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雲雁的身份揹著眾人知曉,雖然有可能猜不著他真實的樣子,可是這能夠掌管折衝府,也讓他們嚇得在原地站不住了。

徐雲雁說完要去接收折衝府之後,翟鵬一揮手,他帶著的那五十個個騎兵立馬調轉馬頭,在那裡等待著徐雲雁的到來,一起去往楚州折中府。

隻不過徐雲雁扭頭就向著徐府走去,擋在他徐府門前的段坤和崔公子等人急忙在地上像是狗在爬一般的讓開了道路,讓徐雲雁過去,他們可不敢再在這裡攔著了。

來到徐府門口,看著梅靜靜和趙氏母子都在這裡,徐雲雁對著趙氏點點頭“不要擔心,如果你不想離開,在這府邸當中冇有任何人會趕你離開的,要是你真的留下了,等到戰事結束之後,我還等著你給我做夥食呢。”

徐雲雁剛說完,趙氏立馬千恩萬謝拉著王二狗在那裡一個勁兒的感謝著,最後都跪下了,在這裡給徐雲雁磕頭。

看到如此徐雲雁急忙上前扶起了趙氏“這是做什麼?不是說了嗎?咱們府邸當中不興這一套。”

旁邊的梅靜靜看著徐雲雁,而是徐雲雁也在扶起趙氏之後看一下梅靜靜想要說句什麼的時候,翟鵬這像狗皮膏藥一般的靠了上來。

“都督,咱們幾時出發呀?”

現在徐雲雁恨不得踹著翟鵬兩腳。

我要和梅靜靜說幾句話,你這個冒出來乾什麼?

不過徐雲雁他教養還是有的,並冇有真的去踹這和自己出生入死的雲州兄弟,反而是扭頭不爽的看著翟鵬。

“你在這裡等一等,我起碼要進府邸當中換了我的盔甲吧,我總不能穿著這一套去楚州折衝府吧?”

徐雲雁這樣一說,翟鵬喔了一聲,就在這門口當著門神在那裡站著。

威武不凡的翟鵬在這裡站著,看著前方那一群剛纔就在這裡跪著,到現在還冇有起來的地痞和崔公子忍不住說了一聲。

“你們是乾什麼的?抓緊散了,在敢在徐府鬨事,小心我砍了你們。”

翟鵬這樣一說,這些地痞和崔公子如蒙大赦,急忙在這裡點著頭哈著腰快速的向著遠處跑了。

這一下子可是讓這趙家村的村民在這裡哈哈大笑起來。

不理會府邸外麵的這出鬨劇,徐雲雁帶著他的家人來到徐府當中,對著牛氏兩兄弟說到。

“你們兩個在這裡一定要看好家,這一次我不會帶著你們外出的,你們現在還冇有什麼功名,等到這一次事情結束之後,我就為你們兩個安一個身份,這樣可好?”

在徐雲雁說完之後,牛氏兩兄弟急忙點頭“放心吧少爺你說什麼就是什麼,我們在這裡一定會把徐府看的妥妥噹噹的。”

打發走了牛氏兩兄弟去看家護院之後又扭頭看像徐雲月“月兒你在家中就是女主人了,可不能夠隨便胡鬨,有趙氏在這裡幫襯著,我覺得你也不會做出什麼出格的事情,要是真的有什麼拿不準了,就去村中找趙伯他們商量商量,切記,我不在的這一段時間,不要仗著自己是官家小姐就胡作非為。”

徐雲雁在出征之前都要教導自己一番,讓徐雲月撅著小嘴兒,肯定是不樂意了。

“哥,你就放心吧,我也是窮苦家的孩子出身,怎麼會作為作福呢?更何況我這麼大的年紀,我做什麼威享什麼福?”

這把徐雲雁懟的有點兒無語,不過還是為了安全再次囑咐了她一番之後又看向了趙氏。

“趙氏這個家你的年紀最大,就勞煩你多操操心了。”

趙氏急忙在這裡點著頭“放心吧少爺,隻要是我發現不對的,一定會和小姐和牛家兄弟們商量的。”

安撫完趙氏徐雲雁拍了拍王二狗的腦袋“二狗這一次要抱歉了,等到我出征回來之後再繼續教你們,你也和村中的小夥伴說說這一段時間多幫著父母勞動勞動,等到我回來的時候,咱們就把這落下的都給補上。”

徐雲雁這樣一說,王二狗也開心了起來“好的少爺,我等著你。”

說完了趙氏母子,現場就隻剩下了徐雲雁和梅靜靜在這裡兩目相對,這梅靜靜臉那個羞紅呀,看著徐雲雁看著自己在那裡又一次低下了頭。

看著她這個樣子,徐雲雁對她說了一聲“等到我出征回來,有機會陪你回家看一看吧,咱們這事情……”

徐雲雁還冇說完,梅靜靜就在這說了一聲“我知道奴家配不上大人,等到大人回來,奴家就告辭返回鎮海鄉。”

“這是哪和哪?”徐雲雁驚了一下“我何時說要讓你離開了?我是說等咱們回來的時候一起回家去看看,起碼要見見長輩吧。”

這一下子徐雲雁也有點兒無語“自己這是怎麼回事?怎麼一下子就把事情給改成了自己要和梅靜靜真正成親的樣子?算了,這事回來再說吧。”

徐雲雁這麼一說梅靜靜更是在在那裡喜笑顏開,抬著頭看著徐雲雁“官人,我等著你回來。”

梅靜靜說完這一句丟人的話之後,臉色羞紅的跑向了自己的房間,這一下子徐雲雁看著現場一個人都冇有了,不由的歎了一口氣。

“這是什麼情況?我要穿盔甲,你們也冇有一個人來幫忙的嗎?”

就在徐雲雁這麼吐槽著返回自己的房間,穿上盔甲,再次來到徐府門口的時候,也冇有碰上自己家中的任何一個人。

“你們就是這麼的不講情麵嗎?我走你們都不來送一送?”

雖然這麼說著,可是徐雲雁也不想讓他們來送自己的,送多了那眼淚肯定是止不住的。

等到徐雲雁邁步走出徐府大門,還在這裡的趙家村村民看著一身甲冑相當威武不凡的徐雲雁直接在他那裡跪了下來。

“我等恭送徐大人出征,徐大人凱旋歸來啊。”

他們那發自心裡的祝福,讓徐雲雁忍不住有點兒淚目,對著他們一躬身然後說到“諸位鄉親們快快請起,你們這是做甚,這是要折煞徐某人了嗎?這如何使得?”

總算是在徐雲雁好說歹說之下,這趙家村的人都起來之後,徐雲雁接著說道“在這裡還要和諸位父老鄉親說聲對不起了,冇有和你們說我真實的身份,你怕你們和我有隔閡,不過你們不用擔心,等到再回來之後,我還繼續在這裡教咱們村子的娃子讀書識字,可不要讓他們不要來啊,還有我說的海邊是該去的,現在信我了嗎?”

“大人說什麼就是什麼。”

“俺們信了。”

就在這個笑鬨當中徐雲雁翻身上馬,帶著翟鵬等人絕塵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