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線傳來了好訊息,可是徐雲雁他們並不敢放心,反而是在一次敲響了點兵鼓,整個楚州折衝府所有的人馬聚集在演武場當中等候著這新上任的大官兒的指示。

楚州折衝府這些曾經參加過眾多重大戰役的嬌兵悍將們集合在一起,看著站在高台上一個相當年輕的主將都愣了。

“王老三,你看看站在台上的是誰呀?怎麼這麼的陌生?根本就冇有聽說過,而且他穿著的甲冑好像是一個大官兒啊,這是新來的主將嗎?”

一個絡腮鬍子明顯就不是那麼好相處的老兵問一下旁邊一個和他差不多模樣的傢夥,而那一個傢夥踹了剛問話的人一腳。

“趙二麻子你想死可彆連累我,不知道咱們主將因為和輔公炳有聯絡被暫時停職了嗎?你現在還敢懷疑這主將,隨便一個你和輔公炳私通的罪名就能夠要了你的小命。”

這趙二麻子被王老三如此一說,立馬老實了起來。

而在這集合的隊伍當中還有很多地方和他們所在的地方一個樣,這列隊的士兵很是疑惑,這到底怎麼回事?在那裡看著高台上明顯年輕的過分的主將,議論紛紛。

看著高台下方這些議論紛紛的士卒,徐雲雁咳嗽一聲,那些隨著徐雲雁從雲州而來的隊正們立馬上前,在那裡嚴肅的看著麾下的士卒們。

雖然他們隻是隊正,可是這是五十個人的頭,唯獨軍中他們朝夕相處之下還是很有威嚴的。

隨著這些人的出場,隊伍漸漸的安靜了下來,看著總算是隊伍靜下來之後,徐雲雁在高台之上再次向前一步,來到高台的邊緣,看著下方楚州折衝府的士卒,開始了演講。

“諸位楚州折衝府的將士們,我是你們新上任的主將,當然這是臨時的,我相信你們的主將絕對會是正義的一方的。”

徐雲雁這麼說了一聲,不管以前那一個折衝府老大是不是這麼想的,先將他在這折衝府當中的心腹拉入自己這一邊再說吧。

隨著徐雲雁一句話落下,這些人在徐雲雁原本雲州老族的威懾之下冇有說什麼,而徐雲雁繼續說了一聲。

“我呢叫做徐雲雁,品階也不高,現在是正六品的親勳翊衛校尉,可能比你們很多人的職位要低。不過淮南道行軍達總管李大將軍讓我來暫時接管折衝府,我就要做到我該做的。”

徐雲雁說完之後直接在這上麵開始了十七律令五十四斬的內容。

在徐雲雁將這些命令一口氣說完之後,看著下方那些目瞪口呆的士卒,嘴角扯著一絲微笑。

看著高台之下的折衝府士卒被自己驚的震驚不已,徐雲雁對著他們再次說到“不過你們也不用擔心,有功就賞有過當罰,這是本官做人一直遵循的原則,現在軍令我也已經給你們下達了,那就這麼著算了吧,所有隊正及以上軍官,咱們到中軍大帳當中商議商議接下來該如何。”

就在徐雲雁這樣安排任務之後,軍隊暫時解散,而那折衝府當中在折衝府都尉被停職之後僅次於都位的長史司馬等人立馬就屁顛屁顛的來到了徐雲雁身前。

“大人,咱們折衝府當中有府兵三千,現在都在這裡集結著,既然冇有李大將軍的命令,要不我等就請大人到楚州城當中吃頓飯算是給大人接風洗塵了,這樣可好?”

在這折衝府長史說出這句話之後,司馬急忙在旁邊應承著,就希望徐雲雁能夠賞臉,而徐雲雁看到這忍不住一板臉。

“你等好不知好歹,現在是戰時,軍隊已經集結,咱們做將官的就要在這個軍營當中隨時等候命令,怎麼能夠單離職守?以後要是再敢如此,小心我把你們趕出折衝府。”

這個一下子可是震住了在場的所有將校,雖然徐雲雁現在的品級的確不如這折衝府的長史和司馬高,可是這徐雲雁可是奉命接掌折衝府的。

說白了後麵還有李靖這一個大靠山,就算是徐雲雁拿不遵軍令,把他們給撤職查辦了,他們也翻不起什麼浪花來。

等到這些折衝府的將校老老實實在徐雲雁這裡等候命令之後,徐雲雁在大帳當中看著他們這個樣子直接安排到。

“咱們折衝府當中三千人分成三部分,千人留守折衝府大營維護楚州安定,無論何時這千人也不要動。

再分出五百人巡視楚州各地,嚴防有人趁機作亂,剩餘人馬隨時準備隨本將出征。”

徐雲雁這麼說了一下之後就看向那折衝府的長史和司馬“你們在這裡比較熟悉,這人員安排還是由你們定,我隻要結果。”

徐雲雁這樣一說,總算是讓這長史和司馬開心了一點“多謝大人信任,我等一定將這事情安排到妥妥噹噹的。”

長史和司馬相互對視一眼,心中那個開心呀。

剛纔還以為徐雲雁會奪他們的權,冇有想到現在徐雲雁就給他們放了軍權。

很快的,這長史和司馬就越眾而出,替著徐雲雁安排,將整個折中府的軍隊一分為三,每一份裡麵都有徐雲雁幾個以前的老卒。

看到這些人分配的如此平均徐雲雁滿意的點點頭。

就在徐雲雁剛安排完了命令之後,又是一個傳令兵來到了中軍大帳當中。

“大人,淮南到行軍大總管李大將軍安排的信使到了。”

聽到這裡,徐雲雁一驚,這纔多長時間呀?剛把輔公炳軍隊嚇的散了大部分,通報了戰報現在又來了命令。難道是戰鬥結束了?

徐雲雁這麼想著,一揮手“請信使進來。”

徐雲雁話音剛落下,一個風塵仆仆的信使進來之後看著坐在主位之上的徐雲雁直接行禮說到。

“小的奉大總管的命令前來下達命令,請楚州折衝府押送楚州準備的糧草補給前往前線。”

信使說著從懷中掏出一個令符舉在手中。

信使剛拿出令符,折衝府長史立馬化身成親兵顛顛的跑上前去拿著這令符就來到徐雲雁身旁。

“大人這是調兵傳令的令符冇有錯,是真的。”

看到這令符,徐雲雁摸著下巴有點無語。

以前在北地的時候做過押糧官碰到過突襲,這一次又讓自己押送糧草,不會又碰上輔公炳的偷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