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靖還有了安排之後,整個軍營都按照他的指示化身成巨大的戰爭機器。

一隊又一隊裝備精良氣勢不凡的唐軍從軍營當中開了出來,去消滅輔公炳號召在一起的叛軍,還有一部分像是蛟龍入海一般在這原野當中不停的縱橫馳騁,尋找著以前潰散的叛軍的蹤跡,減少他們給南方帶來任何危險的機會。

至於李靖安排如此多的來馬之後,還是從自己的軍隊當中給徐雲雁調了一千人,按照徐雲雁描述的練兵的方式在這裡操練著。

看著眼前站著的上千名士卒,徐雲雁忍不住在這裡心中吐槽一句“李靖你說話不算話,還說讓我從軍營當中自主挑人的,現在倒好,就從你的軍隊當中給我提供了這一千人,有你這麼不靠譜的嗎?”

吐槽歸吐槽,訓練還是不能夠耽擱的。

李靖不愧是平定南梁的大將,在這南方就是有威信,派出去的軍隊冇有多久就將輔公炳陣營徹底消滅,而徐雲雁在這幾天時間當中讓這千於個李靖輝下的驕兵悍將們感覺到了什麼叫做訓練,正兒八經的訓練。

又是一天結束,凱旋而歸的眾多將士們,看著旁邊由徐雲雁訓練的那些猶如提現木一般的士卒不由得在那裡笑了起來。

“快看啊,那邊的人真有意思呀,連走路都不會了嗎?還在那裡糾結著到底是先邁左腿還是先邁右腿。”

一個剛返回可能是立了點功的士卒在那裡指著徐雲雁這邊的士卒哈哈大笑,著而徐雲雁這邊的士卒對此置若罔聞,又不是第一天這麼著了,有什麼好在意的?

就在他們這一邊糾結著該如何走,另一邊在這裡看著熱鬨的時候,長安當中李淵書房,看著李靖寫過來的彙報文書李淵很是驚訝。

“這徐雲雁有這樣的能耐?居然一戰而定輔公炳,輕而易舉的就抓住了他?這到底是大唐之福還是大唐之禍?”

李淵現在還是記著徐雲雁這擊殺他宗室大將李道玄打敗他唐軍數次進攻的事情,在這裡問著旁邊的裴寂。

裴寂卻是笑笑不答,李淵看著在這裡閉口不言的裴寂笑罵一聲“你這老傢夥也懂得明哲保身了,咱們什麼關係?你說一說我又不會針對你。”

裴寂在李淵笑罵之後說了一聲“陛下連李靖這樣的曾經去舉報過陛下的人都能夠重用,這年紀輕輕隻知道衝鋒陷陣並且有大破突厥之功的後起將校,陛下等就不敢用了?難道他再厲害還能夠壓製住太子秦王齊王不成?這幾位哪一位手底下冇有幾個厲害的大將?”

裴寂這樣一說,李淵在那裡笑著摸著鬍子說道“你呀你,果然是一個老狐狸,就像我肚子當中的蛔蟲一般。

做帝王的哪裡有如此膽戰心驚的,就算他再有實力又如何?我作為帝王就是敢用這樣的人,隻要能夠為我大唐帶來安寧就夠了。”

李淵說完之後,裴寂在旁邊恭維“陛下聖明!有如此明君,我大唐必將千秋萬代。”

在裴寂的恭維聲中,李淵哈哈大笑著“那咱就商議商議這前線平定輔公炳該如何論功行賞吧。”

不過這大唐最有權勢的人在這裡定著此次戰功封賞的時候,裴寂在旁邊又插了一句嘴“陛下這徐雲雁提出的炒米和罐頭兩樣物資該如何決斷?要是真的有用,我大唐兵鋒何止於此,就算是北征突厥也是小道兒。”

裴寂說完之後,李淵看著李靖所交上來的文書當中,關於罐頭和炒米的講解在這裡來了一句。

“一年內能吃?那此事就交給你了,你去看看這炒米罐頭到底有冇有效,還有這罐頭能不能做出來?能不能放一年,要是真的如從李靖所說,能夠做出這些物品又是大功一件。”

罐頭保質期一年,不是短時間就能夠決策的,不過這炒米之物倒是能夠立馬做出來,也因為這炒米李淵想看看能放幾日,就延後了這封賞所發出的時間,倒是讓徐雲雁在這南方軍營當中如魚得水,訓練的這一千士卒更是用心,不過這士卒被訓練的如臂指使之後,其他的將校卻是滿腹牢騷了。

“張參將這戰功是怎麼回事?從來冇有說報上戰功去之後等如此長的時間纔會下來結果的,這都晚了七天了吧?”

一個相貌威武不凡的將領問著旁邊在徐雲雁營寨旁邊看熱鬨的另一個將軍,而那一個被叫做張參將的,急忙回身對他一抱拳。

“原來是杜將軍,這封賞什麼的還是陛下說了算,陛下想什麼時候發就什麼時候發,可能咱們這裡麵有很多人是杜伏威以前的老部下,這叛亂的又是杜伏威以前的臂膀可能不好決策吧。”

這些人剛這樣說著旁邊那幾個杜伏威原本的將領就不樂意了“你們這什麼意思?是我們在這裡耽擱你們升官發財了?”

這杜伏威的將領這麼一說,朗讓這原本就是大唐鐵桿小弟身份上冇有任何問題的將領們冷哼一聲。

“不是你們又是何人?難道還是我們耽擱了這封賞不成?”

就在這劍拔弩張的時候,李靖滿意的從徐雲雁的臨時軍營當中行了出來,看著站在外麵劍拔弩張的人的大怒。

“你們這是乾什麼?在軍營當中想要鬥毆,不知道這是犯了兵家大忌是死罪嗎?再敢出現這樣的事情本將定斬不饒。”

李靖可不管他們到底是什麼樣的身份,一句話就嚇住了在場所有人,看著所有人唯唯諾諾收起了兵器之後,李靖話語一轉。

“明日咱們在這校場當中好好看看徐將軍練的兵,你們也都給我學著點兒,看看你們帶兵都帶成了什麼樣子。”

李靖說了這麼一句之後就氣沖沖的離開了,這讓這些人麵麵相覷。

“這徐將軍是誰呀?”一個剛纔理虧的人在這裡陰陽怪氣的說了一聲“這可是以前劉黑闥麾下有名的大將呀,冇有想到現在咱們還要跟著他學習練兵,實在是滑天下之大稽。”

這冇眼力勁的說了這麼一聲之後,就氣呼呼的離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