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雲雁和月兒梅靜靜與趙氏母子五人來到門口,這一下子站在門口的正在這裡對峙的兩方都有點兒不明所以。

牛氏兩兄弟退後一步讓出一條路,讓他們走到門口,而那地皮段坤和鹽城縣尉家的崔公子卻是神采飛揚。

“怎麼小子,你想清楚了要把這些人交出來了?早知如此,何必當初呢?早把他們交出來就冇有這些麻煩了。”

縣尉架的崔公子說完之後,徐雲雁冷笑一聲“你不要太把自己當回事兒了,縣尉九品官,你以為就能在我麵前猖狂了嗎?現在給你一個機會回去把你老子找來,讓他先給我遞上拜帖,咱們好好談談這個事兒怎麼解決。”

這公子一聽到徐雲雁如此挑釁自己,剛要上前和他拚命,而那一個劉裡正還算是有點見識,急忙拉住了他。

“公子靜觀其變,這人好像不對,知道下官拜見上官才使用拜帖,他居然讓咱們給他遞上拜帖,難道他也是一個當官家的公子,不然不會如此有恃無恐。”

這劉裡正如此一提,縣尉家的崔公子冷哼一聲向後退了一步“小子,我看看你到底有什麼樣的靠山,在這鹽城縣我可不記得有什麼大人物是姓徐的。”

徐雲雁對於縣尉公子這麼說也冇有在意,扭頭看向那些地痞“你們居然敢來我府上搶人做好了被我收拾的打算了嗎?”

徐雲雁說完之後一指趙二狗“你做的好事!居然還如此喪心病狂的來我這裡搶人,忘了你曾經說的什麼了嗎?”

這趙大狗被徐雲雁一指,有點兒不好意思,不過還是在那裡咬著牙硬撐著“你居然搶我妹妹,把她關在這裡,我外甥也被你搶過來了,你想乾什麼?

現在我就要帶他們報官,報官之後來解決你,你有點自知之明的話快點兒把我妹妹放出來,我就既往不咎。”

“冇有想到你居然是這樣的人。”徐雲雁冷哼一聲“既然是這樣的人不講道義,那也就不要怪本公子不和你們講理了。”

徐雲雁說完這段坤上前一步插了一句嘴“彆在這裡裝神弄鬼的了,你是什麼來路?我們能不清楚?一個走四方的商戶而已,你難道還能夠翻起浪花來不成?”

聽到這些地痞惡霸如此一說,徐雲雁直接笑了起來。

“有意思,你們是從哪裡獲得的本官的身份資訊的?還走四方的商戶?你們也太小看本官了吧?”

徐雲雁現在張口閉口本官的讓這些人嚇了一跳,而那趙家村的村民急忙上前“徐官人,您要是有什麼不方便說的地方就和我們說,我們去縣衙那裡給徐官人做證,絕對不會讓徐官人吃了虧的。”

看著在如此行事逼迫之下還這麼想著自己的趙家村民徐雲雁擺擺手。

“本官說了不和他們一般見識,讓他回去找縣尉,他如果再在這裡胡攪蠻纏,我就去找縣令了。”

徐雲雁指著崔公子說縣尉,而對些地皮惡霸說縣令。

這話說完之後,這些人突然一愣“本官?你是當官的?”

就在他們這麼疑惑的時候,那些地痞卻是哈哈笑了起來“有意思,你是當官兒的?年輕當什麼官兒?不會是宮裡的公公失了寵被打發下來了吧?”

地痞說著就在那裡哈哈哈的大笑了起來,看著這些地痞惡霸在這裡毫無形象的肆意的笑著,徐雲雁冷哼一聲。

“你們要對你們說的話負責,現在我心情好放你們離開,要是我心情不好安在三個月之前的樣子,你們這些人現在就已經是一具死屍了,三個月前我殺的人已經夠多了,現在不想殺人了,你們現在抓緊散去吧,不要逼我動手。”

徐雲雁這樣一說,這些地痞惡霸並冇有害怕,反而是更是在這裡笑了起來。

“小娃娃你騙人也不打聽打聽,難道你以為我是嚇大的嗎?還三個月前殺人殺的夠多了,你以為你是誰呢?現在再不知好歹,不把人給我交出來,我就讓你知道馬王爺到底有幾隻眼睛。”

這地痞這樣一說,那崔公子也冷哼一聲“小子,你這糊弄人都糊弄到我頭上來了,還當官兒的?不要以為有這麼兩個漢子給你守門兒就搖身一變成了當官的了,你可知假冒朝廷大官是什麼罪?

現在把梅姑娘交出來,我就和你既往不咎,不然的話把你抓到縣衙當中有你好受的。”

看著這些人還在這裡如此氣勢洶洶的看著自己,而那些趙家村的村民卻是一臉擔憂的樣子,徐雲雁將手伸入懷中要摸出自己的魚符給他們看看的時候,一記快馬突然在這趙家村當中響起。

隨著這一匹快馬,還有一個騎兵在這裡大喊著。

“兵部軍令!”

隨著他這大呼小叫,讓所有的人都看了過去。

兵部的檔案怎麼送到這裡來了?還有這傳令兵訊息也太精通了吧,自己在這山溝溝中,如此輕而易舉的就找到了?

徐雲雁也是有點好奇,不過這前來送信的很快就來到了徐府門前翻身下馬高舉著兵部的命令,大喊著“兵部軍令,請徐大人接兵部旨意。”

這一下子所有人嚇了一跳,徐雲雁冇有理會在場的驚訝不已所有人,徑直走向那一個騎兵,掏出了自己的魚符。

“想必這就是徐大人了。”騎兵急忙將手中的信件交給徐雲雁“徐大人兵部軍令,請照令執行。”

徐雲雁接過檔案對他點點頭“有勞了,還請路入府歇歇。”

徐雲雁讓傳令兵進入休息休息,可是傳令兵哪敢?

“不敢叨擾徐大人,戰事緊急,小的還要再去前方送信,就不在這裡打擾了,告辭!”

傳令兵說完直接上馬,向著遠處而去。

這一下子所有人嚇了一跳,戰事緊急?又打仗了嗎?

不過就在所有人這麼看著徐雲雁的時候,徐雲雁打開這封信件。

“杜伏威手底下一個將領輔公炳,假傳命令聚眾叛亂?讓自己前往淮南到行軍大總管李靖麾下聽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