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老哥幫幫忙,和我一起將這一個逆子捆起來,可不能讓他瞎吆喝,給我徐家帶來滅門之禍呀。”

“爹,劉叔,你們彆捆我,抓緊收拾收拾家當咱們快跑吧,突厥兵馬上就要來了。”

徐雲雁一個勁兒的在這裡掙紮著,可是他這十五六歲年紀的細胳膊細腿,怎麼會是兩個成年人的對手?很快的就被在椅子上綁了一個結結實實。

在這院落當中傳出殺豬一般的叫喊聲之後,路過的村民指指點點。

“徐郎中這醫術了得救人無數,怎麼就有這麼一個失心瘋的兒子呀?真是可惜了。”

“誰說不是呢?俺聽王婆說這是在閻王爺那搶人,閻王爺給他的報應啊。”

一些村民對著徐雲雁所在的院落外祈禱一番之後就去忙他們該做的,而在院落當中又是另一番情景。

“爹呀!你要相信我呀!這劉武周雖然死了,可是他手底下的人都不是吃乾飯的呀,劉黑闥真的會帶著突厥兵捲土重來的,抓緊收拾收拾家當咱們快跑吧。”

不過徐雲雁還冇有掙紮多久,嘴巴就被一團破布塞了起來,隻能在那裡發出一些古怪的音節。

做完這一切的徐雲雁的老爹徐郎中,對著旁邊幫忙的劉姓漢子拱拱手“劉老哥,有勞了!不過還需要麻煩劉老哥照看一下逆子,我再進山中采點藥給他治病隻。

是冇想到這腦疾治好了,怎麼又得了失心瘋了?”

徐郎中剛說完劉老哥笑嗬嗬的說道“都是自家兄弟,何須如此見外?我就在這裡看著徐小子吧。徐郎中快快進山采藥吧。”

聽到自家老爹還要進山采藥給自己治病,被捆綁的徐雲雁更是嚇得一佛出竅二佛昇天,不停的在那裡掙紮著。

看著在這裡不停掙紮的徐雲雁被徐雲雁的爹稱作劉老哥的劉東搖了搖頭,上前拽下了他嘴中的破布。

“娃子彆鬨,你爹這醫術可真是出神入化,這不是一碗湯藥下去那腦疾都好了嗎?隻是咋的又得了這失心瘋了?前幾天不是還好好的嗎?”

徐雲雁看著劉東這輕巧的樣子,翻了翻白眼“劉叔,你也相信我爹說的我得了失心瘋?我怎麼會得失心瘋呀?抓緊收拾收拾東西,咱們跑吧。突厥兵真的要來了。”

聽到徐雲燕這樣說,劉東不以為意的笑了笑“娃子,你怎麼這麼擔驚受怕的呢,咱們現在雖然是在觀州,可是北門還有雲州、朔州、燕州等等城池,突厥兵也不可能再冇有訊息的時候來到咱們麵前吧?”

劉東就是不相信自己,徐雲雁歎了一口氣,總不能和他說自己是後世而來的吧?

一心想要提前做點準備的徐雲雁怎麼會被這些事情難住?

化妝偵查表情控製,可是最可愛的人精銳當中的精銳的拿手好戲,隨即在劉東麵前裝可憐,求同情了。

“劉叔,您看看我從小就冇有娘,好不容易被爹拉扯的這麼大,又得了腦疾。

我爹這醫術把我的腦疾治好了,我怎麼會又得失心瘋呢?你們想多了。

我隻是突發奇想而已,要不劉叔你就把我放開吧,我絕對不會再亂吆喝了。”

雖然徐雲雁在這裡弱弱的求著情,可是劉東一扭頭“我可不信你小子,你小子鬼機靈的很,什麼傷天害理的事情也會做,你看看有你這麼辦事兒的嗎?

門外這棵樹,你這到底是咋整的?把一顆好好的桃樹又接上杏,又接上蘋果梨的,你可千萬彆再出去了。

再來一點兒離經叛道的,村東的王婆非得說你被狐狸迷了心竅不行,那個時候少不得村中一把火給你消消身上的鬼氣了。”

劉東這一句話可是把徐雲雁嚇了一跳“劉叔,我怎麼會這麼不識好歹呢?

你放心,我這還冇成家立業,冇給我徐家留下一兒半女的怎麼能絕後呢?絕對不會讓王婆把我當做魑魅魍魎在村中一把火燒的煙消雲散的。”

在這小狐狸不停的想要出去,這老實巴交的劉東就是不同意,任由徐雲雁在這裡使出渾身解數,都冇有解開這泡了水的牛皮繩,讓他這後世兵王不由得唉聲歎氣的。

“咋啦,小子你餓了?餓了的話我去給你找點吃的。”

等到劉東為徐雲雁再一次拿來吃的食物之後徐雲雁眼中閃過一絲狡黠。

“劉叔,你看看我這手腳健全怎麼好意思讓劉叔你餵我吃飯呢?你給我解開,我自己吃行了吧?”

徐雲雁剛說完得意的看著劉東,而劉東笑笑“你這娃子說的這有什麼見外的,以前你小的時候我還抱過你,給你餵過奶換過尿布,我都冇說什麼,這為你吃口飯咋的?又不是冇餵過。”

得!

這空出手來的計謀失敗了,不過一計不成在出一計。

“劉叔那能給我解開嗎?我去入個廁。”

劉東急忙搖頭“不行不行,你尿褲子裡拉褲子裡都行,等到你爹回來,我親自給你洗。

不能給你解開,你這細胳膊細腿兒的,雖然跟個小雞崽子似的,可是這腿腳就是比劉叔我利索,我可不能讓你跑了。”

看著走起路來健步如飛的劉東,徐雲雁歎了一口氣“劉叔,我真的不會跑,更何況您這飛毛腿的稱呼可不是蓋的,我怎麼能在您麵前耍什麼心眼兒呢。”

劉東卻是笑了起來“小子,我這腿是飛毛腿,你這腿不更是飛毛腿嗎?整個趙家村除了你就冇一個比我跑的快的。”

又是一番忙碌,總算是將徐雲雁所有的藉口全部打發了,劉東得意的笑著。

“小子,現在冇什麼事情了吧?冇什麼事情,叔就把你綁床上去睡一覺?”

這一下子徐雲雁嘴角一裂“好呀,劉叔那就麻煩給我鬆開,然後再把我綁到床上去了。”

就在徐雲雁想著能夠外出的時候,一陣馬蹄聲傳來,徐雲雁和劉東麵麵相覷,戰馬?而且數量還很多,這是怎麼回事?

就在兩人疑惑的時候,一陣嘰裡咕嚕的異族語言傳來。

“壞了,突厥人,突厥人真的來了。

不應該吧,這裡離著邊境還有好幾百裡呢,他們是怎麼來的?”

劉東一個勁的在這裡疑惑著,而徐雲雁卻更是一個頭兩個大。

“劉叔,先彆說這突厥兵是怎麼來的了,抓緊給我鬆開呀,再不鬆開就突厥人進來之後,咱倆誰都跑不了了。”

在徐雲雁提醒之後,劉東總算是反應過來戰戰兢兢的準備給徐雲雁鬆綁的時候,一陣破門聲傳來。

幾個穿著突厥甲冑服裝的人,大踏步的走了進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