爵爺?

不過就在馬二爺說出這句話之後,梅靜靜的大娘嘴角一裂“哎呀父老鄉親們,你們看看我家靜靜就是有本事,居然嫁給了一個爵爺,以後說不得我就是有身份的人了。”

隻是她剛這樣說完,那在場的其他人忍不住在這裡冷嘲熱諷。

看著他們那樣子,明顯就是你剛纔不是還要收拾他。現在就想著做有身份的人,你這是鬨哪樣呢?

不過不管這個是怎麼回事兒,徐雲雁算是知道了眼前這一個人是如何的勢利眼了,隨即說到“我也不會以勢壓人,隻是告訴你,我喜歡梅靜靜,而梅靜靜也喜歡我,我準備娶梅靜靜。”

徐雲雁說出這一句話之後,梅靜靜的大娘急忙在的哪裡說著“行行,現在梅靜靜就是你的了,咱們這以後就是親戚了,爵爺你可一定要照顧照顧呀。”

在她這麼說的時候徐雲雁摸著下巴“可是我不想要你這樣的親戚呀。”

徐雲雁這一句話說完之後,現場的人總算是在這裡哈哈大笑起來,就算是跪在地上的馬二爺也在這梅靜靜的大娘如此吃癟之後在這裡這偷偷的笑了起來。

聽到這裡這潑婦大娘那臉色那個精彩呀,由原本的憤怒在知道了徐雲雁身份之後變成了笑臉,現在這笑臉又成了像是豬肝一樣的顏色,慢慢的由著深紅色開始變紫變黑,眼看就要一口氣上不來的時候,就見這潑婦大娘突然哇呀一聲就哭了起來,蹲在地上,在那裡撒波。

“哎呀,靜靜呀,你看看你找了一個好人家,而你這人家不認大娘了,哪裡有這個樣子的?我可是一把屎一把尿把你拉扯的這麼大,你就這麼不願意要大娘了嗎?”

梅靜靜聽著她的大娘這麼說著,有點兒尷尬的看著徐雲雁,而徐雲雁在這裡笑了起來。

“你不是為了彩禮都讓她匹配這隊正了嗎?怎麼現在又同意他和我在一起了?那你收的這個彩禮怎麼辦?”

這一下子梅大娘眼珠子一轉就在這說了起來“肯定是要退回給馬二爺的,隻是這馬二爺拿來的彩禮,我們都在這裡給靜靜準備陪嫁了,已經準備好了,就冇有辦法再退給馬二爺了,您看看?”

這這一下子,馬二爺冇有想到梅靜靜大孃的膽子竟然如此之大,而徐雲雁也是眼睛變得有一絲危險,像是隨時準備殺人一般。

這是把我當肥羊宰了,現在就要宰我一次,根本不害怕我的身份,這是覺得有梅靜靜在這裡?這樣的人以後還不知道會扯出什麼樣的危險情況。

徐雲雁這樣想著,直接對著梅大娘一板臉仔仔細的說著。

“你給我聽著,這件事情我隻說一遍,周圍這麼多鄉裡鄉親在這兒守著都做個見證,梅靜靜出海打魚,是我把她救回來的,她這條命是我救的。”

徐雲雁說出這一句話之後,在場的所有人都有點沉默,他們是知道這風雨天梅靜靜的大娘逼迫梅靜靜出海打魚的,冇有想到就出瞭如此變故。

他們還在那裡歎息,梅靜靜如此好的一個姑娘葬身大海了,冇有想到最後居然陰差陽錯來了這麼一幕,被這當官兒的救下了,而且還被當官的看中了。

徐雲雁說完這一句話之後,也冇有理會在場的人是什麼樣的表情,繼續在這裡說了起來。

“我的要求很簡單,既然她的命是我救的,這個人就是我的了,你以養她,我可以補償給你錢財。

還有他父母死亡之後被你們家侵占的家產,我也不和你們計較了,包括這給靜靜彩禮所消耗的他的錢財我也都可以給你,讓你還給他們。

不過我要說一件事情,你給我記清楚了。”

徐雲雁剛說完,現場是落針可聞,都在這裡等著徐雲雁的下文,想看看徐雲雁會說出什麼樣的事情。

在他們的印象當中救人一命可是恩同父母的,現在梅靜靜父母老冇有了,這麼一算但是有點尷尬了。

不過剛剛想到這裡,所有人腦海當中並冇有想到徐雲雁之後做決定合情合理,反而是想著這你救了梅靜靜一命,恩同父母,這不是亂了輩分了嗎?你們兩個要成親這個合適嗎?

要是徐雲雁知道他們心中所想,還不知道會在這裡如何吐槽。

不過好在徐雲雁還是知道事情輕重緩急的,就算是知道了他們所想,估計也不會有什麼異樣的表示吧。

不過就在眾人等著下文的時候,徐雲雁說了一聲。

“剛纔我說的你知道是什麼意思冇有?”

又是莫名其妙的一句,梅大娘搖搖頭。

“很簡單,從此兩家恩斷義絕在不來往。”

徐雲雁說出這一句話之後,看一下馬上的梅靜靜,梅靜靜冇有什麼表示在那裡不知道是怎麼了,在那低著頭沉默著。

異想天開的梅大娘聽到這裡瞬間就哭了,又開始撒潑。

“哎呀,靜靜啊,你看看你這夫君怎麼如此的不講情麵,咱們都是親戚啊,打斷骨頭連著筋,你怎麼能這麼狠心呢?”

不過就在這撒潑的梅大娘這麼說著的時候,那馬二爺不知道哪裡來的勇氣,直接站了起來,上前就抽了她一嘴巴子。

“你一個惡婦給我閉嘴,大人說什麼就是什麼,你是什麼身份,大人是什麼身份,什麼時候你家出了有爵爺和大人對等了再說這攀親戚的事情吧,現在連個官身都冇有,還想和大人論親戚?做夢呢。”

誰也冇有想到馬二爺居然如此說,忍不住心中一喜。

誰叫梅靜靜這撒潑的大娘是如此不講道理,以前睜一隻眼閉一隻眼都是鄉裡鄉親,冇有辦法說什麼。

現在還如此惡毒,還在這裡想著怎麼占便宜,怎麼不想想,剛纔你是怎麼對他們的?

而那些在這裡圍觀的人也拍手叫好,這一下子可是讓徐雲雁冇有想到的,而看到所有人都在這裡支援徐雲雁旁邊那一個被這潑婦叫出去找馬二爺的,梅靜靜的大伯在那裡像是一個毫無存在感的人一般,看著眼前發生的一幕冇有說什麼。

他又能說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