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這古代,一些傳說雖然是道聽途說,可是在這人們心中的威力還是無窮無儘的。

就在這船員和那些行商不停的在這裡祈求著龍王原諒他們,並不是他們冒犯龍王的時候,隨著徐雲雁的指揮,船上的石頭全部被拋到水裡,船立馬就抬升了不少。

而那原本被捆在沉船上,手臂粗的麻繩一根一根的繃緊,隨著完好船隻大規模的提升,漸漸的整艘沉船隻被拖出了水麵。

看到這一幕,徐雲雁冇有說什麼,而他手下那些折衝府的士卒卻在那裡大聲的叫好了起來。

看著這個猶如神蹟一般的操作,居然將一艘船隻從水裡拖了起來,眾人不在這裡祈求饒命,而是一起在這裡歡呼起來,在這裡慶祝如此神蹟在他們眼前產生。

就在這些人在這裡一個勁的恭維著徐雲雁的時候,徐雲雁話語一種“這是陛下天威所致,你們不用謝我,而應該感謝陛下,有如此明君在世大唐萬年,陛下萬年!”

隨著徐雲雁喊出這樣的口號,眾多不是士卒的商人和船員在這裡大聲的喊著大唐萬年陛下萬年,

這聲音直衝雲霄,倒是更是給了在場所有人動力。

很快的第二艘船又被從水中用同樣的辦法拖了出來。

看到如此輕而易舉就從水中拖出了兩條船,所有人都在這裡堅信著唐朝絕對是一個輝煌的時代,就算是龍王又如何?

陛下天威所致,就算是江河湖海當中興風作浪的龍王也得俯首稱臣。

徐雲雁如此有意而為之的一件事情,在現場引起了軒然大波,等到徐雲雁他們團隊再次啟程向著洛陽方向趕去的時候,這借陛下天威壓製江河湖海龍王的事情,如風一般刮遍了整個淮河流域,並且不停的向著周圍擴散著。

等到徐雲雁他們解決了沉船事件之後,一馬平川很快的逆流而上就來到了洛陽,期間冇有再發生任何的事情。

徐雲雁他們很是慶幸,如此快的速度到達了洛陽,而那船家卻是在這裡不停的感慨著。

“還好將軍在這裡借陛下天威壓製住這時不時就興風作浪的江河湖海當中的龍王,實在是我等船家之幸,隻是不知將軍何日回返,我等一定在這裡早早的備好船隻等著將軍。”

冇有想到還有如此意想不到的收穫,自己這一係列超前的操作,竟然讓這些人對自己信服,同樣是對這個船家抱抱拳。

“既如此,那就要多謝船家了,不過我等前往京城押送物資返回之日尚未可知,到時有緣再見吧。”

徐雲雁留下這一句話之後帶著押送海鹽的折衝府府兵開始向著長安方向行進。

車隊再一次啟程上岸,可能遠離了水邊冇有了水產的加成,徐雲雁的運氣也有可能不是這麼好了,剛行進了冇有多久,一對氣勢不凡的唐軍騎兵就將他們包圍了起來。

看著這從洛陽方向衝出來的騎兵把自己圍在這裡,徐雲雁有點兒不明所以,而那騎兵也冇有說什麼,隻是牢牢的把他們圍在這裡等著他們上峰來前來研究該如何放行徐雲雁他們。

不過這些騎兵在這裡圍著徐雲雁不讓走,而徐雲雁卻是急著要去長安,打馬上前對著一個像是領頭一般的唐軍騎兵將領一抱拳“這位大人有禮,在下這是楚州為陛下獻禮的隊伍,不知這位將軍將我等圍困在此地是何意?”

徐雲雁擺明身份之後,這騎兵將領也冇有什麼架子,對著徐雲雁回禮“在下是洛陽留守張亮大將軍麾下遊擊將軍張嚴平,得到現報有一隻唐軍莫名其妙出現在洛陽境內,我等為了洛陽的安全,隻得暫時將你等扣在此地,在確定了你等的身份之後才能放行,不過不要擔心,我們已經有人回去請示我們張大將軍如何處置此件事情了,相信過不了多久張大將軍就能來了。”

聽到這張嚴平如此一說,徐雲雁急忙對他一抱拳“原來是張將軍當麵失敬失敬,冇有想到在此地留守的居然是張公瑾張大將軍,晚輩一直心馳神往,冇有想到居然如此機會拜訪張大將軍,實在是晚輩的榮幸。”

張亮是李世民的鐵桿心腹,在李世民攻克洛陽之後留守洛陽,經營洛陽成為李世民的大本營,至於張公瑾就是張亮,張亮字公瑾。

徐雲雁剛在這裡說想要見一見張公瑾,拜訪拜訪這有名的算是老好人一樣的大將軍,遠處又有另一對騎兵氣勢昂揚的護衛著一員金盔金甲的大將來到了徐雲雁這裡。

而這金盔金甲徐雲雁見多了,李靖是這樣的盔甲,劉黑闥李道玄等人都是這樣的鎧甲,這應該就是一軍主將。

在洛陽能夠穿成這樣的,除了張公瑾不會有其他人。

守在徐雲雁身旁的張嚴平看到張公瑾來了,上前對著徐雲雁說道“這位將軍,前麵就是我們大將軍。”

得了提示,徐雲雁對著張嚴平一抱拳“多謝張將軍提醒。”

徐雲雁說著打馬向前來迎接張公瑾。

再到張公瑾來到近前之後,徐雲雁在馬上對著張公瑾一抱拳“下官親王府副典軍徐雲雁見過張大將軍。”

張公瑾聽到居然是徐雲雁忍不住來了興趣“冇有想到居然是你,以前的雲州都督,現在的雲縣男真是久違了,在這裡見到你你很讓我意外呀,你這是?”

冇有想到張公瑾居然知道自己的名號,徐雲雁尷尬的撓了撓頭。

“些許未名,居然傳到張大將軍這裡了,到是小子的不是,小子奉楚州刺史劉建劉大人的命令押送楚州物資給陛下壽辰獻禮,路過此地倒是多有得罪。”

徐雲雁這樣一說,張公瑾點點頭“原來如此,前幾日楚州刺史到是上表朝廷將由折衝府押送物資,冇有想到這麼快你就來了。”

張亮說出這句話之後徐雲雁大吃一驚,這劉建上表上的也太快了吧?

看來在他得到訊息之後就已經將資訊送往朝中了,不然也不會集結這麼多折衝府兵去給自己留下把柄,自己還以為他是私自調兵的。

看來自己要是當初不說出一個所以然來了這私自製鹽的名頭就能要了自己的腦袋,原來自己在鬼門關前走了一圈而不自知。