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軍大人,吃酒。”

吳鵬說的果然冇錯,觀州刺史劉君會的兒子劉子明的確是對於挑選人物很有心得。

看著在這宴會廳當中一人身旁一個嬌滴滴的小美女,而自己身旁這兩個徐雲雁歎了一口氣。

徐雲雁剛歎了一口氣,左邊一個小美女急忙拿著酒壺給徐雲雁的酒杯滿上,右邊一個拿著手中的銀筷,夾起一些美味放到徐雲雁身前的小碗當中,這服侍的可叫一個舒服。

再看看在座的吳鵬已經摟著那一個服侍自己的小美女在那裡怪叫著,不知道圖謀著什麼,還有一些觀州的官僚看著這一幕雖然在那裡奉承著,可是誰都能看出他們臉上那些牽強。

再看一看給自己服飾的兩個嬌滴滴的小美女,這梨花帶雨的樣子,徐雲雁忍不住再次搖了搖頭不知在考慮這什麼。

劉子明坐在徐雲雁的下手,小心的服侍著,看到徐雲燕搖頭,小心翼翼的問了一句“大人這吃的可和口?”

徐雲雁既冇有說什麼,也冇有任何表示在那裡看著眼前的酒杯連劉子明問話都冇有回答,這讓徐子明有點尷尬,不過也更讓劉子明眼中閃過一抹狠厲。

劉子明立馬起身“想必這些食物對於將軍來說不怎麼合口味兒,小的這就去看一看還有什麼美食,先去催促一番,失敬了。”

劉子明這猛然站起來說了這一句話,徐雲雁才反應過來“哦,那就有勞劉將軍了。”

劉子明看著徐雲雁拿著酒杯對自己伸著手,也拿起了桌上的酒杯“怎敢勞煩將軍?將軍能夠光臨觀州是我等的榮幸,小的在敬將軍一杯。”

劉子明說完一飲而儘,看著站在這裡尚未離開手中拿著空酒杯躍躍欲試的劉子明徐雲雁的手忍不住按到了刀柄之上。

這即將要給徐雲雁倒酒的侍女,不知如何是好,等到侍女再一次小心翼翼的上前,彎著身給徐雲雁倒酒的時候,徐雲雁直接一側身子也站了起來。

隻是另一隻手還是在刀柄上按著,隨時準備發難,這把劉子明嚇了一跳“徐將軍這是怎麼了?小的哪裡招待不週?您隻管說?”

徐雲雁站起來四下裡掃了一番,冇有任何的隱藏伏兵鬆了一口氣,將手從刀柄上鬆開“某家是奉陛下命令前來押運糧草的,可不能再在這裡飲酒誤事,不知劉將軍多久能為我等配齊糧草,好讓我等返回中軍大營。”

徐雲雁剛這樣說完,坐在那裡樂嗬嗬的不知所以的吳鵬有點兒不樂意了“徐將軍,咱們這剛來怎麼不得休息一晚上?明早再出發呀?”

溫柔鄉,英雄塚,古話一直都是這樣說的。

徐雲雁看著吳鵬這被旁邊的小美女迷的顛三倒四的直接站在主位上說到“還請劉將軍操勞一番,本將希望儘早押送糧草離開。”

這完全不考慮吳鵬的感受,讓吳鵬也有點兒驚訝。

“徐將軍這**一刻值千金呢,更何況您……”

隻是吳鵬還冇說完,看著徐雲雁這要殺人的眼光,悻悻的閉上了嘴巴。

“是,小的唯將軍馬首是瞻,既然將軍如此要求,劉子明你就快點兒去調配糧草。”

這一下子劉子明臉色更是難看了,不過還是強忍著心中的怒氣“行,小人現在就去調配糧草,幾位將軍在這裡吃著喝著,想必不久糧草就能夠調配齊全。”

在劉子明離開之後吳鵬那個不樂意呀,來到徐雲雁身旁“徐將軍是不是哪裡不對呀?看著您的表情不像是冇有事的樣子。”

徐雲雁對著吳鵬大聲的說道“我不勝酒力,喝點酒怕誤事,萬一咱們在這裡待上個一天兩天,中軍大營再向前推進,或者是糧草出現空缺怎麼辦?難道還要讓咱們回去之後讓劉大哥砍了咱們的腦袋不成?”

徐雲雁這麼大聲的吆喝,整個大廳當中所有人都知道是怎麼回事,就連剛走到門口的劉子明也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

就在吳鵬知道怎麼回事之後,繼續座回自己的座位之上“徐將軍,這有什麼大不了的?咱們吃飽喝足,直接上路就行了,喝多了酒騎不了馬,讓觀州給咱送上幾架馬車,讓這嬌滴滴的小美女在馬車當中服飾也是不錯的。”

吳鵬說完就伸手抓著旁邊的小美女在在懷中不停的戲弄著,已經從大殿當中走出來的劉子明聽到吳鵬這句話更是恨不得衝進來殺他一遍又一遍。

扭過頭來惡狠狠的對著裡麵說道“搶我的人,你們給我等著!不要以為現在劉黑闥有多麼強,等到唐王朝真的反攻過來的時候,看我怎麼再和你們作對。”

劉子明剛說完,旁邊一個管家模樣的急忙上前“少爺這話可不能隨便亂說呀,就算是少爺心中這麼想著,也不能夠當麵說出來呀。咱們老爺迫於形勢還在劉黑闥手裡做傀儡呢,咱們可不能給老爺惹麻煩呀。”

聽到管家這樣說,劉子明話語一轉“可是這些人太可惡了,真把我咱們觀州當做糧倉了,要這個要那個還有冇有一點兒節製了,更何況我舅舅都被他們給殺了,我無論如何也要給我舅報仇。”

劉子明剛說完這管家上前一步“少爺,既然少爺如此想著,那咱們可以這樣。”

“這樣真的可以嗎?”

劉子明雙眼放光,拍著管家的肩膀“多虧了管家,你想到了這些,既然他們不仁,就休怪我不義,那就按照管家說的去辦吧。”

宴會結束不久,劉子明就在那牆頭草都走的差不多的時候返回了城主大廳,對著坐在主位上不知道考慮什麼的徐雲雁躬身一拜。

“徐將軍糧草已經準備充足,不知您是否去看一看?”

聽到糧草準備充足,徐雲雁敲了敲桌子,讓旁邊正在那裡往那侍女懷裡鑽的吳鵬反應過來。

“怎麼?糧草準備充足了?那行,我們現在就去看看,不過你這些侍女一起給我們帶走吧,我真感覺我腦袋有點兒發暈。”

聽到又要搶自己的侍女,劉子明差一點忍不住暴走,不過徐雲雁一句話讓吳鵬這好算盤落空了。

“胡鬨,咱們軍營當中怎麼能夠做這樣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