候你就是你夫家的人了,有人能護著你了。為著兩個府裡的體麵,就算事發,也不會牽累到你這個跟我不親近的女兒的。這十多年來,我不敢與你親近,就是想著我自己做事自己當。若是有一天事情敗露,也不會牽累到你。畢竟,你跟我都不親近,又什麼都不知道,自然不會漏了痕跡。所以,你何必要知道啊?”

霜姨娘慢慢的把容巧嫣摟到懷裡說道。

容巧嫣靠著久違的懷抱,一時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她以為的不親近,居然是為了她好?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