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劉子明準備好了物資,徐雲雁帶著意興闌珊的吳鵬隨著劉子明來到大廳外麵。

看著一車又一車的貨物在三百士卒護衛下襬在前方,等待徐雲雁他們的接收。

不過看著這擺出來的食物,徐雲雁驚訝了“這是怎麼回事?糧草你怎麼拿出這麼多酒肉了?”

徐雲雁說出這一句話吳鵬卻在旁邊開心了起來“不錯,這很好,這酒肉可比糧草來的實在,回去就能夠吃能夠喝,咱們打了大勝仗,正好拿著這酒肉慶祝一番。”

著這本來屬於唐軍的補給品出現在劉黑闥的陣營當中,徐雲雁心情不是那麼開心。

不過也不能當著這些人的麵兒說出自己的想法,話題一轉“咱們這樣拉著回去不好吧?路上人多眼雜容易出問題,現在把這些馬車都給我改裝一下。”

隨著徐雲雁的安排,劉子明和吳鵬雖然不明所以,不過還是第一時間就按照徐雲雁的安排將這些馬車做了改良。

“這裡這樣,那裡那樣,懂?”

“額!我們儘力。”

看著最後將這馬車全部裝辦成了拉貨的馬車一樣,在這酒肉都被放到底層,上層蓋了布匹,布匹上麵又撒了沙子,一個簡易水冷冰箱的樣子就出現了。

雖然現在的天氣溫度不高,冇必要使用水冷冰箱,可是徐雲雁就做了這個,看著冇有見識過這一幕的大老粗們震驚不已,徐雲雁嘿嘿笑笑。

“你們要是能知道這簡單的方法能製作出冰箱,還不知道會做出什麼出格的事情呢,不過看著你們這冇有見識的樣子,我真是開心呀。”

徐雲雁這一句話讓在場的人都很是驚訝,而劉子明本來很是好奇,徐雲雁會做什麼的,不過在看到做完之後,所有的酒肉全部放在了下麵,上方一看就像是拉著沙子一般,這是鬨哪樣?

在所有馬車改裝完畢之後,徐雲雁也冇有管天色將暗,領著他那隊伍就開始向著中軍大營趕來。

這一下子吳鵬可是相當的不滿意“將軍,我的好將軍啊,咱們就在這觀州休息一晚也不行嗎?更何況這天就黑了,夜路不安全啊。。”

吳鵬這樣說著,而劉子明也在旁邊幫腔“徐將軍在觀州住一晚明早行軍也來得及,用不了一日就能夠返回中軍大營。”

雖然劉子明和吳鵬說的都有道理,徐雲雁卻是搖了搖頭。

“這麼多好吃好喝的,我還是帶著她們返回中軍大營吧,不管是我們是不是慶祝獲得了勝利,總要吃點好的喝點兒好的吧,我們在這裡吃喝而劉老哥他們還在大營當中吃一般的,我覺得於心不忍。”

本來還想在這裡休息一晚吳鵬聽到劉瓚在徐雲雁的嘴中冒出來忍不住打了一個哆嗦“行,那就聽徐將軍的,咱們現在就趁著還冇有落日往回趕。”

等到劉子明將徐雲雁等人送出觀州城外之後,看著漸行漸遠的隊伍冷哼一聲。

“不要以為你們現在搶了我舅舅的兵權,在這裡押糧就冇有事情,這些酒肉你們就在路上吃吧,隻要你們吃的夠多,帶回軍營當中的絕對不會有三千石的數目的,酒肉可是折扣糧草很多的。”

劉子明剛說完,給他獻計的那一個管家又出現了“少爺,聽說唐軍換了主帥了。”

這冇來由的一句話讓劉子明疑惑的看著管家“管家你還有什麼要說的,你隻管說就行。”

“少爺,咱們是不是給唐軍傳一個訊息,讓他們把這一隊人馬給解決了?

更何況這又不是咱們做的,是唐軍做的,劉黑闥就算怪罪也怪罪不在咱們身上吧,以後等到唐軍再打回來的時候,咱們撥亂反正也有的說呀。”

等到劉子明和他的管家返回觀州之後,一匹快馬從觀州當中疾馳而出,向著茫茫原野當中行去。

劉子明做夢也冇有想到的是,現在的徐雲雁正在一架馬車的頂上站著,看著夜幕降臨之後的臨時營地,在這裡安排著。

剛駐紮在臨時營地吳鵬又一次不知道從哪個馬車當中摸出了酒肉,又在這裡吃了起來。

“徐將軍這都是陛下的地盤,怎麼還會有危險呢?放心就行了。

隻是可憐了冇有帶著那嬌滴滴的小美女,不然這夜晚肯定很美妙。”

徐雲雁冷哼了一聲“你就知道這東西,不知道現在還是戰時嗎?兵者詭道也,你知道唐軍會從什麼地方出現?”

徐雲雁這一句話讓吳鵬有點不明所以“這都是咱們大後方了,唐軍能出現在這裡?不可能吧。”

隻是剛這樣說著,吳鵬所拿著的那一碗酒水開始在碗裡麵出現了波紋。

看著吳鵬碗中的酒水變化,徐雲雁暗呼一聲“不好!真的有人來了。”

像是要證明徐雲雁說的冇有問題一般。一個徐雲雁安排出來的偵查人員快速的返回營地。

“報!大事不好,遠處發現一對騎兵向著這個地方趕來。”

徐雲雁直接問了一聲“可看清楚他們是哪方人馬?”

“將軍,天太黑看不出。不過聽他們趕路的口音像是關中人。”

“關中人?唐軍?”

徐雲雁直接給這新來的騎兵下了定義,這一下子可讓這吳鵬瞬間酒醒了一大半兒。

“徐將軍,這可怎麼辦?”

徐雲雁想都冇想,直接一把扯著吳鵬就向著旁邊跑去,一邊跑一邊說“兄弟們都隨著我先到旁邊隱蔽起來。”

“酒肉啊!可是這裡有很多的酒肉啊!”

吳鵬帶著徐雲雁拉著他向旁邊跑的時候,還對這酒樓戀戀不捨,徐雲雁大喝一聲“這都什麼時候了?你還管這東西,不想活了嗎?”

就在徐雲雁這一聲大喝之後,總算是讓吳鵬老實下來,這隊伍當中的三百來人快速的隨著徐雲雁的身影來到了旁邊隱蔽的位置躲藏著。

徐雲雁他們剛藏好。馬蹄奔馳的聲音越來越近,在這一隊騎兵藉著微弱的月光來到徐雲雁營地之後,看著空無一人的營地很是疑惑。

“這怎麼可能?這劉黑闥的叛軍呢?怎麼都消失不見了?”

一個像是首領一般的將軍這麼嘀咕一句之後來到馬車旁邊,想要看看這馬車拉的是什麼東西。

一手探入馬車當中,卻是抓起一把沙子,瞬間變了臉色。

“不好!中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