喪心病狂的劫匪已經徹底放棄了做人的底線,也不管他們就是楚州土生土長的,為了生存他們拿起了武器衝向了離著他們最近的村落。

一個安定祥和的小村莊,落日餘暉灑在大地之上,將這小村莊任何一個角落都照的是那樣金黃金黃的,一些角落當中盛開的小花朵將村路點綴的是那樣的美麗。

不過這寧靜祥和的小村落在家家戶戶返回,升起一股股炊煙之後,一大善喊殺聲打破了寂靜村莊的寧靜。

“怎麼回事?難道來了亂軍了不成?”

這些人是知道南方有軍隊叛亂的,隻是他們聽到朝廷奏報,已經將叛軍擊潰不可能到我這裡前來劫掠,那能來到這裡的就是那打了敗仗,無處可去的亂兵了吧?

這些人這樣想著,極速的衝回自己的庭院,將年幼的孩子,年邁的母親通通的帶入屋能藏就藏起來,藏不起來的就拿著扁擔鋤頭,一切能夠拿的東西在門口守著。

本來是普普通通的農戶,可是為了捍衛這個得來不易的幸福生活,他們做出了選擇。

這些耀武揚威的劫匪再進入村莊之後,扯著嗓子就在那裡大聲的喊了起來。

“小的們!跟著我衝呀,衝進去搶了他們所有的糧草,咱們就有的吃有的喝,不會再害怕他們來找自己的麻煩了。”

隨著那狗頭軍師這麼大聲的喊著,這上百個小弟我猶如虎入羊群一般在村落當中散了開來,很快的一些打鬥聲音就傳來了。

一直作威作福欺善怕惡欺軟怕硬的小混混,就算是再怎麼勇敢,在這為了自己的生活而拚命的正直到民夫麵前還是不夠看的,很快就被打的哭爹喊娘。

一個小弟瘋了一般的跑到他的老大麵前“當家的不行啊,這個村莊的人開掛了。”

也不知道何時這裡冒出了開掛這一個詞,而這當家的有點兒愣“怎麼回事?這一個小小的分裝不夠百十來戶還解決不了。”

小弟惶恐“他們這村莊當中的人悍不畏死,每家每戶能拿動傢夥事兒的齊上陣,咱們的人比他們少呀,剛進去就被打蒙了,如何和他們作對?”

“這……”

狗頭軍師隻得將對這些人的不滿化成一句長長的歎息,不過這歎息之後立馬又變了話語,在這裡扯著嗓子大罵了起來。

“你們這群廢物整天隻知道在楚州城當中作威作福欺善怕惡欺軟怕硬,現在好了指望你們的時候啥也做不到了。”

這大當家都這麼狠狠的說著,不過這祥和的小村莊在展露出暴力的一麵之後,這些村民更是嘰嘰喳喳聚在一起,揮舞著手中的工具上前驅趕這些劫匪。

烏合之眾就是烏合之眾,哪怕是在正確的指導在合理的指揮,烏合之眾也翻不起什麼浪花。

等到將這些劫匪又一次打到哭爹喊娘後小嘍囉們大喊著。

“不行了,老大我們堅持不住了,他們人太多了,咱們快跑吧。”

隨著一個小弟再次這麼大喊一聲,這烏合之眾瞬間土崩瓦解,烏壓壓的向著外麵就跑了出去。

“你們!什麼也指望不了你們。”

這大當家的喊了這麼一聲之後,順著這些人逃跑的路喪家之犬一樣向後跑了起來。

“等著吧,你們給我等著,不要以為現在把我們趕跑了就高枕無憂,等到你們出去勞作,村莊當中冇有幾個人的時候,看看我們回來怎麼收拾你們。”

不過狗頭軍師等小樓羅在這裡留下了一句又一句的狠話,仍然改變不了這些淳樸的民夫對他們的窮追猛打。

原本還在這裡作威作福耀武揚威的小嘍囉,就在這些人的打擊之下,猶如過街老鼠一般被打的上躥下跳東奔西跑。

劫匪很快的就被打出了村落當中,隻是這剛出了村落,就碰上了讓他們意想不到的一幕。

前方一隊騎兵快速的衝了過來,將他們圍了起來。

“你們是乾什麼的?”

這些小嘍囉瞬間在這裡嚇得一屁股蹲躲在地上“怎麼這麼不湊巧?這剛出現就碰上了這唐軍凱旋而歸,有這麼離譜的事情嗎?”

“是不是出門冇看黃曆啊!”

就在這些小嘍囉在這裡吐槽著今年流年不利,出門冇看黃曆,被這些人給圍追堵截的時候,徐雲雁和打馬走出陣營。

這一下子可是更是讓這些小嘍囉們嚇得站不住了“這是幾個意思?他們隻不過是第一次下山打劫就被官軍包了餃子了,而且看著這眼前的人級彆還相當的高,都是騎兵,雖然人數比他們少一點。”

可前有騎兵堵路,後有農夫前來夾擊,這讓他們怎麼應對?

這個狗頭軍師不愧是狗頭軍師,看到如此一幕,直接爽快的將手中的粗製濫造的刀往地上一丟,撲通一聲跪在了那裡。

“大人饒命啊,我等也是迫於無奈,為了混一口飯吃,大人饒命我等以後再也不敢了。”

就在這狗頭軍師跪下之後,徐雲雁等人麵麵相覷“這是幾個意思?還都跪下了,他們是乾什麼的?”

而在徐雲雁他們愣神的功夫當中,後麵那些冇有戰馬的府兵也來到了這裡,將這些人團團圍了起來。

這一下子狗頭軍師更是慶幸自己投降的快,要是還在這裡不投降,等到這唐軍大部隊一到,管他們是乾什麼的,還不先砍了他們的腦袋換軍功?

看到這唐軍來了,將這些劫匪團團圍住,這劫匪一個勁的在那裡扣頭求饒,這村中的村長上前一步。

“諸位大人,小老兒在這裡有禮了。”

看著管事兒的出來了,徐雲雁和潘大人相互對視一眼,徐雲雁讓這潘大人去處理,而這潘大人確實在這裡等著徐雲雁的指示。

就在兩人這你讓我,我讓你一副相當融洽的場景的時候,這村長又說了一句,讓著現場尷尬的情景中的二人得以解脫。

“兩位大人這劫匪可是來偷襲俺們村的,不知道如何處置啊?”

真的是劫匪?

本來在這前線都立了戰功,抓了輔公炳押送糧草的無論到底有戰功的都被破格封賞了的。不過誰會嫌棄戰功多呢?

一聽到這裡的是劫匪立馬雙眼放光,他們這做府兵的還冇有戰事的時候,想要立功授獎,這劫匪這不是最好的戰功嗎?

他們這裡人又不多。

就在這個村長說完這句話之後,徐雲雁和潘大人再次相互對視。

“這真的是劫匪?”

“小老兒保證是!”

在得到確切答案之後,徐雲雁和潘大林有一次相互對視。

“那就帶他們回楚州城,交給楚州的大人處置吧,您看這樣可好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