輔公炳作為杜伏威曾經手下一員戰將,征戰沙場還是很有能力的,可是作為統兵將校就是差了那麼點兒事了。

並不是徐雲雁看不起輔公炳,而是在徐雲雁和翟鵬一行人來到楚州的時候,剛進入折衝府大營,就收到了一條戰報。

輔公炳聚眾五萬唐軍和淮南道行軍大總管李靖對峙,隻是這唐軍一聽對麵是大唐軍神,連打都冇打當夜就散了。

隻留下輔公炳鐵桿不足萬人。

這也太尷尬了吧?自己還準備來一場氣勢十足的戰鬥,在給自己的軍功章上加上一點色彩,冇有想到剛來到折衝府大營連兵權還冇有交接,就碰上了這麼一回事兒。

徐雲雁有點無奈,可是無奈還是要遵從李靖的命令,先徹底的掌控楚州折衝府在說吧。

可不能像剛纔一般,來了楚州折衝府大營居然還不讓自己進大門兒。

時間在倒退那麼一點點,徐雲雁帶著翟鵬一隊五十名唐軍騎兵氣勢昂揚的開出趙家村,一路馬不停蹄,向著百裡之外的楚州方向趕來。

這一次徐雲雁可是豪情萬丈,不但自己成為了唐軍,而且在這一對騎兵當中還有一人打出了一麵旗幟。

這是將軍統兵所用的將旗,一個大大的徐子在上麵繡著,看著是那樣的順眼。

“這纔是大丈夫應該做的事情嘛。”

徐雲雁這麼想了一聲之後再次一夾馬腹大喊著“兄弟們,咱們既然接了大將軍的命令,就用最快的速度趕到折衝府,可不能耽擱了大將軍的事情。”

“放心吧都督,咱們人已經控製了折衝府,不會耽擱任何事情的。”

徐雲雁剛說完,翟鵬就在旁邊補充了一句,讓徐雲雁的心徹底的放在了肚子中。

“不錯,你們做的很好,有你們做兄弟,我感覺是如此的輕鬆。”

徐雲雁這麼客套了一句,讓翟鵬興奮的無以複加,在那裡眉開眼笑的說著“要是其他兄弟知道都督誇獎我了,還不知道他們會作何感想呢。”

翟鵬在後麵這麼恭維了徐雲雁一句,而徐雲雁有點詫異“難道你們就這點誌向嗎?非得在我手底下討生活?

就不能夠想著也做一個將軍,不想做將軍的士兵可不是什麼好士兵。”

翟鵬這一下子有點焉了,這拍馬屁拍到馬腿上了,不但冇有被自家都督誇獎一句,反而又被自家都督教訓了一番。

不過徐雲雁這一番嚴厲的說辭,倒是讓翟鵬也有點兒收斂,老老實實的在這裡引路,安排這軍隊保護徐雲雁的安全。

好在這個馬匹不愧是軍中優秀的戰馬,雖然有百裡,可是從一早出門吃了晌午飯之後,天還冇擦黑,這一對騎兵就風馳電掣的趕到了楚州城外不遠的折衝府大營。

剛來到折衝府大營,看著這遠遠而來的一隊騎兵,守在門口的唐軍士卒急忙將營寨大門關了起來,在那裡嚴陣以待。

還不等徐雲雁他們靠近,一支利箭對著徐雲雁他們又射了過來,插在了徐雲雁馬隊前方數十米的位置,

看著這插在地上尾羽還在那裡不停地顫抖著的箭矢,徐雲雁急忙拉住馬匹,他身後的騎兵同樣是止住了馬在那裡等著指示。

不過徐雲雁冇什麼指示,反而是大聲的喊著“你們乾什麼?為什麼要對我們放箭?”

徐雲雁剛大喊出這一聲之後,遠處那守衛楚州折衝府大營的唐軍就喊到“軍營重地,嚴禁縱馬馳騁。”

看著這將自己關在軍營外麵,管你是什麼身份。

話說現在這些人也不知道自己是什麼身份,就在這裡克忠職守不給徐雲雁任何可乘之機的守軍,徐雲雁滿意的點點頭。

隨即對著他們喊到“我這不是有意在軍營外麵縱橫馳騁,我是徐雲雁奉淮南道行軍大總管李靖李大將軍命令前來接管此地折衝府。”

在徐雲雁喊出這句話之後,這些士卒也冇有什麼表示,反而是繼續在這裡嚴陣以待著。

一個像是領頭一般的軍官對他們安排了一番之後,急忙向著營地之內跑去。

冇過多久就看到一群折衝府的將校嘩啦啦的衝了過來,不過其中一大半都是隊正。

徐雲雁為什麼認的?

旁邊就有一個,因為這唐軍不讓徐雲雁進去而打馬上前的翟鵬和他們一模一樣的甲冑,不是隊正又是什麼人?

在這些人來到軍營門口之後,一看外麵被眾星捧月一般圍在中心的徐雲雁,那些隊正急忙嘩啦啦的在營門口就跪了下來。

“小的見過都督,把都督攔在軍營外麵是我等的過失,還請都督責罰。”

這些隊正嘩啦啦跪了下來,這折衝府當中隊正之上還有旅帥,旅帥之上還有將校,不過在這些隊正跪下來之後,也不管自己是什麼樣的身份了,急忙跪下嘩啦啦的一大片甲冑摩擦的聲音之後,折衝府當中所有的當官的都跪在了徐雲雁麵前。

看著跪倒在自己眼前的這些將校,徐雲雁急忙翻身下馬“這是什麼道理?我隻不過是奉命暫時接管折衝府,我的品級還不如其中幾位將軍的級彆高,你們這是何道理?要折煞小子嗎?

快快請起,快快請起,還有你們剛纔哪裡做了什麼錯事?如此嚴謹的軍營纔是咱們同唐軍該有的,這不單冇有過,反而是大功一件呀。”

就在徐雲雁這麼說著的時候,這些隊正開開心心的站了起來,帶著其他的人也站了起來。

雖然他們聽到徐雲雁說自己品級不高,可是眼前這些人誰敢這麼認為呀?

“這手底下的隊正都叫您都督了,您還說您品級不高,開玩笑呢?

雖然您這一個都督,現在有可能隻是暫時接管折衝府,和您的職位不相匹配。不過我們不好說什麼。

你是接管了折衝府,你最大。

誰叫我們手底下一大半的兵就在這兒隊正手中?而這隊正可是你這新來的上官的鐵桿小弟。”

這些折衝府當中的將校如此想著怎麼敢無視這上官?

就在這一邊有意拉攏,一邊有意奉承之下,徐雲雁帶著翟鵬一隊人馬進入了軍營。

隻是剛進入軍營冇有多久,還冇有聚集眾將商議接下來的事情,一批快馬再次來到了折衝府當中,遞上了最近的戰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