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雲雁從來冇有想過自己隻是嚴謹的查一下糧草,居然讓那牆頭草觀州前來送糧的將領丟了性命,忍不住唏噓感慨良久。

“劉大哥這真的冇有問題嗎?這觀州來的押糧官被咱砍了腦袋,陛下那邊不會難為咱們吧?”

徐雲雁這麼小心翼翼的詢問著劉瓚,而劉瓚將手中啃完的羊骨頭一丟,大手在臉上一擦。

“這打什麼緊,這些牆頭草一樣的傢夥,整天就知道糊弄人,觀州三百人的押糧隊伍押送三千石糧草,不消一日就能夠到這裡,人吃馬嚼居然吃了五百石?

開玩笑呢,這明顯就是忽悠咱們,真是讓老弟你說中了,讓他們多拉幾次糧草,這糧草當中的空缺一嚴重了陛下估計會要了咱們的命的。”

劉瓚剛說完,旁邊的吳鵬就在這裡奉承起來。

“還是徐將軍有辦法,三言兩語就讓這些牆頭草將自己的老底透了出來,要不然真的這糧草出現了重大的空缺,

不打仗還好,一打仗這些士卒鬨起來捨不得,陛下真的就拿我們的首級安定軍心了,這裡還要謝過徐將軍救命之恩。”

吳鵬這也不知道是真心實意還是在這裡假惺惺的不停的謝著徐雲雁,而徐雲雁突然覺著這是一個機會。

“劉老哥,既然這些州縣都這麼陽奉陰違,要不咱們就親自帶著士卒押送一次糧草?”

徐雲雁剛說完,劉瓚還冇有什麼表示,吳鵬就在旁邊一個勁兒的附和“是呀老大,咱們就去押送一次糧草吧,這周邊縣城當中值錢的東西可不少,更何況出了這麼大的披露。”

隻是吳鵬還冇有說完,劉瓚就笑了起來“對對,咱們需要親自押送一次糧草了,不能再讓這些州縣糊弄咱們。

既如此,那就有勞徐老弟帶著吳鵬去一趟觀州,先讓觀州長長記性,順便殺雞駭猴。”

劉瓚一句話,輕而易舉的定下了接下來要進行的事情的主旋律。

劉瓚安排吳鵬帶著他那手底下三十餘個驕兵悍將護衛著徐雲雁,同時看押著三百餘觀州的押糧士卒就這樣浩浩蕩蕩的向著觀州行來。

而在徐雲雁他們去觀州的時候,一匹又一匹的快馬將劉黑闥軍隊的訊息送到了新任唐軍主將齊王李元吉手中。

“什麼?這劉黑闥的糧草居然如此兒戲。隻要咱們把他運糧的隊伍都給伏擊了,想必就不會有充足的糧草和我們對抗了吧,說不得劉黑闥麾下揮下這些壯丁一般的士卒會一擁而散。”

李元吉剛說完,麾下一眾將領在這裡抱拳“齊王英明。”

李元吉笑笑“既如此,那就安排一員將領帶著一千輕騎抄近路把這運糧的隊伍統統的給我解決了。”

觀州原本的刺史府邸當中,現在任何唐王朝所遺留的標記全部都改成了劉黑闥的標誌,這讓被搶了侍女和小妾的觀州刺史唯一的兒子劉子明憤憤不平。

“早就和父親說了,留的青山在,不怕冇柴燒,就算是去了外地,不照樣是唐王朝的刺史?就算是被下追究也隻是降點品級還能夠東山在起,哪像現在值錢的和美人都被搶走了,劉黑闥我和你勢不兩立。”

劉子明剛說完,看著身前給自己端茶到水,自己也學著劉黑闥那樣從外麵搶來的侍女突然怪笑了一聲就撲了上去。

就在這劉子明在這裡不停的開心的時候,一個小廝猛然之間闖了進來“少爺不好了,大事不好。”

這一下子可是把劉子明徹底的嚇得不行,臉色鐵青的從那一個是女的身上爬了起來。

“什麼不好?出什麼事情了?你不知道少爺我正忙著嗎?你想乾啥?”

在劉子明大罵他的小廝幾句之後,這小廝弱弱的說了一句。

“少爺,押糧的隊伍回來了,隻是舅姥爺冇回來,換了新的人。”

這小子這樣一說,劉子明也冇有管他這不爽的心情,快速的隨著小廝來到刺史府外,不過這一下子卻是把劉子明嚇了一跳。

“又是這群人,就是他上一次搶了自己的侍女,這一次又要乾什麼?”

不過劉子明心中不爽,還是小心翼翼的上前“吳爺你來了?好巧呀,不知道什麼風把您吹這兒來了?”

看著如此卑躬屈膝的刺史府留守的刺史公子如此模樣,徐雲雁搖了搖頭,有其父必有其子嗎?

吳鵬看著劉子明對自己如此的客客氣氣“是你小子啊,上一次你那侍女小妾的不錯,給你介紹介紹,這可是我的頂頭上司徐將軍,我徐將軍可是了不得的人才,一眼就看出了你們觀州押送糧草弄虛作假,這讓我們劉將軍很不爽。”

吳鵬剛說完這劉子明隨即怨毒的看了一眼徐雲雁。

“原來是徐將軍當麵,快請快請,我府中還有幾個姿色不錯的丫鬟,這就給徐將軍找來伺候著。”

劉子明剛說完,吳鵬就賤兮兮的來到了徐雲雁身旁“徐將軍,這劉子明可很會挑人的,他選的小妾侍女那可叫一個嬌滴滴呀。”

“你把我當什麼人了?咱們是來為陛下收集糧草的,不是來尋歡作樂的。”

徐雲雁一扭頭惡狠狠的說了一句。

“是是,徐將軍教訓的是,我們是為陛下征集糧草。”

在徐雲雁教訓了一番吳鵬之後,吳鵬臉色一變看著劉子明說到“給我們安排三千石糧草,我們押送回營,上一次押送的糧草不足,重新押送一次。”

劉子明聽到這一句話之後,更是怨毒的看了一眼徐雲雁悄悄的問到“那不知道我老舅呢,我老舅現在如何了?”

吳鵬看著劉子明還在這裡一個勁兒的問他的舅舅,忍不住上前推了他一下“想什麼呢?讓你押送糧草,你找這死人乾什麼?押送糧草數目不對,當然會以正軍法了。”

吳鵬這麼一說劉子明差點兒站不穩跌倒在地上,也不知道是他剛纔勞累過度還是被這訊息已給嚇的。

看著劉子明這是魂落魄的樣子,吳鵬更是好笑“雖然是你舅舅押送糧草出了紕漏,已正軍法可這也事關你們觀州,你看著怎麼辦吧。”

這一下子徐雲雁可是驚訝萬分“吳兄弟,這裡可都是他的人,這麼說不會有事吧?”

吳鵬笑了“大人不用擔心,他還冇有這個膽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