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靖從來都冇有想到一道命令讓其他州縣向著前線押送糧草,居然將這一次叛亂的主角輔公炳給抓了過來。

看著還在自己眼前跪著的傳令兵,李靖再次問了一聲“你確定抓到的是輔公炳?”

這傳令兵在那低著頭“大將軍,小的確定就是輔公炳,和您給他畫的畫像是一模一樣的。”

這李靖聽到這裡,拿著自己跟著其他人描述所畫出來的輔公炳的畫像,向著帳篷外走去。

不是李靖要畫這畫像,而是根本就不認識輔公炳長什麼樣子,在戰爭當中要是讓他跑了,這如何是好?或者說輔公炳化妝偵查就和李靖麵對麵,他都不認識,這不就尷尬了嗎?

隨即李靖這大唐軍神就展現了超凡的記憶,在彆人口述輔公炳樣貌的時候,畫出了他的樣子。

在李靖帶著傳令兵和一眾得到訊息之後,聚集過來的將校來到軍營門口的時候,看著軍營門口外麵那一隊還算是精良的士卒在那裡嚴陣以待著。

看著一員年紀頗大的將領過來,徐雲雁急忙翻身下馬,在那裡彎腰等候著,很快的李靖就出了軍營,徐雲雁急忙迎了上去“末將奉大總管命令暫領楚州折衝府,現前來交割糧草,半路因有人透露訊息遇伏,幸將士用命成功捕獲輔公炳郊,現交由大總管發落。”

徐雲雁剛說完一揮手告彆身後兩個士卒押著輔公炳就來到了李靖麵前,在輔公炳來到李靖麵前之後,李靖一下子張開自己手中的畫卷。

“冇錯,這是輔公炳,你就是徐雲雁吧?

做的很不錯,冇有想到你還有如此能耐,先有大破突厥十萬之功,又能圍殺劉黑闥,現在一戰而擒輔公炳,你倒是真的挺有本事。”

李靖如此一說,到時讓在場的其他將領不由得大吃一驚。

他們很多人並冇有隨著秦王,齊王和太子去河北平定劉黑闥,反而是駐守江南各地,一下子聽到這一個訊息,忍不住對徐雲雁刮目相看。

他們知道北地有一員大將大破突厥十萬鐵騎,隻是不知道姓誰名誰,冇有想到這一次見識到了。而徐雲雁不由得尷尬的笑了笑“這都是將士用命,因緣際會而已,倒是當不得大總管如此誇讚。”

李靖看著徐雲雁如此虛心,倒是生起了愛才之心,揮揮手“行了將輔公炳押送進京,聽後陛下發落。眾將在此等候廷旨意吧,既然輔公炳已經落網,相信前方叛軍不過是土雞瓦狗爾,可一鼓而下。”

李靖說完之後直接帶隊返回中軍大帳去安排任務,而徐雲雁就在一個將官的指揮下前去交割糧草。

等到徐雲雁將糧草交割完畢之後,李靖的傳令兵又來了。

“徐大人李大將軍有命,徐大人帶折衝府將校留在軍營當中,等候陛下安排。

徐大人安排妥當之後,請隨小的前去麵見李大將軍,李大將軍還有一些不明之處想要詢問徐大人。”

既然李靖有命令,誰管現在有冇有安排妥當?

徐雲雁直接對著旁邊的潘長史一拱手“長史,現在就要有勞長史安排兵馬,我去麵見一下李大將軍。”

徐雲雁剛說完,潘長史急忙拱手“大人儘管前去,折衝府兵我一定安排到妥妥噹噹的。”

徐雲雁點點頭之後,隨著傳令兵就來麵見李靖。

不知道李靖是故意如此為之,還是要考教一番徐雲雁,在徐雲雁經傳領兵提示進入帳篷之後發現李靖現在還在自己的書房當中寫寫畫畫。

在徐雲咋樣進來之後立馬老老實實的在那裡站著,等著李靖不知道在那裡寫什麼,等到良久已經寫完之後,看著還在那裡紋絲不動的徐雲咋樣再次點了點頭。

“徐將軍,你說你是半路因為有人泄露訊息遇伏的?可以說說這是什麼事情嗎?”

在李靜問話之後,徐雲雁歎了一口氣“李大將軍這事不知當不當講,或者末將有冇有栽贓陷害的嫌疑。”

徐雲雁發表了自己的觀點之後,李靖冇有說什麼還是在那裡等著你繼續說的樣子,徐雲雁見此隻得繼續在這裡說了起來。

“是這麼回事兒李大將軍……”

等到徐雲雁將可能是劉子明假借他父親劉君會的名號,聯絡了輔公炳伏擊自己的事情說完之後,李靖沉吟一下。

“這還有什麼說的?我立即安排人去楚州,先把這一家犯作亂的賊子拿下再說。”

得,您這大將軍不愧是耿直的很,還冇有看看這到底是不是真假,你就去抓人,怪不得你這玄武門之變的時候保持中立呢,您這政治上也太落後了吧?

徐雲雁這麼吐槽一句,就聽到李靖猛然之間又來了一句“我看你這兵法不錯,這一路行來可有什麼見解或者是發現哪裡不妥的?”

徐雲雁不得不佩服李靖腦迴路太大了,這剛纔還在這裡說著劉君會,劉子明父子有可能對這江南叛亂產生變局,現在突然就扯到我的兵法之上,您是從哪裡看到我的兵法不錯的?

不過既然李靖發問了,徐雲雁隻得在這裡一抱拳“不知大將軍有何見解?小的兵法如此拙劣,怎麼和號稱軍神的大將軍相提並論?”

李靖搖了搖頭“這兵法就是相互應證而已,我也當不到什麼軍神的稱號,隻不過是兄弟們用命而已。”

這個說法和徐雲雁說的差不多,徐雲雁在這裡疑惑的看著李靖,而李靖突然之間又問了起來。

“你可願拜我為師,隨我學習兵法?”

這一下子徐雲雁像是冇有聽懂一般,疑惑的看著李靖“李大將軍這真的合適嗎?”

李靖點點頭“我觀你如此年紀,秉性不錯,能征善戰要是能承我兵法說不得以後我還沾了你的光呢。”

這李靖如此說著徐雲雁怎麼會不知好歹,急忙撲通一聲就跪在了地上。

“小的願意拜李大將軍為師,聆聽兵法侍奉左右。”

看到徐雲雁這跪下了,李靖卻是一板臉“不過你要拜我為師,我先要考教你一番,先將你在路途當中發現的唐軍存在的問題或者是你有什麼好的建議說出來。

如果讓我滿意,我就收你為徒,不然就當我冇說這一句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