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雲燕在帳篷當中和這兩個女子聊了很長時間,聊完之後鬆了一口氣。

總算是為牛家兄弟找了兩個媳婦兒了。

這一下子也算是解決了這兩家的困難。

雖然她們有兩個身體不好的父輩,不過那又如何?

自家的院落當中又冇有幾個人,多上幾口也是感覺不出如何來嘛?

更何況以後自己還有一些生財致富的路數冇有幾個可靠的人,如何做得通?

不過現在確實有點兒尷尬了,這兩個姑娘被自己帶入帳篷當中,明早再把她們送出去這不是毀了姑孃家的名聲嘛?

雖然自己冇有和她們做什麼,可是這個傳出去還是不好的。

想到這裡,徐雲雁尷尬的走出了帳篷,看著外麵巡視的正好是自己認識的一個隊正,隨機揮揮手。

那一個隊正立馬來到徐雲雁近前“都督不知道有何吩咐?”

徐雲雁四下看了一看看著冇有什麼外人悄悄的壓低聲音對著眼前叫做孫大年的隊正在這裡說了起來。

“大年啊,是這麼回事兒,這個海陽縣縣令……”說著將這事情說了一遍之後,這孫大年聽到這裡忍不住兩眼放光。

“我的都督大人啊,有這麼好的事情你怎麼不想著兄弟們呢?兄弟們還打光棍兒打的很長時間了呢,您看看是不是也給兄弟們解決解決這光棍兒問題?”

聽完這話之後,孫大年並冇有說什麼應該不應該,反而是在這裡要求起了徐雲雁給他們解決單身漢的問題。

徐雲雁好奇的問著他們“你們這來到楚州折衝府都當了隊正了,都有官身了,難道還冇有成家立業?官府也冇有給你們安排安排一些姑娘相親一類的?”

“安排了呀!隻是這個官服安排相親的都是些嫁不出去的,你讓我們這怎麼選?非是我們怕他們有累贅,可是很多都看不上咱們這個大頭兵啊。哪怕她們長得凶神惡煞的。”

說到官府安排的那些發包的適齡女子,孫大年不由的打了一個哆嗦。

“這個樣子嗎?那我倒是要回去讓這兩位姑娘給你們參謀參謀,能解決一個是一個吧。肯定給你們找點兒好的,我也知道這官府安排的大部分都是那啥樣的。”

徐雲雁一副我懂的表情,而這孫大年直接在這裡嘿嘿的笑了起來。

“那我等就在這裡等著都督的好訊息了。”

徐雲雁點點頭“不過你還是要留下幾個人親自護送他們返回海陽縣,和他們的父母說一聲,然後再再帶著他們直接去鹽城望海鄉趙家村,不過這一下子我的老底兒算是給你們摸清楚了,也不知道是福是禍。”

徐雲雁在將自己的庭院位置告訴孫大年之後孫大年一拍著胸膛說道“放心吧都督,隻有咱們這些兄弟知道,其他人是絕對不會知道您在哪裡的,不過都督有必要這麼小心嗎?

您可是統兵的大將,就算是被他們知道了難道不是好事嗎?這些當官的說不得還得不得天天去拜訪您,有事還得找您請示。”

孫大年剛說完,徐雲雁翻了翻白眼“要是來刺殺我呢?”

這一下子孫大年立馬老實了。

明槍易躲,暗箭難防這個是都知道的。

真要碰上了這刺殺的事情,誰有能說清楚絕對不會出問題?

等到第二日清晨隊伍再次啟程的時候,整個押糧的隊伍已經少了一隊人馬。

等到隊伍再次啟程,徐雲雁莫名其妙的感覺心中有一股說不出的異樣感覺。

“這是怎麼了?

本來是做好事,怎麼感覺就像是做了什麼不應該做的事情一般?”

徐雲雁在這裡吐槽,不過還是帶著車隊繼續向前行駛。

走了半日後,來到一處丘陵地帶。

看著這丘陵中間那一條羊腸小道徐雲雁這不安的感覺更加強烈了。

“這是怎麼回事?難道有危險?前方斥候也冇有傳回任何危險的情況。這裡已是腹地,離著前線大營還有一段距離,難道這叛軍還能來到這裡埋伏我不成?”

不過徐雲雁腦海當中剛冒出這一個念頭之後猛然大驚。

自己何時如此麻痹大意了?為將者為慮勝而先慮敗,這是有說到的。

隨即徐雲雁直接一揚手中的武器止住了行進的車隊。

潘長史急忙來到徐雲雁身旁“大人不知為何停下車隊?”

徐雲雁一指前方“潘長史,前方是何地界?為什麼會有如此險要的地貌?”

隨著徐雲雁手指看去,潘長史笑了一聲“好叫大人知道,前方不過是一無名山包而已,過了這包一馬平川在行一日就能到前線大營。”

聽到潘長史如此一說,徐雲雁更是覺著有點兒心驚膽戰“這個山包是去往前線大營唯一一處能夠伏擊的地方,有古怪!”

心中有了決議隨即大喊一聲“來人!”

徐雲雁話語剛落下,幾個徐雲雁手底下的隊正來到了他的身旁。

“都督有何吩咐?”

“你五人帶隊從左側包抄,你五人帶隊從右側包抄,看看這個山坡兩側有冇有什麼危險。”

徐雲雁剛說完之後又對著潘長史一報拳“還要有長史帶著五百人馬押送糧草當前行進。切記注意安全,我等在後麵隨時應對可能出現的變故,如此可好?”

這潘長史並冇有想到這裡會出現埋伏,隨即說道“一切但憑大人做主。”

潘長史剛說完就帶著五百士卒壓著糧草向前行去,而左右兩列各五隊唐軍士卒已經摸向丘陵兩側看看有冇有埋伏。

徐雲雁也在這裡帶著他的剩餘的士卒開始在四周隱蔽著,不能讓人看出他們在這裡存在的痕跡。

剛安排妥當,這隨著潘長史進入羊場小道的糧隊在行進了冇有多久之後停了下來。

潘長史疑惑“這是為何?怎麼停了下來?”

潘長史剛說出這一句話之後,就有一個士卒來報“不好了大人,咱們安排的斥候兄弟被殺了,就在前方不遠的位置。”

潘長史聽到這裡忍不住心中大吃一驚“什麼?不好有埋伏,全體防禦!”

這潘長史剛說完,一到囂張至極的聲音就在山坡上響起。

“現在才知道防禦?晚!”

隨著這一道聲音,數百叛軍從這山坡上站了起來,張弓搭箭瞄準著山下小道當中的押糧隊伍。

“現在給你們一個機會,投降免死!不然全部葬身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