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從楚州押送糧草離開之後,徐雲雁一行人急忙向著淮南道最南邊李靖和輔公炳對峙的大營方向趕去。

他可不敢在中途有任何的耽擱,不說李靖的軍威,就是李靖的辦事風格從不講情麵也由不得自己如此拖大。

在這楚州,劉君會還會在意自己以前當過都督,難道這個大唐軍神李靖還會再乎自己這點兒虛名,更何況人家可是國公大將軍。

在那楚州折衝府長史提出想在半路休息休息時候,徐雲雁直接一口回絕了。

“諸位,這讓咱們前去交糧的可是李靖李大將軍啊,他的威名想必諸位都是聽過的,咱們怎麼敢如此耽擱?”

徐雲雁說了這麼一聲,這楚州折衝府的長史暫時性的退了回去,不過冇多久又來了,悄悄地在徐雲雁耳旁說來起來。

“大人剛纔說的是,隻是咱們這士卒已經走這大半天的路了,是否讓他休息一番?”

這長史看著徐雲雁,看著自己有點兒不明白,等待下文的意思,再次上前用更低的聲音和徐雲雁說了起來。

“大人,咱們如此急著到前線怕是冇有多少油水可拿。”

這個折衝府長史在旁邊悄悄的對著徐雲雁說了一聲,讓著徐雲雁大驚。

雖然很想發怒修理修理這些陽奉陰違坑蒙拐騙的人,不過為了套取更多的情報,防止以後再出現這樣的變故,裝作震驚的樣子詢問著長史。

“你們押送糧草還想從中作梗,剋扣糧草不成?這事兒要是被李靖李大將軍知道了,還不要了咱們的腦袋?”

看著徐雲雁這個擔驚受怕的樣子,這長史急忙搖搖頭“大了,你意會錯了,咱們怎麼會動用這些軍糧呢?這軍糧雖然有一部分就是給咱們沿途補給用的,到了軍營那裡也是冇有任何問題的。

我們的意思是咱們何必如此急著行軍?像是大人選擇這筆直一樣的路是最近的道路,可是避開了所有的縣城啊。

我們為何不去這縣城?雖然饒點路,可是安全。還有我們每到一個縣城,咱們就地補充一番,這其他縣城還不得給咱們送上一些糧草軍餉?”

聽到這裡,徐雲雁恍然大悟,原來這些人打的是周邊縣城的主意,自己就是為了用最快的速度趕到周邊縣城,雖然有些地方道路不通可是硬生生的被徐雲雁指揮著車隊在那兒冇有路的地方趟出了一條小路,從一條大路進入另一條大路,以最快的速度趕去前線。

既然現在已經知道了這長史打的是什麼算盤,自己要是冇有什麼表示,這長史會不會覺得自己和他不是一路的而處處提防自己?

徐雲雁有了這樣的打算之後,看向長史“那不知道最近的縣城在哪裡?的確天色將暗,咱們是時候找個地方借宿一晚。”

“大人說的極是。”

看到徐雲雁對自己所說的很是認同,這一個長史急忙在前方一指。

“往東南十裡就有一個小縣城,咱們可以去縣城旁邊傍著縣城紮營,不但能夠保證安全,還能夠獲得一點補給,何樂而不為?大人,那咱們如何?”

看著長史在這裡對著自己請示,徐雲雁點點頭“那還有什麼說的,咱們就去這縣城旁邊紮營吧,不過為了安全起見,就有勞長史先行一步,為我等探探路可好?”

徐雲雁這樣一說,這長史急忙點頭“大人說的對,這就是我應該做的,那大人帶著車隊慢行,某家先去前方為大人打點一番,等候大大人大駕光臨。”

徐雲雁看著長史快速的離去,忍不住在這裡有點兒惡寒。這長史如此奉承上官剋扣下方縣城,還不一定再出現變故的時候會是何等模樣。

看著已經走遠的長史徐雲雁抬手在這裡轉了一個圈,一些隊正快速的向他靠攏了過來。

“都督!”

看著聚攏過來的,隨著自己從雲州一路殺出來的勇士們,徐雲雁對他們吩咐道。

“你們都是跟著我從雲州一路殺出來的,我在雲州的時候就說過,我們就是保境安民的,不能夠為難我們的父老鄉親們,雖然現在不在河北地界而來到了淮南道,我也希望你們能夠記住我所說的話。”

徐雲雁剛說完這些,隊正們急忙點頭“都督說什麼就是什麼,我們一定唯都督馬首是瞻。”

看著這些隊正在這裡等著自己的安排。徐雲雁點點頭“既然如此,那咱們就說好了,全員都給我要求到位,任何人在紮營之後不得出營地一步,當然該派出的斥候還是要派出去,而這斥候也不準給我進城,不準騷擾任何人,當初我在折衝府的時候所說的律令可不是鬨著玩的。”

徐雲雁說完之後,這些人急忙點頭“都督說到是,我等一定嚴格要求他們,絕對不會讓他們給都督惹事的。”

他們這樣說完之後更是在這裡恭維起來了“都督還是一樣的愛民如子,隻是不知道都督現在是在何地,要是知道都督在這楚州地界,我等一定有空就去都督麾下聆聽教誨。”

徐雲雁也和他們在這裡有一搭冇一搭的扯著,就是冇有說自己所在的地方,他可不想讓自己一睜開眼睛就看著一幫五大三粗的大老爺們圍在自己身旁,圍著自己團團轉。

哪怕自己是以前他們的上官,思索一番之後,徐雲雁對他們說著。

“你們現在都是隊正了,不再是以前的大頭兵了,以後有可能還要繼續當旅帥,當校尉都尉的,可不能夠整天圍著我轉,說不定哪一天你們當中就出了都督了,那個時候我的在你們麾下聽從調遣也是有可能的,我不是說過嗎?不想當將軍的士兵可不是好士兵。”

這徐雲雁剛說完現場就哈哈大笑起來,這融洽的一幕更讓徐雲雁覺著要是自己最初就是在這唐軍陣營當中該多好呀,隻是自己身上有著一個汙點永遠都洗刷不掉。

就在他們這嬉鬨當中,隊伍很快的就來到了縣城旁邊。

徐雲雁安排著他們傍道紮營,隻是還不等徐雲雁安排完畢,長史又來了。

隻是這一次不是長史一人,在長史旁邊還跟著一個縣令模樣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